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淺談休甯戲曲文化(中)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胡勝虎  日期:2020年12月23日  閱讀:

宗族熱心

休甯是一個宗族社會。休甯宗族具有中國傳統社會最爲典型的宗族組織形態。宗族文化也是休甯文化的核心。休甯宗族通過一系列的倫理說教,禮儀感化,民生保障和強制規約,形成了一套比較完整且行之有效的治理和教化體系,對地方鄉族進行有效管理,以維持比較穩定的鄉村秩序。休甯宗族的主事者們很早就認識到戲曲演出活動對民衆教化的特殊功能,因而無不熱情滿滿地抓住各種機遇,不時組織戲曲演出。一些宗族或在祭祖時演戲文娛,或在傳統節慶時演戲熱鬧一番。神立進祠、修譜告成時更要演戲慶祝。這類演戲活動均有宗族組織舉辦。宗族組織正是通過不時舉辦各種演出活動來體現宗族組織的存在,強化宗族組織的管理,引導族衆的價值取向,和睦宗族關系,凝聚宗族人心,倡導良好的風俗習慣,穩定族內日常秩序。

宗族組織利用演戲進行教化,警示行爲的一個更爲直接的舉措,就是在演戲之前“唱戲頭”。這有點類似于今天影院在正片之前放宣傳或紀錄片。當戲班悠揚的樂聲在甯靜的鄉村突然奏響,人們潮水般進場之際,宗族的主持者便抓住這一最佳時機首先登台宣講一番。其中,最多的是告知養護山林,禁止亂砍濫伐,以及讓違者出錢演戲以示懲戒等方面的內容,當然還有號召遵守良俗公序,維護家庭和睦,族內團結方面的要求。這樣的宣講,家喻戶曉,人人皆知,往往能收到事半功倍的良好效果。

氣勢磅礴的祠堂是休甯古村落中最爲顯眼的建築,它集徽派建築和宗法精神于一身,是族權自治的象征。在這些祠堂中,都有固定的稱爲“萬年台”的戲台。即使小一些的宗族無力營造固定戲台,往往也備有台柱、台板之類的材料,隨時搭建非常方便。一些大的廟宇邊也有戲台。如縣城就有關帝廟戲台、城隍廟戲台、五猖廟戲台。這些戲台建造精美,式樣奇特,在爲休甯社會增加了一道靓麗風景的同時,也爲戲曲演出提供了穩定的場所。

戲曲演出畢竟成本不菲。宗族中的一些有識之士也曾提出要適當加以控制。如《茗洲吳氏家紀》中指出:“吾族喜搬演戲文,不免時屈舉贏,誠爲靡費。”乾隆二十二年的《休甯古林黃氏重修族譜》中也批評:“今人病痛,在于好裝門面,一應去凶禮節,開廚設供,演戲會客,浪費賣弄。”這些族規雖然說的是對演戲要加以節制,但字裏行間也反映出休甯此時演戲頻率很高,氛圍很濃;同時以族規的形式加以約束,又體現出宗族在戲曲演出中舉足輕重的作用和休甯宗族社會的穩定與堅固。

徽商助力

徽商之中,本來很多就是文化人。富起來的徽商對文化事業的態度相當積極和支持。明清時期的士紳官員多喜愛戲曲。精明的徽商順應形勢,紛紛蓄養起家庭戲班,在自家的花園裏搭建起豪華的戲台,每逢歲時節令,誠邀當地官員,名流學者在優雅的園林中看戲。面對如此高貴的觀衆,演員們無不使出渾身解數,大展歌喉,一展絕技。徽商與戲子,這真是一個絕佳的命運共同體。徽商爲演員提供了生存的條件,展示的舞台,提高的動力,成長的機會,使他們全身心地投入到戲劇中去而無後顧之憂。戲曲爲徽商帶來了精神享受,贏得了“賈而好儒”“鹹近士風”的美譽,架設了和士人、官員溝通的橋梁,建立了穩定的政治依托。戲曲在商人與朋友、同行之間,戲曲也是一種行之有效的交際手段。多方面的功能,使得徽商成爲戲曲的重要扶植者和推動者。他們不僅在經濟上給予大力支持,出巨資養家班、建戲台、聘名角,而且助力戲曲作家刻印劇本。有的徽商如汪廷讷,更是直接自編自印劇本。還有的徽商在家鄉舉辦演出,展示財力,取悅鄉人。徽商的足迹幾遍中國。徽州的戲曲也隨著徽商匆忙的腳步走遍了全國,一方面得到了廣泛的傳播,另一方面在交流中得到了豐富和提高。如徽商中有人專門蓄養家班唱昆腔。這些唱昆腔的徽商家班,隨主人回到徽州演出時,也把昆腔帶到了徽州,使徽腔通過交流吸收,産生了頗有“四平八穩”之感的“四平腔”。

理學爲宗

由于一代理学宗师朱熹的祖籍在徽州,理学在徽州得到了极其广泛、深刻而持久的传播。诚如雍正年间《茗洲吴氏家典》中所说:“族人要‘宣读朱子之书,取朱子之教,秉朱子之礼,以邹鲁自恃,而从邹鲁之风传子若孙也’。”朱子理学的盛行,深刻地影响着徽州文化。作为文化的一个组成部门,休宁的戏曲尽管剧目非常丰富,故事情节也千变万化,但剧本的内核却都是以理學爲宗,处处渗透出理学所倡导的忠孝节义理念。这样的共性绝非偶然。从戏曲的作者和演职员来看,其中的名家名角,无不是新安理学的信奉者,甚至是理学中的佼佼者。如戏曲作家高士廉、黄之隽等人,自幼熟读经史,深受理学教育,理学的精神早已在头脑中扎根,其创作的戏曲作品,自然彰显出理学的思想。高士廉、黄之隽们当然不是个别现象。看看其时的儒林,几乎都出身“理学”这个庞大的学术系统,他们自幼耳濡目染的是理学精神,长成后为适应当时统治者的需要,便不断创造出满足理学需要的戏曲作品,使当地百姓自觉服从统治集团消解社会矛盾,保持社会稳定的需要。

從觀者的角度來分析,程朱理學所倡導的道德規範在古徽州人的心中早已根深蒂固,幾達“風之所欠,田野小民,亦皆知恥畏義”的境界,形成了特定的價值觀和衡量對與錯、美與醜、善與惡的標准。所以,休甯戲曲呈現出反映理學的倫理道德,表彰貞婦烈女、孝子賢孫,如此會受到當時人們的肯定和歡迎,得以順利演出和發展。如果再想到彼時休甯的成年男子大多常年在外經商,休甯本土留守的是以老弱婦幼爲主的境況,便會理解倫理教化對于徽商家庭的維持和鞏固顯得多麽重要。相比較理學枯燥乏味的說教和官府冷冰冰的告示文字,戲曲用鮮活的人物形象,生動的故事情節,精彩的動作表演,優美的唱腔念白,將理學倫理綱常中的忠孝節義形象地加以展示和弘揚。

 

上一篇:與古樓嶺對語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