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靜坐古道聽泉聲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高莉莉  日期:2020年05月25日  閱讀:

靜坐古道聽泉聲

窗外,初夏的陽光竟似明鏡般晃亮,山邊的樹林裏隱約傳來蟲鳴鳥叫,聲聲陣陣,不絕于耳。

季節輪回,那些來自心靈深處的記憶,總能在心底漾起漣漪。此刻,那年靜坐右龍山間古道靜聽泉鳴的那份悠閑和清涼,讓人憶起便覺舒爽。

第一次去右龍,是10年前的一個冬天,記得是元宵節吧,隨從黃山市藝術攝影學會的一幫攝影朋友去拍“右龍元宵舞板凳龍”盛事。從屯溪驅車去那兒,路途不近,那天下午趕到,傍晚,一撥“長槍短炮”聚焦完當地村民的元宵祭祀活動及夜幕下的舞板凳龍後,便連夜返回屯溪,可謂來去怱怱。其後,由于身爲編輯的緣故,“右龍”二字常入眼簾。這個位于皖贛交界處的休甯小山村似乎有點不俗。

兩年前的春末,幾位文友相邀,我有機會再入右龍腹地,且因了有留宿村中一晚的計劃,得以把這個深山小村細細端詳一番。春光中,我們先駐足公路邊觀景台,俯瞰了坐落在群山環抱的山坳間的右龍村全景,繼而往前駛了一程,近距離讓右龍大瀑布滋潤了一番,再折回村中,看民居、賞古樹、品香茗,至午夜,一行人都還沈浸在這個小山村留給我們的回味中……

次日晨,天剛蒙蒙亮,山村的甯靜就被有晨練習慣的同行者打破了,于是,大家三兩相約,相繼出門,過小橋,穿村落,沿徽饒古道江西方向走去。

古道由村中向西邊山脈延伸開去。古道兩旁,茶園片片,野蔥叢叢,滿目青翠。山間水氣氤氲了腳下的石板路,令我一步一回首。走著走著,我有點累了,落在了一行人的最後面,于是,索性便轉過身,順勢坐在平整的石階上歇腳。嘩……嘩……泉水聲隱約傳來,我聽到了輕輕的水的呼吸!循著水聲而行,原來,古道的不遠處有一條山澗,被繁茂的植被掩映著,只聞其聲,不見其形。群山環繞,清風拂面,此刻山間是這樣寂靜,除了三兩個埋頭采茶的茶農的身影,天地間仿佛只剩下我了。

起身,張望,古道逶迤向上,同行者的身影隱隱約約消失不見了。走起,又停。也許是因爲體力不支,也許是眼前的寂靜束縛了我的雙腳,我決定,幹脆坐在古道石板上等他們返回,一個人好好地聆聽這右龍山間古道旁的山泉水流聲。

沿右龍山間古道而流淌的泉流聲與外面的流水聲是不同的,她捉迷藏似的忽隱忽現;而她不同地段的泉流聲又各自不同。轟轟……嘩嘩……路邊有點坡度的山澗傳來的泉流聲比先前的竟大了不少,也更清晰響亮些,很像是前面那段嘩嘩泉流聲的哥哥,聽上去有點粗犷又有點溫暖,想必另有一份幽深氣質吧。我惬意地又往上挪了幾個石階,雙手抱膝,靜靜地望著東邊來時路盡頭那影影綽綽的村莊出神。是啊,深山幽澗,少有人至,可是山澗清泉照樣年複一年地流淌。而我路途遙遙來此專心聆聽,似乎在兌現一份千年的等待。

難忘右龍山間古道的山泉水流聲,她是那麽迷人。沒有錄下,但印在了腦海中,刻在了心裏。那是一種只有到達這片淨土且心境與之相吻的人才能聽得見的聲音。

那個春天,我聽到了大自然專門彈給我聽的音樂,在右龍。

朋友,有機會去右龍古道走走吧,走累了,坐在石階上,閉上你的眼睛,讓山澗溪流帶你回家。

上一篇:雲岩湖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