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鄭繼紅  日期:2020年09月11日  閱讀: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在萬安老街,說起“觀音橋”幾乎無人不知無人不曉,而要說“海陽橋”,知道的人也許就不多了。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其實,這裏說的是同一座橋。即萬安舊墅的2墩3孔石拱橋,橫跨于發源自梢雲山琅源河,橋長23.5米,寬4.3米,是古時休歙之間陸路交往的必經之處。因橋西頭有廟,供奉觀音菩薩,直到解放前,香火一直都很旺盛,民間因此一直稱它爲“觀音橋”。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早在公元258年,三国时期归属吴国管辖的休阳县改名为海阳县,县治也从凤凰山搬迁至万岁山(古城岩),延续了三百多年。休宁自古便有“小小休宁城 大大万安街”之说,万安旧墅作为古海阳邑址,曾经的繁华之地,“往来者负担与马者日以千百计”。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休甯縣志》記載:“觀音橋,在舊市(墅),天啓丁卯(1627)年裏人趙廷賢重建,康熙辛未年(應爲己巳年)曾孫給事中(官名)趙吉士修造,改名海陽橋”。建成後的海陽橋“石欄崇而厚,橋址堅而固,計亦足支百年。”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远不止百年!经历了三百多年岁月的侵蚀,部分桥石脱落残缺,桥身也有所倾斜,但经过维修之后的海阳桥,依然挺立。桥中央两侧的青石碑上“海阳桥”三个大字清晰可辩,两侧分别刻有“清康熙己巳(1689)年季春 毂旦”,“原任户科线给事中,充阁部两纂修,里人赵吉士重建(赵吉士篆印)  国子监监生姪道洋,原任兵部职方清吏司  出XX景从,百拜书石”。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趙吉士(1628—1706), 安徽休甯人,字天羽、恒夫。順治八年舉人。康熙年間官山西交城知縣,後官戶科給事中,以故被劾罷官,後補國子監學正。其九世祖趙汸(著名的理學家,世稱東山先生)從北方南遷至休甯龍源,六世祖趙以清舉家又遷舊墅海陽,祖父趙完璧爲太學生,“文章行誼”在當地頗受推崇,“邑志列儒林中”。父親趙時腴“屢試秋闱”,終“不得志于有司”。或許正因爲自己未能考中科舉,便對兒子寄予厚望,“嚴督勤學”,爲了避難,又搬家到了杭洲,之後趙氏子弟宦遊各地。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趙吉士對故鄉有很深的情感,終其一生,對自己的父母之邦——徽州始終念念不忘。是一位有著濃濃鄉邦情懷的士大夫,即便自己早年就隨父親寄籍杭州,也從未忘記自己的一個徽州人。他一生致力于鄉邦文獻的收集和編修,晚年時更是受當時的徽州知府,也是他的學生丁廷楗的委托,完成了《徽州府志》的編纂,讓每一個生在徽州、長在徽州的人對于徽州文化都有認同感和歸屬感。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正是受傳統文化的熏陶和影響,常年寄籍在外的趙吉士獲悉故鄉“人民車馬往來之孔道石梁跨焉,先曾祖光祿公因其圮而修之,五十余年矣。今漸欹損,雖長不踰十仞,然當川谷泛溢,往往梁上雪浪數尺。以垂圮之橋而禦稽天之溜行者交苦之余,惟春秋列國橋梁不治道,客即以蔔其危。裏有善人猶能出資以濟渡,況余從大夫後若一任傾頹,非但行人怨怼,先曾祖當亦恫然泉下矣,因捐金命姪道洋聚石鸠工董其事,始于康熙二十八(1689)年四月,其秋告竣”。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趙廷賢,趙吉士之曾祖公,官光祿寺署丞,谥號光祿公、文水公。其樂善好施,一生“赈饑掩,除道成梁”。捐修觀音橋的同時,在其下遊不遠處還建造了另一座2墩3孔的平橋,《休甯縣志》另有記載:“趙公橋,在古城山下舊墅,趙廷賢建”。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曾祖趙廷賢修橋,趙吉士出資再建,姪兒趙道洋監工督造,次子趙景從題寫橋名。一座海陽橋串聯起趙氏家族數代人,他們世代接力、前赴後繼,趙氏家族因橋而留“名”。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川河似練水如天,千年徽州皆古橋”。徽州境內山川延綿,河流縱橫,無數大大水水的徽州古橋,大多因一人、一族、一村單獨或者合力營建。普普通通的石橋不僅關乎人們的日常生活,也寄托著人們某種精神上的追求和向往,或愛情、或前途、或事業、或追求。不論是榮歸故裏的達官顯貴,亦或是世代居住的徽州古人,將修橋鋪路這等行善積德的善舉世代延續,早已成爲徽州人的傳統,泌入血液、深入骨髓,也成了徽州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趙氏家族與海陽橋

正如趙吉士在《重建海陽橋記》最後所記:“橋既成,偶爲之記,非以自標,百年之後,庶裏之君子或能繼余之功,以無隳余之念爾”。

上一篇:【古休宁轶事93】山环水绕 藤溪陈氏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