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古休甯轶事78】兄弟聯袂遭人嫉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鍾海軍  日期:2020年07月21日  閱讀:

《宋史》记载了科举史中的一件事。仁宗天圣初年(1063年),还是刘太后当权,就是戏剧 “狸猫换太子” 中的那个刘妃。这年殿试后,礼部报告,开封雍丘有一对兄弟同登进士榜。弟弟宋祁排第一位,比他大两岁的哥哥宋庠排第三。这个刘太后人情味挺重,她觉得让弟弟压哥哥一头不好,而且宋庠在开封府试和礼部考试中都位列第一。于是,她便把宋庠提到了第一名,而把宋祁排到了第十名。弟弟就这样夺走了原属哥哥的状元。

清乾隆年間,休甯洽陽(今屬屯溪)也出了這麽一對兄弟,只不過是同父異母。哥哥叫王以銜,弟弟叫王以铻。兩人此時寄籍在浙江歸安(今浙江湖州)。這年兩兄弟回到安徽參加鄉試,雙雙中舉,真是喜出望外。沒想到,更大的喜事還在後頭。乾隆六十年(1795年)在禮部貢院舉行的會試中,弟弟王以铻奪得了會元,哥哥王以銜屈居第二。兄弟包攬了前兩名,這幾乎是亘古未有之事,一時轟動了京城。兄弟倆也沈浸在萬分喜悅之中。

然而,本是令人羨慕之事,卻引起了一些人的嫉妒。當兄弟分獲一二名的消息傳開後,貢院外的舉子就鬧起來了。一句話,天下哪有這麽巧的事,這裏面一定有貓膩,總之心中有疑惑的人不少。這讓兄弟倆心中十分不安,可是他們並不知道,這件事情會被心懷叵測的人利用,使情況變得更嚴重。

这个人正是乾隆帝的宠臣、时为军机大臣的和珅。和珅与这科主考官左都御史窦光鼎,一贯不和,总想找个由头扳倒他,却一直没有机会。当这事被和珅知道了,他脑子一转,觉得这绝对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大好机会。于是,和珅借题发挥,到乾隆帝面前告窦光鼎与王氏兄弟有私相授受的关系。证据就是兄弟两人的卷面上都写有“王道本乎人情”一句。和珅以为这是窦光鼎和兄弟俩约定的作弊记号,王氏兄弟早就买通了窦光鼎。乾隆皇帝听了,虽没有震怒,但觉得和珅说的有点道理。于是,另派大臣对兄弟俩的考卷进行复审。审来审去实在审不出什么毛病,只是觉得王以铻的试卷 “语句多有瑕疵”,意思是他排第一有点勉强。这实际就是鸡蛋里挑骨头。可乾隆还是撤了窦光鼎主考和两名副主考的职,窦光鼎直接降为四品。同时取消了王以铻的殿试资格,王以衔也由第二降为第四。所幸的是王以衔还可以参加殿试。和珅的目的只在扳倒窦光鼎,对王氏兄弟他已不关心了。

和珅的目的達到了,但王氏兄弟卻蒙了冤,特別是老二,不僅到手的會元被剝奪,而且沒了參加殿試的資格,也就意味著今科與進士無緣。然而,他有什麽辦法呢?只有含著眼淚離京回家。

誰也沒想到,事情很快有了戲劇性的變化。接下來是乾隆帝親自主持的殿試,和珅和禮部尚書紀曉岚都是考官。盡管會試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尤其哥哥還被取消了殿試資格,但王以銜十分冷靜、十分順利地完成了答卷。考官閱卷完畢,將排在前十的卷子送乾隆帝閱。乾隆帝確定了名次後,大臣們打開第一名試卷彌封竟然都呆住了。第一名竟是王以銜。在場的和珅暗暗叫苦,乾隆帝則有點惱怒。他沈下臉問:“誰取的?”其實,前十名的卷子都是和珅和紀曉岚兩人定的,他們也沒想到排第一的會是王以銜。這樣看來,王氏兄弟確有真才實學,會試並沒有舞弊,和珅前面的告狀只能說是無中生有了。這下該怎麽辦呢?這會,皇帝問了,他和紀曉岚只好承認是他倆取的。乾隆不無叽諷地說:“那你們和王氏兄弟也有私情啰!”和珅辯解:“此卷,閱卷大臣都贊不絕口,排第一是衆口一辭。皇上若認爲有不妥,不妨換一個。”乾隆不高興了:“科舉不是兒戲,既已拆封,豈能再換。”乾隆一錘定音,王以銜成了頭名狀元。京城的士子對王氏倆兄弟也不再懷疑,認爲此科狀元是實至名歸,而且對王以铻的遭遇深表同情。

到嘉慶六年(1801年),嘉慶帝記起這件事,心中也爲王以铻鳴不平,特恩准他參加這年殿試。王以铻終于獲得了進士身份,走上了仕途。王以銜中狀元後,授翰林院修撰,王以铻中進士後也入了翰林院,兄弟翰林一時成爲佳話。王以銜後來官至二品,爲禮部右侍郎。

王以銜性格寬厚、爲人和藹,從不背後談論別人是非。上自達官貴人,下至內侍工役,無一不稱他是頗具君子風範的長者。他心地善良,處處與人爲善。有件關于他的事流傳很廣。說是嘉慶十八年(1813)的一天,他爲母親守孝期滿,回京城複禮部右侍郎職。途經淮河,他坐的官船與一艘運官糧的大船相遇,運糧船上的篙手不小心,篙尖傷到了王以銜的手腕。篙手見到這位身材高大、氣宇軒昂的官員手上鮮血直滴,嚇得不知所措。王以銜不但沒有怪他,反而好言相慰:“失手誤傷,無甚大礙,不必驚慌,只管撐船。”篙手感動得連連跪拜,王以銜連忙躬身制止。衆人啧啧贊歎,無不欽佩他的雅量。

王以銜曾三次參與順天鄉試組織工作,還先後典江西鄉試、督江蘇學政。他無論到哪裏,都能以文章取士,深得學子敬愛和嘉慶皇帝器重。道光三年(1823年)病逝。《清碑傳合集》有其傳。

上一篇:一天暮霭橫奇嶺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