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母親,想你!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縣財政局/俞翠英  日期:2020年05月25日  閱讀:

家鄉景色優美,讓人流連忘返;我個人對家鄉的情愫更多來自于對父母親人的眷戀,濃濃的親情鄉情讓我們一家人無數次的往返其間。

回家的路很長,風塵和思念一路飛揚飄落。習慣了回到家進門時母親的微笑相迎,泡茶相候;如今家中物什擺設如故,但沒有母親身影的家裏總是空落落的。走進家鄉的每個角落,滿眼都是回憶,園裏辛勤勞作的母親揮汗如雨,廚房裏准備一日三餐的母親步履不停,家中清除塵埃的母親細致入微,燈下還在打理家務的母親忙碌祥和 ......母親操勞的身影遍及家鄉每寸土地,各種勞作生活情景不斷浮現,讓我難以釋懷。

有孩子的母親有牽挂。自從把母親手機電話簿頭像設置成個人照片識別後,隔三差五母親就會來電,噓寒問暖,叨叨家常,平日裏的彼此勞煩就在母女歡歌笑語中風輕雲淡了,習慣了這心連心的親情相慰。我一度認爲這溫情的時光會延續到以後的以後。因爲讀書工作成家一直在外,與母親朝夕相處的日子不多。生活中的許多疑惑和感悟也多來自于母親的教誨。如今手機永遠停機,再也聽不到電話那頭母親的牽挂了。

作家林清玄在《飛入芒花》中有段話,“她是那樣傳統,有著強大的韌力與耐力,才能從艱苦的農村生活過來,絲毫不懷憂怨恨。她們那一代的生活目標非常的單純,只是顧著丈夫、照護兒女,幾乎從沒有想過自己的存在。在我的記憶中,母親的憂病都是因我們而起,她的快樂也是因我們而起。”我平凡的母親爲人也是如此。病後的她堅強得讓人淚目,即使得知自己不久于人世時,她說她不怕疼,只是如今社會如此太平,生活如此美好,她想多活些日子看看這世界。這也是她在最後的時光裏留給我們最有力量的一句話了。

母親走後,思慮不能因爲我的個人低落情緒影響到各自的正常生活工作熱情,我有意選擇淡忘。但其實在每日工作生活的罅隙間我腦海裏隨時閃現母親的歡樂,憂傷,徘徊,希望...... 在家鄉聽到看到母親同輩人一起聊天我會想起,因爲母親曾經是她們一員;在街頭看到形似母親的別人的母親忍不住多看幾眼,就想要是母親還在有多好;甚至接觸到家中許多打理得整整齊齊清清爽爽的生活用具都會讓我情感泛濫,我並不是我原想的那麽理性。這麽多些日子不想去記錄母親生前的任何點滴,多數是因爲情感上一時接受不了現實,不想揭開如煙往事,不想自揭自痛,不想若幹年後想淡忘的記憶又被這些心靈的哀恸觸動,永遠結不了疤。有幾次坐在電腦前准備說點什麽,可想著想著就心碎一地,心神不定,夜不成寐,只好作罷。

時間是最好的療傷藥,有人說有些痛痛著痛著就不痛了,或缺的人生免不了天人永隔,我怕是一時間難以走出這失親思親之痛了。今日敲下與母親的私語,也是因爲家中聚餐,唯母親缺席傷感而落下。

母親,想你!

 

上一篇:【古休甯轶事61】捉摸不透的“舊市”
下一篇:雲岩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