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我的群居生活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休甯縣圖書館/許劍鋒  日期:2020年11月15日  閱讀:

前不久,聽一位朋友抱怨說租房遇到的煩心事太多了,鬧了很多不愉快。因爲和熟人合租,很多事情抹不開面兒直說,怕損害了多年的感情,這讓我想起了十多年以前我在天津的最後一段時光,當時也是和熟人合租,讓我感受良多。

大四下學期,很多同學都忙著考研或者考公了,我那時候沒這個規劃,還是和以前一樣得過且過。畢業之後,我面臨一個抉擇,是留在天津打拼,還是回家鄉發展。因爲在天津上的大學,一畢業就回老家的話,感覺心有不甘,畢竟高中老師以前也和我們說:“你們走出去吧,有多遠走多遠,好男兒志在四方。”于是便和父親商量,父親看出了我的顧慮,說:“你先去天津闖闖吧,遭遇社會的毒打,曆練一下,才明白什麽樣的路才真正適合自己。”

到了天津,首先考慮的就是住的問題,這時候大學同學小劉和我說:“住我們這吧,現在五個人,加你一起六個,房租平均一下一個人才兩百多,很劃算的。”我一想,都是大學同學,好歹有個照應,于是便決定和他們合租。

房子坐落于西青區侯台,離我的母校城建學院很近,很多大學生在這個小區租房住,特別經濟實惠。走進屋一看,大概一百多平米,兩室一廳一廚一衛,裝修有年頭了,上世紀90年代的風格,白牆壁已經泛黃,水泥地面,衛生間鏡子碎了一塊,缺了一個角,一共有兩個房間,大房間比小房間大三分之一,一個房間住兩個人,還有一個人住在客廳。我問小劉:“大房間的環境明顯比小房間好,你們是怎麽決定誰住大房間誰住小房間呢?”小劉說抓阄決定的,小劉和小程住小房間,小婁和小江住大房間。于是我和小冉合買了一張高低床,放在客廳,正式開始了我的群居生活,也是我出生以來第一次獨立自主的生活。

群居生活和以前住校相比,有兩個不同的地方,首先就是夥食問題,如果頓頓下館子,開銷就大了。于是大家決定早飯中飯自己解決,晚飯大家買菜回來自

己做,六個人分成三個小組,每兩天一個小組,一個組兩個人,一個人負責做飯,一個人負責刷碗。小劉爲了讓我熟悉環境,專門帶我去菜市場買菜,讓我熟悉蔬菜、魚肉、米面所在的攤點。“平常都是吃素,一頓炒兩個菜,周日開葷,買魚肉的話記得讓老板收拾幹淨,回來讓廚藝最好的小婁料理。”小劉一邊走一邊說,最後說了句:“記得別買茄子,費油”。

我記得第一次下廚很狼狽,在家從不幹家務活的我削土豆皮把手消出血了,飯菜做好之後,大家只吃了一口,就默默的放下碗筷,下樓買泡面去了,小劉說:“齁死了,鹽雖然便宜,但是也不能放這麽多。”所有菜都是我自己一個人吃完的,畢竟是自己第一次的勞動成果,感覺比家裏的香多了。到了周末,可以吃肉了,小婁去菜市場買了魚肉,晚上做了他的家鄉菜水煮魚還有丸子湯。大家狼吞虎咽,一邊看著球賽一邊大快朵頤,真比平常下館子香多了。小婁後來也指導了一下我的廚藝,直到今天我能下廚做幾道可口的飯菜也多虧了那段經曆。

夥食問題說完了,再說說開銷問題。自己在外住,什麽都要錢,房租,煤氣水電費,寬帶費,供暖費,夥食費等等。于是大家決定每人每月拿一百出來,作爲“公款”,即公共開銷,放入一個抽屜,使用的時候要記賬,考慮到特殊情況,不一定每人每晚都回家吃飯,所以大家約定如果當天有三人或者三人以上在家吃飯才可以動用“公款”,否則晚飯自己解決,如果不回來吃飯下午提前通知當天負責買菜的同學。

群居那段時光也讓我明白了謀生的不易,我們不是名校畢業,又沒有一技之長,很難找到稱心如意的工作。小婁和小劉畢業之後進了一家保險公司,但是沒有人脈開不了單,只能從同學入手,于是包括我在內有很多同學用身份證幫他開了單。後來人際關系榨幹了,做不下去了,小劉就跳槽到另外一家公司了,這時候小婁心裏不痛快了,因爲進公司之前說好的大家共同進退,彼此有個照應,小劉這樣做太不仗義了。當晚小婁酩酊大醉,一回來就和小劉吵起來了,動靜不小,大家都跑去勸,吵著吵著竟然哭了,工作的不順心,生活的不如意,萬般的無奈,在那一瞬間都爆發了……

後來因爲父親身體不好,我也草草結束了那段爲期半年的群居生活,回到家鄉,陪在父親身邊。每當想起那段時光我都爲之動容,它讓我知曉了生活的酸甜苦辣,懂得謀生的不易,從而更加珍惜現在的工作機會,也讓我體驗到了同學之間那種純真的情誼。近日和小劉視頻,看到他才三十出頭,兩鬓已經斑白,皺紋也爬上了臉龐,言談之下,才知道這些年他經曆了很多,特別不容易。目前他在做兩份工作,除了在學校的日常工作以外還兼職了一份家具代理工作,經過多年的打拼,已經在天津擁有了一套屬于自己的房子。

在外打拼能開拓眼界,或能創出自己的一片天,享受大都市的繁華與喧囂;但回到家鄉可以有更多的時間陪伴父母,和朋友一起玩耍,享受生活的甯靜美好,點點滴滴皆可入畫。我想我已經知道了什麽樣的路才真正適合自己。

上一篇:扶贫征文:真心扶贫 真情为民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