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與古樓嶺對語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汪紅興  日期:2020年12月21日  閱讀:

與古樓嶺對語

枯枝蕭疏,落葉鋪地,輕輕地走在上面,柔軟柔軟的,飒飒作聲,像春蠶咀嚼桑葉,宛如走進了一片古老而寂靜的童話世界。

漫江碧透,漣漪微泛,秋山染色,斑斓生輝。

在最美的深秋,遇見了休甯縣溪口鎮杭溪村古樓嶺古道,這條皖南新安之源率水河畔最美的古道。

缱绻著這片故土,走遍了這片山山水水。我爬過幾十條大大小小的徽州古道,寫過好多的推介文章,怎麽會把它給遺忘了呢?有種相見恨晚之感。

時代的嬗變,絕大多數古道,都藏匿在深山峻嶺之中,起伏較大,而像這條幾乎與河流平行的古道,就極爲罕見了。印象中大商嶺古道是如此,但如今也被湮沒了。

在這座千年前就與杭州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村落——杭溪,多次聽村民說起過,村中有條古道——骨頭嶺古道,但一直沒去過。

名字怪怪,怎麽叫骨頭嶺?好奇古道的名稱,問及村中長者,他們皆一臉茫然,說不出道道。

只知這裏故事多多,當年杭溪村屋宇林立,人煙密集,“十八條扁擔只進不出”,繁華如雲,人流不斷;江畔,舟楫如梭,號聲連連,穿雲繞峰,隨煙飄蕩。

前些日子,村裏搞美麗鄉村建設,邀我爲村裏寫點村史,于是一頭紮進去,在家譜及古籍裏搜尋打撈,始知張姓始祖雄公之父舟公,在唐末黃巢兵亂之際,從杭州附近的富陽逃難至洞壺(今江西浮梁梅嶺),後長子雄公遷來此處的。不經意間覓到了一張清光緒年間的村基圖,在那屋宇林立的村外,標注著一條古道——古樓嶺,就是村民口中的骨頭嶺。在歲月的更叠中,不知怎的,或許因爲諧音,變成了“骨頭嶺”。這樣以訛傳訛的地名故事,我知道一籮筐。

古道似乎很隱蔽,口子極小,幾被荒草遮蔽,但撥開樹枝,沒走幾步,便豁然開朗,古道便呈現在眼前,邊上數株高大的古樹,盤根虬結,就是曆史的見證。

這條古道以溪口鎮太溪村爲起點,經杭口背,直達杭溪村。曆史上屬于從率水流域通往祁門縣城的通道,十裏杭溪的盡頭,就是祁門縣凫峰鎮赤橋村,黃山市塔身最高的塔——東臯塔,就聳立在古道旁,這裏經過金字牌,可以直達縣城。古道曾經長達幾十裏,但由于現代公路的建設大多湮沒,同時由于20年前下遊太溪水電站的建設,部分古道淹沒在水中,而唯有這段數裏長的古道,有些斷斷續續,因爲遠離村莊而得以完整地保留。

空山無語。穿行在一片長約300多米的古樹林裏,古道寬闊,有1米多寬,大多被樹葉覆蓋,走起來非常舒適,一側是山,山上遍植古樹,有苦槠樹、甜槠樹、青岡栎、紅楓等,高大粗壯,冠蓋如雲;一側便是風姿綽約的率水河,透過林隙,紅葉之下,河畔風光隱約可見,點點陽光從樹縫間漏下,灑在古道上,斑斑駁駁,熠熠生輝。路旁的白色、黃色的野菊花,開得正是燦爛。古道整體平緩,起伏不大,非常惬意。

穿過林子,緩緩下坡,一江風光,一覽無余。蜿蜒的率水河像是一條玉帶飄過,兩岸的茂林翠竹人家,高低錯落,散落其間,像是一幅美麗的畫卷。這邊是茶園,茶園中點綴著衆多的烏桕樹,眼下正是烏桕漸紅之際,層層疊疊,色彩豐富。而對岸沿河而立的竹林,依然青翠。今年是竹子大年,泥土裏的冬筍多。林子的背後是一個小村落,桂家棚,十幾戶人家,粉牆黛瓦。那黛瓦之上挂著紅紅的小柿子,好像燈籠點亮了鄉村。而在村子的背後是一片大山,這裏曾是元代休甯西部黃竹嶺巡檢司所設關隘所在。

在這大片的茶園邊,就可以與水對視,秋水脈脈,碧波含情。由于這裏是電站蓄水區,河面較寬,波平如鏡。兩側山影倒立水中,倒影如畫。

遙想當年這裏也是商筏走涵涵,木筏穿江過,拉纖的號子回蕩在峽谷間,如今這裏一切已化爲寂靜。至于古樓在哪,我也找不著了。

岸邊有野櫻桃樹,一叢叢,一簇簇,貼水而立,伸出橫斜的枝條。想那春江水暖鴨先知之時,漫江粉紅色的花朵,一樹樹地盛開,燦若雲霞,一江花朵立水中,那是一道怎樣靓麗的風景!

驚喜的在于,率水河與杭溪河交彙處,還靜靜地橫臥著一座古老的石拱橋。古橋掩映在一片古樹叢中,兩側古樹蓊郁,不經意,還真難以發現。

這座橋有個仁心的橋名——普濟橋,乃取普濟衆生之意,是明朝萬曆年間(1573—1620)建造的,距今有400多年的曆史。橋長達21米,寬5米多,高8米多。由于年久失修,橋面的石板有些殘損,高高低低,更顯滄桑。兩側的古樹已經深深地嵌入了橋墩之中,上遊一側的橋墩處微微向上拱起,裂開了幾道縫。橋與樹已深深地融爲一體,不知是樹保護了橋,還是橋護佑著樹,難舍難分。

橋的上側青石橋額上,還镌刻著四字“杭水勝江”。這四字不知是誰寫的?“杭水勝過長江的水”,可以看出,這是古人對家鄉水的贊美?這杭水,既是指杭溪河,也是指通向杭州的率水河、新安江吧。

古道、古橋的溫暖,就在于便于讓我們追溯曆史雲煙深處的雪泥鴻爪,似乎觸手可得。從普濟橋轉彎走一段路,再往前是一片茶園,古道漸漸淹沒在水中。此時天地一色,水面空闊,一望無涯,氣象萬千。再過去一段,還是古道,可直抵太溪,只是略有破損。

我是個散淡的人,就喜歡在這散淡的時光裏,遊曆著這樣散淡的古道,靜靜地與古樓嶺的秋日對語。

上一篇:一抹陽光釋冬風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