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親近齊雲山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馬光水  日期:2020年06月24日  閱讀:

親近齊雲山

五老峰前留影

庚子四月的齊雲山,春意盎然。休甯文友道法自然式的熱情,讓我忘乎所以,一種親近感油然而生。

我看到在雲層裏躲閃的太陽,偶爾露出神秘的微笑。連綿起伏的山巒,在修煉中顯得格外空曠和寂靜。齊雲山的朋友圈裏,李白、朱熹、海瑞、唐寅、戚繼光、徐霞客、袁枚、郁達夫等曆代名人留下的文化遺産,是不可磨滅的亮點。乾隆下江南時,提到徽州,忽然龍顔大悅,稱贊齊雲山:“天下無雙勝境,江南第一名山”。對于這種金口玉言的廣告效應,作爲一名外鄉人,我有點嫉妒。但畢竟根在安徽,當晚外省朋友向我咨詢齊雲山時,我立馬就變得比休甯人還休甯人,賣力宣傳徽文化。

站在齊雲山頂向東遙望休甯縣城,才能體悟到休甯明代學者程敏政的詩句“四時山色涵空翠,萬折泉聲瀉斷虹”之遼闊意境,又有一種發自山山水水的斯文與靈秀氣息撲面而來。休甯之名聽起來有和諧之美。此域系三國孫權置縣,已有一千八百多年的曆史。《爾雅·釋言》“休,慶也。”《易·乾卦》:“甯,萬國鹹甯”,這與甯國的名字接近,屬于吉祥語。休甯是休陽與海甯兩縣合並而成,這也算是珠聯璧合吧。

越過天梯嶺,就是齊雲岩。此處石刻尤多。邑人吳蕃伯“天開神秀”渾厚莊重;天都主人的“天開圖畫”凝重而不失趣味;不知誰寫的“齊雲勝景”,像一位謙謙君子;其它如“太液玄精”“禦鑒嶽圖”“半天晴雨”“玄天妙境”等,各領風騷。我下意識地用手在懸崖峭壁上勾畫了幾下。

齊雲岩左右聳峙石鼓、石鍾二峰,猶如哼哈二將守衛在藍天碧雲之間。月華街上,真武觀坐東向西,四周有景點佳境無數。舍身岩突兀淩虛,猶如一面顯示屏,眼前時時幻化出無畏者的身影,讓人有驚恐萬狀之感;香爐峰傲然獨立,像一位智者,一種幾乎看不見摸不著的光環,環繞在周圍,恍若蓬萊,又如置身在入幻似夢的湘西張家界;小壺天更是有趣,修長的壺門適宜留影,崖內恐龍足迹化石畢見,一種逝去的顯赫,仍有揮之不去的吸引力。據說懸崖下還有懸棺,雖無法探尋,更增加了神秘感。一陣清風吹來,讓我們把對時光流逝的感歎轉換成對快樂的渴望。王陽明對此處的描寫最爲獨到:“鍾響天門開,笛吹岩石裂。”

紫霄崖下玉虛宮左邊立有唐伯虎手書《紫霄宮玄帝碑銘》。碑有一丈多高,遠遠地看不清碑文,卻分明看到一個明代的風流才子的靈魂,飄蕩在空靈的水墨山川之間。門前的那副對聯“既登白嶽又陟紫霄與獨聳五老諸峰吞吐浮雲凝朝日,高托蒼穹遠招黃海摩多心萬人之碣允稱仙境舊廟基”,可算是一網打盡,萬千景色盡收聯中,山景與文字妙成天趣。

我曾在歙縣古城牆邊,看見一尊雕像——休甯名儒朱升。他爲朱元璋策劃的九字方針廣爲人知:“高築牆,廣積糧,緩稱王”。轉過山口,一陣雲從腳底升起,讓人恍惚,不知身在凡間還是仙界。時光隧道裏,休甯的文人,走馬燈似的浮現,每一位于我內心皆是一座不朽的豐碑。畫《黃山總圖》的丁雲鵬,號稱“海陽四家”的漸江、孫逸、查士標、王之瑞(也是新安畫派的代表人物),揚州八怪之一的汪士慎,著有雜劇《廣陵月》《獅吼記》的戲曲家汪廷讷,制墨大亨吳叔大,編著《算法統宗》的程大位等等。真是不盡人才滾滾來,不愧“狀元縣”之美譽。

至五老峰,霧散雲清,遙山疊翠,青松屈曲。既如五老趕集,又似散仙逞威。沿石板路蜿蜒而入,瀑布霞飛,藤蘿倒挂,千峰競秀,萬壑爭流。真所謂青黛染成如玉,碧紗籠罩堆煙。

時近中午,休甯文友說山頂有方臘寨。恰好,我最近正在重讀《水浒傳》,對方臘的敬意還沒有消散。大家摒棄疲勞,繼續前行。方臘寨不是寨,只有一座雕塑和一處懸崖峭壁下的洞。方臘能在兩個月內聚兵十余萬,占領六州五十二縣,已算人中之傑了。方臘曾棲身于此洞?歎英雄末路。方臘,一說是睦州青溪縣人,一說是歙州人,反正這兩個地方很近。方臘起義被鎮壓後,宋徽宗改歙州爲徽州。《說文解字》曰“徽,衺幅也。一曰三糾繩也。從糸,微省聲。”這裏說的是“徽”的本義,指三股繩合在一起構成的繩索。引申義有束縛,標志之義。但帝王終究無法束縛曆史的車輪,也無法束縛百姓的智慧。宋朝終究還是滅亡了,一朝又一朝,你方唱罷我登場。時光打磨的徽文化成爲標志:徽商誠信與吃苦耐勞精神的標志,一種閃閃發光的文藝標志,鄉愁的標志。

徐霞客在齊雲山遊玩四天,我只逗留四個多小時。徐霞客以爲“滿山玉樹銀花,迷漫一色”作結,我亦記一二:“霞外奇觀起墟煙,琅珰風動雲亦低。且趁閑身尚未老,一路春來數參差”。這難免標瓦礫于珠林。

上一篇:山——獻給安徽省扶貧駐村醫生夏克春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