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古休甯轶事62】舊市,名從何來?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鍾海軍  日期:2020年05月28日  閱讀:

前幾天,寫了兩篇關于“舊市”的文章,意猶未盡。反複捉摸,對舊市這個村名,還是很糾結。爲何稱舊市?這個村名始于何時?之前叫什麽?一連串的問號在心中萦繞,我很想弄一個究竟。

一日,家在居安的老同學告訴我,舊市還有個名稱叫“舊墅”。別墅,是當下很紅火的一個詞彙,舊墅,又當何解?忙不叠地查閱詞典方知,墅,在古代最初與“野”同。《正韻》釋“墅”:田廬也。用現代語就是,“田間一土屋”。這讓人豁然一亮,舊市這塊地方在很早的時候只是一片荒野,只有一間土屋立在那裏。即便這間土屋後來不在了,因“舊”有“曾有”的意思,當這裏還沒形成村莊之前,人們便以“舊墅”指代這個地方。因之,可以推斷,舊市最早的名稱就叫“舊墅”。

那麽,它又是如何發展成一個街市的呢?這需要弄清另一個問題。

休甯立縣五十年後,即258年,發生了一個重大的事件。歸屬三國吳管轄的休陽縣被改名爲海陽縣,縣治也從鳳凰山搬遷至萬歲山。萬歲山就是古城岩。可是,搬到古城岩的縣政府究竟是在山上還是山下?人都有個固定思維,“搬遷至萬歲山”,當然是山上!筆者表示懷疑。

郡縣制始于秦始皇,到兩漢已相當完善。《續漢志》有“丞署文書、典知倉獄、尉主盜賊。”這表示當時一個縣除縣令外還有三個副縣級幹部,縣丞、典吏、縣尉,而且各司其職。除此,還有許多職能部門,分六大類二十幾個署曹。這些部門都少不了小吏和辦事人員。除此,還有三班衙役、勤雜人員。可見,兩漢時期,一個縣的班子,並不是我們想象的一個縣令懷揣一顆官印、帶著一兩個跟班那麽簡單。有這麽一大班子人,縣衙門能小得了嗎?

浙江余姚是東漢建安五年(200年)建縣。縣志有記載,首任縣長是赫赫有名的朱然。他建的縣衙“背靠秘圖山”“殿堂樓閣”一大片,“衙門大堂前挖有百余平方米的荷花池”。湖南耒陽縣衙始建于東漢,龐統曾在此任縣令。縣衙“占地南北長200米,東西寬80米,總面積16000平方米。有房屋30余間,均爲單檐硬山建築,上蓋瓦頂,屋脊飾以吻、獸等陶構件。”

一個縣衙的規制應該是朝廷制定的,標准可能有所不同,但相差不會太大。試想休陽改海陽爲258年。縣治搬遷肯定要建衙門。海陽建縣衙規制即便不如余姚、耒陽,又能差多少?萬歲山實在是座很小的山,根本找不到一塊平坦之地來建一個足夠大的縣衙。何況,即便是古代的縣衙門也要考慮方便接待上官、方便百姓納賦交糧打官司。由此推斷,海陽的縣衙斷然不會建在萬歲山上。那麽,會在哪裏呢?

我推定這個縣衙就建在舊墅。這裏依山面水,且地勢開闊平坦,還不需拆遷。多大的縣衙都容得下,是最理想之處。反過來說舊墅這個地方若非縣治遷至,能由一“田廬”變成偌大一片街市嗎?縣治是全縣政治、經濟、文化的中心。只要時間夠長,一定會孕育並催生出一個集鎮乃至一座城市,一定會讓當地社會經濟有一個飛躍的發展。舊墅,從258年設爲休陽縣治始,280年改爲海甯縣、598年改爲休甯縣,直到750年,長達492年間,除598—624這26年搬至渠口外,縣治都一直設在這裏,整整466年,近半個世紀,舊墅的大改變實爲必然。那麽它還叫“舊墅”嗎?

按慣例,縣治所在地一般都以縣名稱之。“祁門到休甯”,這裏的祁門、休甯顯然都指的是縣治所在地,絕非指一個縣域。依此理,當新命名的海陽縣治遷至舊墅,此地就應有了“海陽”之稱。再說,舊墅本指一田廬,四周都是原野。此時其地位已發生了很大變化,官方再以舊墅稱之也太不合適,只能稱爲“海陽”。或許開始階段民衆還會以“舊墅”稱之,但鬥轉星移潛移默化,民衆口中的“舊墅”換成了“海陽”便是順理成章的事。因之,舊墅,當從258年起就叫“海陽”了。盡管,作爲縣名,“海陽”只存在了22年,但因縣治未遷,“海陽”作爲一個地名也一直未變。到清初,趙吉士重修觀音橋,改橋名爲“海陽”,我想,一定是對舊名“海陽”的一種留戀吧!需要說一下,現今休甯縣府所在地稱“海陽鎮”是民國二十八年(1939年),撤銷聯保,設區、鎮、鄉時,以舊縣名命之,此海陽非彼海陽。

旧市以“海阳”为名,有多少年呢?县治迁出是唐玄宗天宝九年(750年),这对旧市应该是个损失,之后肯定是逐步衰落。但其基础尚在、其规模不会突然锐减。毕竟是近半个世纪的县治所在地。历史走到了宋徽宗时期,宣和三年(1121年),宋徽宗在镇压方腊起义后发了 一道诏书,最主要的是“改歙州为徽州”。另外两件事都是针对休宁的,那就是“万岁山改名为万安山”,“山下叫万安镇”。山下是哪里?不就是旧市吗?那时它就叫“海阳”。只是现在要改了,改叫“万安镇”。其实,这是降格处理。过去几百年因县治所在叫“海阳”,县治迁走了,这里依然用旧县名。这回得降降格,名字改“万安”,规制改为“镇”。是以,“海阳”这个名字用了371年。之后这里叫“万安”。

接下來的南宋到明初,“萬安”應該有了一個很大的發展。因爲商業特別是徽商的的興起就在這一曆史階段。徽商萌生于東晉、成長于唐宋、盛于明、衰于清末。“萬安”的發展依托的是徽商,徽商越發達,萬安則越興旺。萬安的成長應該與徽商的發展同步。是以後來有“大大萬安街,小小休甯城”一說。“萬安”開始突破,跨過琅源河向西大踏步前進。爲何不向東?一是東有古城山阻攔,二是縣城在西,向政治中心靠攏是趨向。商業與交通是緊密相連的,貨物離不開運輸,而古代水運一定比陸運要便利。“萬安”水運得天獨厚的條件就是有開闊的橫江與它相伴。

萬安不斷向西延伸的結果,水埠碼頭越來越多,現今留下的古碼頭還有十二個。街面越來越長,越來越靠近縣城,若從漲山鋪算起可稱十裏長街,成了遠近聞名的街市。但萬安西擴,其中心自然西移,起始的琅源河東那一部分便不再那麽風光了,相對于河西的新街,明初便被鄙視地以“舊市”稱之。久而久之,它竟被“萬安”扔在了一邊,仿佛它與“萬安”根本就沒有關系。萬安是萬安,舊市是舊市。倘若是人,那就是數典忘祖了!兒子大了不認娘。

“萬安”不把舊市當萬安,但它依然是條較爲繁華的街。于是《道光縣志》提及休甯在鄉九街,不得不面對現實,把萬安街與舊市街並列于中。看來寫志書的人也還是要作點妥協的。再翻看一下與道光年早三百多年明弘治的《休甯縣志》,“鎮市”一節,只列出四條街:五城街、萬安街、屯溪街、臨溪街。沒有舊市街。兩相比較,兩部志書列出的萬安街應該有實質的區別。《弘治縣治》中的萬安街,就是舊市街。

舊市,最早叫“舊墅”,258年設縣治以後就叫“海陽”,1121後,它叫“萬安鎮”,明初它被叫做“舊市”。這種推定實乃一孔之見,難爲定論。我想縣人多有識之士,或別有見識、另有高見,鄙人願聞其詳。村名是文化、是曆史,出于對後人負責,要研究、要弄清。現在國家鼓勵各地編寫村史、設村史館,其意義就在于此。

上一篇:万安古镇 红色的记忆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