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时不我待 只争朝夕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程 维  日期:2020年06月28日  阅读:

今年這梅雨季節,氣壓低得叫人覺得特別悶熱難捱,內心愈發煩躁不安……

離退休的“精准時日”尚有三四個月,上班上課……一切都理所當然照常運轉。

畢竟上班時日所剩無多,理當倍加珍惜,抓緊做事;爲親愛的海陽中學——自己的母校多做點事情;在忙忙碌碌之中,過好與親愛的同事們愉快相處的每一天……

處于我之狀態、有如我之心境者,恐怕遠不止我一人。

老同學中,今年“告老”的比較多。前些日子,就有兩位先後在微信同學群裏發布了“退休宣言”——字裏行間之流露,與我無二。其中一位問我退休時日,我答“10月底” ,他便大拇指一伸:“還可以工作幾個月!” 可見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更何況,我是屬于完全將工作等同于樂趣的一類人。

近年來,隨著年齡的遞增,學校辦公室裏我的“一畝二分地”被削去了許多,基本只剩下“筆耕”一塊了。由衷領悟之下,豈能不“只爭朝夕”!

然而一段時間以來,辦公室裏需要寫作整理的文字材料的確比較多,任務一個接一個。每天長時間盯著電腦動腦筋,敲敲打打,著實有些累;一天到晚只覺得頭頸酸溜溜、脹鼓鼓的,怎麽扭、怎麽轉都不舒暢……

終于在不久前的某日傍晚,只覺得天旋地轉、惡心嘔吐,去了醫院。

七手八腳一番檢查,結果還好:“敏感的”病因都排除了。過了一會兒症狀消失回到家裏。次日看了專科:吊一周的水,調理一下即可。

于是遵醫囑,每天將課調到上午第一節,課罷即去醫院。下午照常上班無礙。

天天“上朝”,都要掃一下安康碼——門診大樓、住院部人口處,都有“崗哨”。煩是有點煩——倒也習慣了:到政府機關去辦事,不也一樣嗎?還有自己學校裏:疫情值班不是從學生回校以來都一直進行的嗎?入校要掃安康碼、測量體溫,每天都要進行晨、午、晚“三檢”,每周都要開會總結疫情防控情況、針對相關情況作出調節布置,還有每日的衛生清掃、消毒通風——教育局隨時都會下達進行相關統計的指令,而且催交起來又是那樣急迫……要嚴“防”,不能嫌“煩”。

雖說在我們這皖南山區,疫情魔頭已然被扼,但陰影遠未驅除至淨。

——疫情反彈可是夠受的!想想北京吧:目前高風險地區已有4個,中風險地區37個;所有中小學的學生、幼兒園的孩子,都重新回到了家裏,恢複了網上上課……

在急診觀察室吊水,固然單調,倒也不覺寂寞。

在我吊水的頭兩天,有個大約十二三歲的男孩子也在吊水,他的爺爺陪護著他。這孩子咳嗽比較厲害,胖胖的臉紅紅的,看樣子發熱未退。也因爲是個孩子,所以顯得還挺有精神的。他坐在硬板沙發上吊上了水,他的爺爺——似乎是位退休老師,就從包裏掏出了課本,給孩子補起了生物課:青春期的身體變化。爺爺端起了以往在講台上慣有的架勢,拿起課本踱開了步子正待開講,孩子卻嚷道:“你坐下來,坐下來講!”“怎麽,我這樣上課不好嗎?”爺爺一臉不解。“你坐下來講,坐下來親和一點。” “哦,哈哈哈哈……好!那我就坐下來講,親和一點!”老人慈愛地望著孫子,正式講開了……

“這孩子,挺時尚的!”我被這孩子逗笑了,然而不免唏噓:一個這麽點大的孩子,身體發著燒,嘴裏咳個不停——還要補課!這家長一定是忍者心疼的;這孩子也真懂事,對補課沒有絲毫的拒絕,真不易!學生娃是真可憐……

後來幾天,就沒有再見到這爺孫倆了。看那孩子挺健壯的,大約不用再吊水了吧。

我水吊完了,適逢端午節放假。在家裏多到床上躺了躺,頭頸就輕松多了,整個人也就舒服多了。

躺在床上無聊,就翻手機:進海中校園網,浏覽《校園動態》。

這是海中這艘航船——從2014年開始,七年來劈波斬浪奮力前行,繞暗礁避險攤,揚帆直航奮勇爭先的足以引以爲豪的航程記載。回望歲月峥嵘,回味點點滴滴,深感往昔美好,倍覺記憶寶貴。

——校長滿腔教育情懷,教師不愧爲人師表……

愈近的經曆,感觸愈深。

我如今所在的這個年級組,去年此時正是高三:一模二模三模,穩紮穩打錘煉;揚長補短迅速,有勇有謀並重;出征迎戰沈著,出奇制勝收兵!

——尤其是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事兒,嚼之別有意味:高考壯行大會剛剛開完,一場“喜雨”適時而至;高考結束那天,上午驕陽似火,下午要舉行畢業典禮了,則“天公作美”轉了多雲,給學校與家長、老師與學生之間的真情互動提供了涼爽宜人的環境。這兩個“順順當當”,似乎都是一種潛在的預示——揭曉的成績,果然是一個巨大的喜悅:260%完成市教育局下達的本科指標,所有學科均獲學科獎,受到市縣教育局的高度肯定和社會輿論的廣泛贊譽……

還有中考,成績超出期待。我應邀出席了初中部的總結會議,參與了會後活動……夜半醒來,心情激動,再難入眠,便乘興抒懷,由衷點贊:

“看得見白板一展優課一堂,看不見課件制作廢寢忘餐。

看得見放學要到華燈初放,看不見備課要到夜半燈長。

看得見作業測試緊張頻繁,看不見擬題制卷冥思苦想。

看得見苦口婆心誘導訓誡,看不見望木成材望鐵成鋼。

看得見紅衣壯行保駕護航,看不見夙夜憂歎滿心牽挂。

看得見童真稚氣少年風華,看不見嘔心瀝血敬業擔當。

三年付出培植呵護,一朝迎來花開苗壯。

從六月到七月——半個月的時光,心潮難平情懷激蕩……

深情的惜別畫面曆曆在目,動人的感恩場景令人難忘。

一場畢業盛典是最真實的見證,一曲畢業之歌是最理想的回響。

超出期待的中考成績,是最可貴的報答!

2019屆初三團隊,的確是一支可敬可愛的團隊:

經驗豐富戰鬥力強,能打苦仗敢打硬仗!

——致敬, 2019屆初三!”

……俱往矣,再魂牽夢萦,再追懷動心,也是風雲已過,風華不再。

——卻是人間正道,受之唯有坦然。

43年前的1977年春天,我在海陽中學讀高二時,曾經學到過葉劍英元帥的一首詩,末兩句是:“老夫喜作黃昏頌,滿目青山夕照明。”

——今日引來自勉,正合適。

服務母校整整35年,曾獲取各種單項業務獎勵若幹。到學校辦公室工作以後,一年又一年,從元旦晚會、校園藝術節和畢業典禮,到高考中考消息發布、教師節慶祝活動和年度運動會,以及研學旅行、黨建活動,還有每一年裏其他非既定的活動——相當多的文字痕迹,都是我的用心編織……

三年前被評爲“優秀黨務工作者”,受到縣委表彰;去年被評爲“先進教育工作者”,受到縣政府表彰。去年最後一次帶高三,高考榮獲學科獎。

——日後回味,當聊以自慰。

梅雨季節氣壓低,悶熱難捱;然而過了幾道坎拐了幾道彎,內心也就沈靜了許多。

“還可以工作幾個月”呢!

——時不我待,只爭朝夕吧!

上一篇:【古休甯轶事70】休甯會館傲京師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