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風雅鄭灣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伍勁標  日期:2020年10月14日  閱讀:

徽州的古村落像一本畫冊,粗看沒什麽特別,基本都是白牆黑瓦,小橋流水。可是,很多的徽州古村落都有自己耐看的地方,好比淡妝耐看的美人,遠看都是婀娜婷婷,近看,卻各有綽約風姿。

地處休甯榆村鄉的鄭灣村,一個有著一千多年曆史的古村落,是一個百看不厭,越看越有味道的古村落。鄭灣村莊,除了通常的碧水環繞、青石掩映、古風古韻之外,還多了很多不長不短的小巷,使人領略“曲徑通幽”的雅趣,這些小巷連著的人家,自然就有了一份天然的秀氣。

鄭灣的味道,是一款別具一格的味道,那就是:風雅。這風雅來自于書卷氣,曆史上的榆村和鄭灣,出過很多的名人,據說揚州八怪之一的汪士慎就是從這裏走出去的。因爲書香浸染,這裏的人敬奉“詩書傳家久”的古訓,讓文脈代代相傳,讓這個古老的村落,勃發出郁積千年的精氣和雅致。

曾經到過不少的江南古村落,比如遠處的周莊,烏鎮,西塘,近處的西遞、宏村、呈坎,這些古鎮適于一個人發癡發呆,適于一個人坐在河岸,隨意地讓思緒沒有著陸地飄飛。但是,對于鄭灣,這個我曾經到訪好多次次的古鎮,卻要一字一句地去解讀。每一次到訪鄭灣,都覺得它是一部厚重的線裝書,錯過了一行,就錯過一段叫你感慨萬千的曆史。

在鄭灣幽深的小巷裏,偶爾照面的衣袂飄飄者,也許就是某位學富五車的智者。這般文化積澱的先天養分,就把鄭灣滋養得一直水靈靈,書氲氤。

地靈人傑,一方水土一方人,上個周末,我隨著縣作協幾個會員,又一次來到了鄭灣村采風。

這一次采風和以前不同的是,今年是扶貧攻堅的收官之年,在鄭灣村,我們感受到了扶貧幹部在紮實推進脫貧攻堅工作過程中,嘔心瀝血,與村民們結下了血濃于水的幹群關系和黨群關系,聽到了一些真實、平凡而又感人的扶貧故事。

其中有一個就是關于扶貧隊長醫院練字的故事——

鄭灣村第一書記,原工作單位在休甯縣公安局交警大隊。2018年,他來到鄭灣村挂職第一村書記、扶貧工作隊隊長。

三年來,他把鄭灣村當做了自己家,和村幹部一起走村串戶,謀劃村級集體經濟發展良策,爲村民尋找致富之路。

2020年下半年,脫貧攻堅進入收官階段,高標准,嚴要求,不允許村幹部的工作出現半點差錯。爲了在迎接省市級檢查的大考中能遞交一份讓上級和村民都滿意的試卷。他帶著群裏的扶貧幹部夜以繼日,加班加點,走村入戶,與建檔立卡戶交流談心。

脫貧工作,是一項務實的工作,同時也需要保留大量的第一手資料。扶貧幹部形成了一個白加黑工作模式——白天對照工作要求,逐門逐戶,一個不漏,晚上開夜車,整理白天收集到的現場材料。

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他的老母親得了重病,住進了市人民醫院。由于老人家體質衰弱,病情嚴重,醫生要求每天晚上必須有兩個陪護。他家兄弟兩個,按照農村傳統,他的哥哥承擔父親的贍養義務,多年前他的父親去世以後,他哥哥贍養老人的義務便完成了。贍養母親的義務,全部由他一人承擔。

自古忠孝難以兩全,家庭裏,他要盡到做兒子的責任,在工作上,他要盡到扶貧幹部的責任。白天的工作千頭萬緒,累得精疲力盡了,晚上還要到醫院陪護老母親。幹脆,他把病房當成了辦公室,把病床邊的茶幾當做了辦公桌。每天晚上,坐在母親的病床前,他認真細致地整理資料。扶貧工作資料,很多都必須是手寫的,他在本子上書寫的時候,醫院的護士感到很奇怪,問他天天晚上抄寫什麽。

爲了避免造成不必要的誤解和負面影響,他只好對護士說了善意的謊言,他說他讀書的時候,沒有好好練字,趁著陪護母親的空閑時間,好好練練鋼筆字。于是,扶貧工作隊長在醫院練書法,成了整個病房乃至那一層住院樓房人人皆知的佳話。

秋日的鄭灣村,和風惠暢,每一片落葉似乎都有一個生動的故事。聽了這些故事,我一個人徜徉在鄭灣的古巷,徘徊在鄭灣的街道。

秋風中的鄭灣,是頗顯景致的。深秋的時光中,風吹過老房子的瓦當,發出呼呼的聲音,仿佛就是一首古老的民謠,隱約講著一些繁華舊事,也演繹著今天的傳奇。多少人和事在曆史的雲水煙霧中逐漸地發黃發灰,然後淡去,只有牆壁上蔓延的青藤,馬頭牆上萋萋的青草,還在年複一年地青翠。

多少次到過鄭灣,但每次都只是匆匆而過,像兩個路遇的情人,本藏了深情厚意,需要長篇敘話,可是腳步停不下來,只好稍作寒喧就別過,轉身後又不住地念起。

上一篇:田園散章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