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畫意境界(二)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胡益尊  日期:2020年12月17日  閱讀:

初雪紛紛,想是山中景色更好,故迎著風雪回到了鄉下,果不其然,一目茫茫交錯的群山,如數條白色巨龍,起伏隱約在青灰色的天空深處,雪的意象本就是闊大的,而大雪之闊與江南徽州的錦繡山水恰在突兀之間形成了某種妙不可言的藝術。

就如柔中見剛,豪俠落淚,巾帼策馬,鐵甲柔腸,白雪與徽州如是交融在一起,遠觀近望的那一瞬,美的令人心悸。

柴門聞犬吠,風雪夜歸人。雪天歸鄉,總帶著別時難換的團圓味,到了家中,便忙鋪陳筆墨,想記錄下當天的靈感,我的技巧全在手指上,畫面全在腦海中,氤氲袅袅的靈感與漫天席卷的大雪做著無聲的交鋒,我的筆終于表達不出徽州這儒柔中的剛勁。

畫意境界(二)

新安是我家   胡国利绘

正在飲茶思考之際,五谷山人老師傳來幾幅畫作,正恰彌補了此時我言不足而意無窮的遺憾。

老師的畫作常在平常之處,大靜中卻往往含著天地盎然的動,我不懂術語,道不出專業的所以然,但卻能憑借這自己貧乏的知識,做出原始的審美,五谷山人老師的畫中的靈動在一草一木之間,在那似靜欲動的船篙上下。

畫意境界(二)

新安江畔是吾家   胡国利绘

遠山蒼色,屋舍與亭台隱藏于山水之間,正與徽州傳統法道的觀念相一,如今有太多的喧囂與吵鬧,是否我與你都曾忘記了祖先的生活方式,人生天地間,自是自然的一部分,終日蝸居于方寸之間,遠離山與水,是否是正確的選擇呢?五谷山人老師的畫作中,正有這般傳統的甯靜,細細品去,畫中有聲,是雞犬之聲,是鳥過水痕之聲,又是樸素回蕩的梢夫歌聲,這一瞬間我似乎回到那個熙攘而又甯靜的碼頭時代。

有時與其說是我眷戀過去,毋甯說是過去在召喚著我。每每我自憾于不會作畫,但現在想來,欣賞又何嘗不是一種審美能力呢?

一幅新安江畔穿過沙沙的風雪,將我牽進了霧霭如詩的夢中村落,我多想撐一支竹篙,蕩漾在鏡子一般的江面上,彼時有知音,能夠品茗暢談,人生不過兩件事,一件是完成爲人需完成的責任,一件便是體驗世上的快樂,而如今快節奏壓得人喘不過氣來,能目觸這夢中的山水,開展無限的聯想,也算是一種無可替代的快活了。

我中意五谷山人老師畫中的隨意,仔細看去,宛見那輕重的點染,與肆意的靈感,作畫當是雅致的宣泄,又是暢意的表達,看到此處,我又啰嗦般的遺憾自己不懂畫技,這般的遺憾,更是五谷山人畫作清麗飄然的意境與我向往的感覺不謀而合的産物。

畫意境界(二)

云端上的人家   胡国利绘

但同時我也慶幸,慶幸能做這些畫作的第一觀衆。

蒼松孤橋有流水,黛色霧如千鳥歸。

雲深不知青瓦處,一聲犬語動柴扉

這一幅畫直教詩意如萌,散語不盡意,所以要用詩語,畫中的意境某的幾句勉強能觸及,亦是言多意失,個中韻味,原諒某獨自品味了。

橫江道人胡仁禃敬贈五谷山人老師

 

上一篇:淺談休甯戲曲文化(上)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