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周诒春的兩則轶事
來源:江淮時報  作者:李傳玺  日期:2020年11月20日  閱讀:

原籍安徽休甯的周诒春,在擔任清華學校校長期間爲清華發展做出了奠基性貢獻,辭職後熱心社會公益事業,從政後對朋友也能熱心相助,爲此廣受人們稱贊,胡適甚至把他列入現代“聖人”行列。這裏說兩個他這些方面的轶事。

一是請梁思成林徽因設計店面。周诒春同梁家關系非同一般。1914年他邀請梁啓超赴清華演講,從而推出了清華校訓;1931年,他建議朱啓钤爲營造學社引進梁思成等人,並親赴沈陽東北大學做梁思成的工作,從而爲營造學社古建研究打開了新局面。1930年代,周诒春還在擔任仁立公司董事長,爲了讓公司的産品在銷售過程中更吸引人,他邀請梁思成林徽因夫婦爲“仁立地毯公司”門市部設計店面。這是來源梁從誡回憶。梁先生在懷念母親林徽因的文章《倏忽人間四月天》中說:“三十年代是母親最好的年華,也是她一生中物質生活最優裕的時期,這使得她有條件充分地表現出自己多方面的愛好和才藝。除了古建築和文學之外,她還做過裝幀設計,服裝設計;同父親一道設計了北京大學的女生宿舍,爲王府井‘仁立地毯公司’門市部設計過民族形式的店面……單獨設計了北京大學地質館。”這裏單說設計“仁立地毯公司”店面的事。既然梁從誡在文章中沒有說明是誰邀請的,爲什麽我這裏能確定是周诒春呢?關于周诒春與仁立公司的關系,1935年接替周出任仁立公司董事長的孫錫三有詳細回憶,周诒春在美國耶魯大學上學時,有個同學叫費興仁,費回國後,因家境清貧,又無固定工作,只好每天在天橋市場爲遊人拍攝快照,或者爲外國遊人當導遊幫助介紹購買手工藝品等,以謀生計,他去找周诒春設法資助,“因有同學舊交,加之看到費尚能克勤克儉地工作,周遂湊足資本2萬元,開設仁立號合夥商店”,到了1920年後,爲了擴大經營,周又邀集親友,湊足資本10萬元,改爲仁立實業股份有限公司,“在北京王府井大街購地建屋,並在北京八面槽租房成立地毯公司”,直接經營進出口業務,周任董事長,費出任經理。雖然後來費退出,但周仍通過關系保持10萬元股本繼續生産營業,同時請中孚銀行入資,保持公司資金的穩定周轉,而公司的中高層職員基本上是清華畢業留美回來的。1935年周出作國民政府實業部次長,退出公司,董事長一職由中孚銀行襄理孫錫三接任,“我接任仁立公司董事長職務後,仍以蕭規曹隨的方針經營仁立,每年必親去南京向周面陳仁立的一切情形及重大事件,並征求周的指示”。鑒于周與梁思成夫婦的關系,周在公司的地位與影響,以及周經營公司的目的,請梁、林設計店面以增加公司及産品的影響力,應該是周诒春莫屬。這個設計一直維護到改革開放後才被後人無知的改造,梁從誡在文中說:“可惜他們設計的裝修今天被占用這間店面的某時裝公司拆掉了。名家手筆還不如廉價的鋁合金裝飾板。這就是時下經理們的審美標准和文化追求!”

二是幫助趙元任先生脫困。趙元任先生是第二批庚款留美學生,那時周诒春還沒到清華(或遊美學務處),趙元任1925年回清華出任國學院導師,則周已離開清華,雖然兩人在這兩件事上沒交集,但並不代表兩人在這個時間段上沒有交往,周擔任校長期間,每屆畢業生他都是親送到美國,並且開始倡導組織“清華同學會”,兩人應該說有所了解或可能有了交往。

當抗戰爆發,趙元任一家陷入困境時,周诒春及時給予了幫助。七七事變後不久,趙元任忽然生了瘧疾,用楊步偉的話說,“我們自從結婚後他從未生過大病,而在這個大亂的時候,他偏偏得了惡性瘧疾,六天的高燒,南京中央醫院兩三個名醫來看。以後人弱得不得了,一聽見小聲音就一身大汗不止”。此時趙元任從美國回到曆史語言研究所工作,抗戰全面展開後,在南京的各機關包括文教科研單位也開始向大後方搬遷,于是生了病的趙元任及其一家如何撤向大後方就成了難題。楊步偉回憶:“聽見蘇州都被炸的緣故,我著急起來了。因爲元任病中一點聲音都不能聽見,一有聲音就滿身大汗出得不止,如何能聽見炸彈的聲音呢?我正在無辦法時,孟真來了,我和他商量辦法”,他說“元任因病自然可以先走,叫我向吳亞農要船票,我對吳說,吳回我須和李濟之先生說,因那時傅做政府的抗敵工作顧問等事忙去了,李則代理所長。我就去問李可否讓一兩個艙位給元任帶一個女兒先走,我們以後再說”。李、趙早就相熟,現在又在一個所工作,且趙眼下又處于這樣一個狀況,沒想到遭到了李濟的否定(這也成了後來趙、李矛盾的一方面,趙元任隨後再度去美講學也與兩人不睦有關)。因李濟話中有“我們聽差的都有職務的,暫不能讓”,所以“我回到家中,行爲上還不敢給元任知道,可是心裏難受極了,坐在樓下客廳裏出眼淚(我是很少出眼淚的人),心想今日才知一般人爭權之故”,正在這個時候,周诒春來看趙元任的病,一見這個情景,連忙問她爲何傷心,是不是趙元任的病變壞了。楊步偉忙說不是,就把事情來龍去脈說了一遍。周诒春一聽,立即說,你不要急,我來想辦法,明天太古船有實業部包的一個整大菜間十個艙位,我來找他們調劑。說完隨即離開。而到了晚上,周诒春就把船票送來了,告訴她“明天中午上江順號船”,同時還表揚了一把楊步偉,趙太太真給別人想得到,在這個時候都是各人顧各人,能占多少就占多少,不給別人著想,而你僅提出只讓元任和大小姐先走,正是你這樣做,雖然我今天叫別人讓艙位不容易,但一對他們說了你的做法,“很快地勻出來一間大菜間”。拿著周诒春送的船票,第二天也就是1937年8月13日上午,“我帶了三個小的送他們到船上歡歡喜喜地離開他們”(雖然心中十分悲痛)。周诒春的船票解決了趙家一大難題,使得病中的趙元任得以早點從容撤走,並很快得以恢複。周诒春的這個做法是他對清華同學的真誠關心,也是他爲人處世品德的真實體現,同時使得楊步偉對他充滿了感激,使得她後來在寫回憶錄時,用對比的方式濃墨重彩地寫下了這一筆。

 

上一篇:草木鄉戀榆村行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