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淺談休甯戲曲文化(下)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胡勝虎  日期:2020年12月30日  閱讀:

兼容包蓄

從曆史上看,休甯乃至整個徽州都是移民社會。休甯文化便是中原文化與山越文化相融合的結果,是傳統的儒家文化與道家、釋家文化的厚實沈澱,有著巨大的兼容性和開放性,顯示出一種無與倫比的張力和活力,也培養了休甯人世代進取、勇于創新的開拓精神。

其中,戲曲的傳承創新就是一個最典型的縮影。脫胎于土著山民祭神驅邪的傩舞、傩戲,發展到明代中葉,終于有了質的飛躍。明嘉靖年間,弋陽腔流入徽州,徽州藝人巧妙地將其與徽州的地方語言言調結合,“改調歌之”,至嘉靖末年,已初步形成了徽州腔,萬曆年間即廣爲流行。正當徽州腔在徽州本地盛行之時,昆劇又進入徽州,徽州的藝人再一次兼收並蓄,衍進爲四平腔。接著,四平腔又與昆曲融合爲“四昆腔”(徽腔)。隨著充滿地方特色的“徽州腔”的不斷流行,傩戲的面具也演變成徽戲中的臉譜,目連戲中的武功雜耍成爲徽戲中的表演程式。

在徽劇創建和發展的過程中,休甯在一府六縣中一馬當先。清人徐珂的《清稗類鈔》記載:“徽調源于漢調,初流行于皖、鄂間,其後桐城休甯間人變通而仿爲之,調至徽調。”休甯的徽劇一直長盛不衰。直到民國初年,全縣戲班仍有慶青松等一二十班。演員少則四五十人,多則百余人。有意思的是,祁門坑口村會源堂古戲台,斑駁陸離的牆壁上,在密密麻麻地寫滿了各種演出的記錄之中,居然看到民國元年(1912)九月初一,休甯一個名叫張明德的,帶著他的新春班,到坑口會源堂演出。戲班遠赴祁門演出,說明此時休甯的戲曲隊伍還很活躍。解放後的1951年,縣群樂徽劇團成立,1957年更名爲縣徽劇團。1954年,徽劇團參加華東地區戲曲觀摩會演,改編演出的三個劇目均獲獎,且有演員程發令、程秋桂個人獲獎。1956年3月參加全省第一屆戲曲觀摩會演,所演之劇又獲演出獎,演員程秋桂、項少軒獲表演二等獎。1959年,縣徽劇團上調爲蕪湖地區徽劇團(當時蕪湖與徽州合並爲蕪湖地區)。休甯徽劇團這些不俗的表現,折射出的正是休甯徽劇厚重的曆史底蘊。

著述豐碩

明萬曆年間,縣人吳大震與張仲豫合作《練囊記》傳奇,並獨立創作《龍劍記》,刊于萬曆三十三年(1605)。這是現在見到的休甯人創作的最早的戲曲劇本。吳兆、少喜萬曆間遊金陵,與新城鄭應尼作《白練裙》雜劇。戲曲作家程士廉著雜劇《帝妃春遊》《蘇秦賞夏》《韓陶日宴》《戴王訪雪》四種,合稱《小雅堂樂府》。清代亦有雜劇《四標》《夢揚州》《飲中仙》《藍橋驿》四則傳世。精音樂,善鼓琴的汪汲著有《雜劇待考》《琴曲萃覽》《樂府遺聲》《樂府標源》四本。程雄精通音律,所著《松風閣琴譜》頗多新意,可以與士大夫唱和之辭,譜成琴曲《抒懷操》。民國時期,曾任中國戲曲專科學校歌曲系主任的曹沁泉作《絲竹鑼鼓十番譜》和《琵琶譜錄》等傳世。

說到戲曲劇作著述,就不能不提到明代後期的汪廷讷。這位愛好詩詞、善于作曲、多才多藝的戲曲文學家所創傳奇《長生記》《同升記》《獅吼記》《三祝記》《種玉記》《義烈記》《天書記》等13種總稱《環翠堂樂府》。另有雜劇《廣陵月》《太平樂事》《育梅佳話》等8種。其中的諷刺喜劇《獅吼記》最爲有名,日本東京大學至今留有藏本。雜劇《廣陵月》風格獨特,一直以來都是日本劇團的保留節目。

“閑雲潭影日悠悠,物換星移幾度秋”。當我接觸到這些前人留下的珍貴遺産時,腦海中不期然間浮現出散文《徽州》中的一段話:“在古代中國,徽州的思想家可能是最自覺地使自己的思想世俗化、生活化的。他們將那些本來屬于上層社會的道德與倫理原則,悄悄引入了民衆的生活世界。”如果將這一段話中的“思想家”改成“戲曲家”,那實在也是對多姿多彩的休甯戲曲文化極爲恰當也極爲實在的提煉和概括。

上一篇:別了,休甯新聞信息網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