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一碗黃山菜飯骨頭湯開啓的幸福生活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胡宇紅  日期:2020年10月16日  閱讀:

因爲簡單,所以專注;只有專注,才能把簡單做成不簡單。

——題記

五月的風暖暖地吹著,一輛嶄新的面包車沐浴著初夏和煦的陽光,緩緩駛入一處大型建築工地上。一位頭發斑白、身材健碩、面容祥和、步履矯健的男子,敏捷地跳下車,麻利地打開車門,迅速地搬出一箱箱熱騰騰、香噴噴的盒飯,笑呵呵地交到了建築工人手裏。

這位男子就是我的表叔,他送的盒飯是黃山菜飯骨頭湯。

我的老家在舊稱徽州的安徽省黃山市。2001年,下崗後的叔嬸從黃山千裏迢迢來到上海,其時我大學畢業不久,租住在28平方米的房子裏,叔嬸來了以後,我每月的工資扣除房租和幾個人的生活費用後已所剩無幾,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一晃兩個月過去了。一天晚上,生性樂觀,天天在街上轉悠的表叔對大家說:這一陣我到街上看了看,上海人開的鹹肉菜飯骨頭湯生意不錯,我想在上海開一家黃山菜飯骨頭湯。表叔說幹就幹,不久就租了店面,挂起了“黃山菜飯骨頭湯”的招牌,生龍活虎般地幹了起來。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創業並不易。開業初期,叔嬸雖然繼承了“徽駱駝”特別能吃苦的優良傳統,起早貪黑地幹,兩個月下來,兩人都瘦了十幾斤,可是飯店門前卻是“門庭冷落鞍馬稀”。

挫折作爲一款最好的清醒劑,幫助表叔靜下心來認真思考,他發現自己前期功課做得太倉促太莽撞了。他找了上海的老食客們,才發現端倪:黃山菜飯在徽州早有千年以上的曆史,起因是徽州居萬山叢中,村民上山幹活,勞動強度大,流汗多,帶上的菜飯普遍偏鹹。將這種偏鹹的菜飯和“重油、重色、重火功”的徽菜移植到上海大都市,並不服上海這一方水土。

悟出了道理之後,表叔入鄉隨俗,對菜、湯重新進行打理。在保持徽菜酥、嫩、鮮、美特色的基礎上,適當融入海派飲食時興的一些元素。如十余小時文火慢煨的骨頭湯,湯色清澈,口味醇厚,齒頰留香。加工好的菜肴外觀清爽,食之可口,鮮而不膩,香而不濃。一份飯,一碗骨頭湯,一份自選菜(品種有20余個),售價不超過20元人民幣,且加飯加湯不加錢,另送一碟小鹹菜,力求經濟實惠、營養美味。天道酬勤,商道酬誠,鮮美的口感,實惠的價格,舒適的環境,溫馨的服務,快捷的速度,讓越來越多的人樂此不疲地前來光顧。隨著顧客群體滾雪球般不斷擴大,表叔的腰包慢慢地鼓了起來。沒幾年功夫,就在上海購買房屋,安家落戶,其樂融融地過上了幸福生活。

徽商自古就有兩個顯著特色,一是賈而好儒,二是富而好仁。表叔生意紅火以後,沒有忘記千裏之外的鄉親們。春節返鄉之際,表叔熱情地和鄉親們一起分享了上海創業的收獲。早就渴望進城發展的山裏人哪肯放過這個致富的好門路,一批批黃山人相繼來到了上海,如法炮制地辦起了一個個黃山菜飯骨頭湯,從浦西到浦東,從市中心到郊區,黃山菜飯骨頭湯雨後春筍般湧現出來,在大街小巷遍地開花。如今,黃山菜飯骨頭湯門店已達3000家以上,從業人超過1萬;每年創收10億元以上,不僅帶動越來越多的家庭過上小康生活,而且,與沙縣小吃、蘭州拉面齊名,成爲上海中式快餐中一個新的靓麗品牌,上海多家主流媒體做過深度報道。不少食客、衆多網友也紛紛留言稱贊:“好口味,又實惠”。

上一篇:石屋坑紅色氣質——記小嶺頭戰役紀念館建成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