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六月的哀思——致天堂裏的父親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縣總醫院/汪秋蘭  日期:2020年06月22日  閱讀:

父亲节又到了,朋友圈和微信群都是“父亲节快乐”的祝福声,而我的父亲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寂寥缠绕着我,父亲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与父亲相处的过往,就像一台时光机一般,一历历一幕幕清晰地在脑海里播放出来,展现在眼前。听着窗外的夏雨, 更增添我对父亲的思念, 泪已盈眶,禁不住轻敲键盘,用我的文字来寄托对父亲的一片哀思。             

父親一生最大的願望就是望子成龍。我在家是老大,下面有一個妹妹,一個弟弟。父親爲弟弟取名爲“汪文興”,寄托了父親對我們姊妹三個的期望。

父親對子女一視同仁,這在重男輕女的農村難能可貴。他常常對我們說:“我小時候窮沒有錢讀書,我希望你們能好好讀書,長大有出息,再苦再難我和你媽都會讓你們讀到學校不收爲止的。”

記得我五年級的時候,看到同學有一本《少年文藝》,不懂事的我哭著要買,當時家裏非常困難,一向好面子的父親最終還是不聲不響地到村長家借了錢,滿足了我的心願。

所幸我們姊妹三人最終實現了父親的心願。三人都考上了中專走出了農村,成爲村裏羨慕的對象,父親的臉上展現了開心的笑容。

記得冬天的時候,父親的雙手及雙耳總會生凍瘡。大雪紛飛的日子,大家都在家烤火的時候,父親和母親總會在菜園裏挖出大蒜,整理齊整打成小捆,洗幹淨,第二天淩晨天未亮,父親就會騎著自行車把菜帶到屯溪市場賣。母親心疼地對父親說:“這麽早,天氣太冷了!”可父親卻堅定地說:“天氣越冷菜的價格才會越好。”我似乎讀懂了父親在寒冷的冬天露出的帶著全家希望的笑容!

记得有一次,父亲到屯溪卖红薯藤,到了天黑透了还没回家,我和妈妈打着手电沿路去接他,出村口的时候,我们终于看着父亲推着三轮车孤独的身影。后来从母亲的口中才知道当天因为卖红薯藤的人多,不好卖,父亲一直叫卖到天黑,才用最后一捆红薯藤和隔壁卖李子的人换了一篮李子拿回家给我们三姊妹解馋,而父亲自己不舍得买一瓶水喝,中午饿极了只买了一个馒头充饥。父亲总说:“我喜欢看着一家人在一起吃得开心的样子。 ”             

父親是嚴厲的,我在初三的時候,因迷戀上小說中考未考出好成績,父親讓我跟著他下田割稻、插秧,記得有一次在水田中,我的小腿被螞蟥叮了,當時我害怕極了,大叫著讓我媽幫我把螞蟥除掉。父親卻對我媽說:“不要幫忙,讓她自己想辦法,不好好讀書就必須讓她吃點苦。”後來複讀的日子,我放棄了心愛的小說,一心撲在學習上,終于以優異的成績考上了皖醫護校。

記憶中的父親是克己奉公的。當時父親在生産隊中擔任會計兼生産組長。暑假生産隊裏割稻的時候,小夥伴們總會挎著小籃子到稻田裏撿稻穗,別人的爸媽總會故意留下一些稻穗給小夥伴們撿,而我的父親不僅一根稻穗也不留給我,還總會叫我回家溫習功課。正是父親在工作生活中的廉潔自律、以身作則,贏得了村民的尊重。小學未畢業的父親,在生産隊選舉的時候,選票總是遙遙領先,這讓我在小夥伴中也引以爲豪。他在隊裏擔任育秧員、糧管員、隊會計等群衆信賴的崗位10余年,直到分田到戶。

父親常年不辭辛苦的勞作,最終因肺癌病倒了。在照顧父親的日子裏,父親總會詳細地詢問我們的工作生活及孫輩的學習情況。永遠記得2016年6月26日,那個令人心痛無比的日子,與病魔鬥爭五年整,日益消瘦、失去了往日精氣神的父親帶著深深的遺憾離開了我們。我知道父親是多麽渴望能看到孫輩成家立業!

父親一直是我工作生活中的指路明燈,他的勤勞勇敢、與人爲善的品格無時無刻影響著我。父愛如山,父親沒有走,他一直活在我們的心裏,永遠未曾離開。願天堂沒有病痛,願父親笑口常開!

上一篇:雲端飛村木梨硔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