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曲徑通幽———探尋肩膀上的山城朱家坑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韋永章  日期:2020年10月16日  閱讀:

曲徑通幽———探尋肩膀上的山城朱家坑

10月14日從木梨硔出發,參觀了休甯的祖源村和黟縣的南屏村,晚上住宏村與塔川之間的奇墅湖國際大酒店,這個酒店2011年清明左右帶家人去住過。今天上午十點多從這裏出發,前往朱家坑。聽朋友介紹,這個村子所處休甯,是新安江源頭,與祁門、婺源、浮梁交界,值得一去,于是決定前往。

經過兩個多小時的車程,從漁亭向西南方向,流口鎮到鶴城鄉梅溪橋開始左拐進狹窄的小路,沿小路行駛約二十分鍾,到達路的盡頭,就是我們所要去的村落朱家坑。中午十二點多,想找個農家樂吃點東西,經了解,這個村子沒有住宿和吃飯的地方。

在村前的參天古樹旁遇見兩個人,一個姓詹,一個姓方,問他們這個村子有什麽好玩的,他們和我介紹,這個村落建于明朝,好像是朱元璋的一個什麽後代在這裏生活,明末清初,爲躲避災難,姓朱的人有的跑到外地,有的改姓,現在這個村子以王、方、詹、張四大姓氏爲主。革命時期,倪南山曾在此一帶發動革命,村子後面的山上還有個紅軍洞是當年紅軍藏身的地方,村子南邊沿溪而上,在與浮梁交界的南源尖深山裏有紅軍活動過的房子遺迹,建國後倒塌廢棄了。詢問村子附近有沒有什麽值得玩的地方,村民告訴我沿溪往南源尖深處,有個龍井潭瀑布,都是小路,只能人走,車開不進去。于是我們請兩位村民做向導,想去探尋個究竟。老鄉很熱情,答應把東西送回家帶我們去。我們和老鄉一道去他家看看,沿著山坡逐級而上,到了他家,全是木料打造的老房子。

據他說,他生于1960年,這個房子是他一歲時建的,距今將近六十年。我調侃道,1960左右正是全國自然災害最嚴重的時候,你家添丁又大興土木,說明你家那時條件好,村幹部家庭呵。詹姓村民呵呵而過,可能是默認吧。臨走時,讓老詹給我拿一條長棍,這個既可以當拐棍,又可以防身,聽村民說山裏有狗熊、野豬、葬蛇等野獸凶物,以備不測。

從村子往下走,都是很窄的路,整個村子七八十家,都是沿溪而建,由于坡度落差大,很多人家的門口對著別人家的屋頂,整個村落的層次感很強。由于不通車輛,自古以來村民們收獲農作物和外出購物都靠肩膀挑著運回家,所以這裏被稱爲肩膀上的山城。

從朱家坑沿溪而下,約三百米,過一個壩梗,從溪那邊沿山往裏走,到達兩溪彙流處,轉向南沿溪溯源而上,兩邊是高山,中間是深谷,山裏很靜,只有流水的聲音,溪水清徹晶透,取之可飲,比城市裏賣的礦泉水幹淨且甘甜,有著泥土的原味,就像這大山的乳汁。

曲徑通幽———探尋肩膀上的山城朱家坑

越往山裏走,溪流慢慢變窄,河床上裸露著巨大的石頭,映襯著兩岸的古樹,讓我們感受到自然與曆史的原味。據村民介紹這些石頭都是從山上沖下來,經過上億年的流水沖刷,慢慢變得光潤,堆積在溪流的兩岸,這是自然和曆史沈澱的結晶吧。再往裏走,看到遠處很高的一座山峰,村民介紹那就是南源尖,是黃山地區海撥第三高峰,山那邊就是浮梁,爬到山頂上可以看到景德鎮市區的煙囪。隨著不斷地向深山裏進入,路兩邊荒草漸多,說明這裏人迹罕至,走路時,兩背漸漸發涼,讓兩位村民在前帶路,行走間用木棍不停敲打周邊,怕被蛇咬,即便如此,路上還碰到兩條粗大巨蛇,像箭一樣從草叢裏竄進溪流邊樹叢中,嚇得我們大叫。大約一個半小時,我們走到溪水源頭,這時有兩條溪流彙合,我們向右走,已經沒有路了,只能在山林中沿溪探行,約三四百米,方姓村民說到了。我順著他手指的方向,穿過古老的原始森林,看到一個瀑布從山上挂下來,瀑布前一個深潭,方方正正,據老鄉介紹逢到大旱年,有村民到龍井潭求雨,龍澤天下,十分靈驗。

看罷瀑布,我們匆匆返回,很留戀這裏的美景,但人少還是有點恐懼。回來的路上,與老方聊天,得知他1979年參加高考,沒有考取,後來當了兩年民辦教師,又去供銷社工作很多年,後來解散了回到農村,言語間感歎命運多舛。詹師傅文化不高,但膽子大,敢捉蛇,嚇得我腿有點發軟,也許是今天山路走多了累著。

曲徑通幽———探尋肩膀上的山城朱家坑

回來的路上,我在思考,朱家坑這個村落的形成,是有著自然和曆史因素的,在這大山深處,環境雖然偏僻,沒有外界的繁華,但這裏對于人類的生存是安全的,無論是戰亂,還是自然災害,這裏的人們都不受多大影響。就比如1960年,很多地方一個村落餓死過半的情況下,這裏還能人口增長,這就是生活在大山深處的優勢。不管世界如何變化,我自過著悠然的生活。

朱家坑之行雖然又餓又累,但是今天讓我看到一個沒有商業未加任何修飾的原生態村落,樸實的村民,原始的景觀,很少有人涉足的一塊淨土。曲徑通幽之處,盡顯天籁之美。這裏適合打造成徒步探險者的樂園。

上一篇:一碗黃山菜飯骨頭湯開啓的幸福生活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