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田園散章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汪遠定  日期:2020年10月12日  閱讀:

秋雨連綿的九月,大地已經沈醉在自我的世界。

趁著驟雨初歇的空擋,乘著秋日清爽的晨風,二十余名休甯、屯溪兩地作家按捺不住“新安大好山水”的內心召喚,順從了這毫無遮蔽的秋風與一場持久曠遠的秋雨。

文人的心思,仿佛是一曲天成的散章,自由自在地馳騁,或奔騰豪邁,或婉約清麗,放逐著自我。胸有詩書的墨客,大抵人格氣質之中氤氲了唐詩宋詞的底色,不會差到哪裏去。詩人,作家,古道專家,在秋風秋雨裏彼此都沈淪爲這片土地的行吟者,契合了秋分的韻律,在山在水,在田在園,在秋收的金黃色澤。我們松弛了的神經,偶爾和一曲散章,用鄉音隨意地哼唱,無論嗓音好壞,唱出心裏的一絲震顫便是好的表演藝術。

一路聆聽著雨滴的樂章,沿著率水河,溯流而上,在當代著名教育家、社會活動家孫起孟先生的故鄉休甯縣商山鎮集結。我們的人馬彎彎曲曲,我們的聲音此起彼伏,我們的思緒在秋日的田野紛飛。

屯溪作家早已看上了這片土地,或許楊莊的魚兒正肥,農人耕種的菜肴嫩綠鮮美,正好大快朵頤,乘此良機更加真切地體驗一番“故人具雞黍,邀我至田家。綠樹村邊合,青山郭外斜。開軒面場圃,把酒話桑麻。待到重陽日,還來就菊花”的鄉野滋味。

在旱沖水庫的堤岸邊,農莊主人善借地形優勢,于湖畔築起現代長廊,內置八九張八仙桌,看山,看水,看農家,聽風,聽雨,聽雞鳴狗吠,堪稱世外桃源。在山水之間信步閑談,或小酌雅聚,無疑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尋一處靜谧的佳境。我們端坐于斯,在談論文學的對話裏,頓悟、驚喜,不僅收獲了很多的靈感,而且堅定了創作的方向。或像詩人眼中的“板栗樹”,是“帶刺的星星”“像我們的夢想,有點高,渾身還長滿刺”(一度《板栗樹》);或像“文博遊戲”,是穿越古老的徽州,重返人性的本真;或像柴米油鹽醬醋茶,書寫生存的最初動力與平民瑣細的小生活。我們對話文學,卻仿佛是在與生活對話,與庸俗對話,與難以抗拒的現實對話,與衆生的繁複的心境對話。

文學天地寬,高手在遠方。若文學論道,當在有水有魚的湖畔,或暗合每一位創作者“如魚得水”的巧喻,而瞻仰“孫起孟故居”當在午後兩點,在依山傍水的田園,因爲孫老平生一心想著黨和人民的事業,吻合孔子的“智者樂,仁者壽”的思想,他著作頗豐,涉及語言學、寫作學、政治學等方面,像《工作與學習》《寫作方法入門》《在統一戰線這所學校裏》《怎樣演講》皆是他本心的流露,是其崇高人格與精深學養的綜合體現。他讀萬卷書,行萬裏路,幾乎走遍中國,曆經清末、民國和新中國。而立之年,他已從東吳大學的學子快速成長爲貴州省立師範學校校長,他學貫中西,融會貫通,關心民生疾苦,積極投身當時地下革命活動。他是我無比敬仰的先賢。一踏進孫老生活了六年(童年時代)的老宅,我的心變得愈發清靜而澄明,這秋日午後的陽光似乎更加燦爛,一種莫名的力量在心間湧動,暖暖的。

楊莊。雙橋。田園上盛開的秋花,一簇簇玲珑的村莊,一幅幅豐腴的秋色,肆意地揮灑著這方土地的熾熱,以她動容的姿態娓娓道出秋之意韻、物之豐贍。楊莊見證了文學的秋色,它在皖南丘陵的腹地,亮出了一張生態的名片,溢出濃濃的田園風味。在鄉間小路上,田園風景似秋天的散章,閑適天然而充盈著大地的厚重之感。這是秋分時節,人與天地,人與山水,最質樸純粹的戀曲。

秋夜的雨,淅淅瀝瀝,綿長柔軟,仿佛是可以塞進耳朵的呼吸。在綿綿細雨的呼喚聲裏,遊子們幡然醒來,心中的山水曠遠空靈。

一滴水順著季節的藤蔓,匍匐大地,以大地最誠摯樸實的語言傳遞給衆多的生靈。

上一篇:五言律詩.贊休甯脫貧攻堅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