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古休甯轶事61】捉摸不透的“舊市”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鍾海軍  日期:2020年05月25日  閱讀:

舊市,只聽這兩個字,一般人都會不明所以。顧名思義,應該是相對于“新城”而言。若是如此“新城”所指何處?沒人能回答。其實,舊市,只是休甯萬安鎮一個自然村的村名,何以會有這樣一個古怪的名字,讓人捉摸不透。

橫江傍著萬安鎮流至下街,遇到一條名叫琅源的小河,便把它抱到懷裏,拐了一個彎後徑自朝東而去。這條彙入橫江的琅源河,架有兩座石橋,一是觀音橋,一是武洪橋,橋東的村子就叫舊市。現在的舊市真的不舊,村裏的民居幾乎都是新的,貼著瓷磚、裝飾著不鏽鋼和鋁合金的三層小樓比比皆是。然而,它的一些舊痕迹也未加掩飾地袒露在世人的眼前。有幾處古宅早已是人去屋空,內部架構已坍塌,四周高牆圍著一堆磚頭瓦礫,還有生生不息的雜草。這與比鄰的新居有點格格不入。不過,舊與新並存、過去與現代交融,也不失爲一道風景。有些破敗沒人處理,實在也有些無奈。主人雖早已遠離,當仍持有産權,他人豈可隨意處置,自然是聽之任之。

舊市現在只有四十幾戶人家,人口不足三百。但曆史上它可是個規模很大的村子。道光年間,休甯鄉村有九大街市,萬安街自不必說,沒人能想到的是舊市街也赫然名列其中。弘治《休甯縣志》說“舊市街,長二裏。”比休甯縣城最繁華的西街還長。舊市街有兩條,從觀音橋到武洪橋沿河稱橫街。過觀音橋直行叫直街,直街又分上街和下街,下街尾已接近漲山鋪。因街分上下,村子又有上舊市和下舊市之稱。街是村鎮的骨架,舊市曾有的規模可以想象。可惜的是下街和下舊市早已被夷爲平地,沒了蹤迹。

有意思的是,萬安街和舊市街幾乎是無縫對接。觀音橋是五裏萬安街的終點,卻又是舊市街的起點,若視作一條街,誇張一點稱之爲十裏長街,沒人會有異議。然而,從曆史發展的角度,究竟是先有的萬安街還是先有的舊市街?這個問題沒人能說清。

現在的舊市,地理位置顯得很偏僻,發達的交通把它冷落在一個角落裏,以至很少有外人涉足村裏,村子也逐漸的不爲外界所知。其實,過去的舊市地理位置非常優越。萬安下街在快到觀音橋的右手邊有條小巷,稱之爲屯溪巷。嵌在巷口民居的牆角有塊紅砂石,上面刻有“往屯溪轉彎。”五個大字。穿巷不遠,經桑園過武洪橋,前行不遠就到了古城岩的腳底,再往前便是潛阜、梅林。這是條休甯到屯溪的大路。而順著萬安街過觀音橋,經舊市直街前行經漲山鋪、長充鋪、冷水鋪可直通徽州府,現稱“休歙古道”。兩條要道經此,當年舊市絕對是“地處要沖”。

因地理位置的優越,舊市在明清還很繁華。屋宇鱗次栉比,高宅大院毗連一片。據老人說,光大廳數數都有十五個之多。街邊的進士第、大夫第、司馬第門樓上的匾額光彩照人,門前的石鼓和旗杆墩顯示出主人高貴的身份。村東盡頭有造型優雅的水口亭、亭側有村中望族趙氏的宗祠。觀音橋下首有座建于清同治年間的蘭宇尼庵。庵堂坐東朝西,前後兩進。外進爲閻羅殿,裏進供奉三尊大佛。舊時香火鼎盛,有尼十多個。

在明代,舊市多爲汪姓,是爲汪華的後裔。汪家先後有多人在外爲官,不斷有人舉家流寓外地,是以村中汪姓逐漸衰落。明末清初,趙氏成了舊市的望族。縣志辦曾編有《休甯曆史人物》一書,其中收入清一朝人物328人,舊市趙氏竟有8人入選。其中有四人曾任縣令一職。康熙年間,趙吉士授山西交城知縣、趙端授山西介休知縣、趙繼忭授陝西伏羌知縣。晚清光緒年,趙泳青授浙江雲和縣知事、後署榮昌縣知事、辛亥革命時權新都縣。同一個村子同一姓,竟然出了四個父母官實屬罕見。舊市曆史人物中尤已明末清初趙吉士、趙靖士、趙俊士三兄弟最爲突出。趙吉士以舉人入仕,被《清史稿》編人“循吏傳”,一身著述甚多;趙靖士是康熙三年武進士,官拜福州遊擊;趙俊士是康熙二十四年武進士,官拜薄州遊擊。趙家因兄弟之故,朝廷對他們的祖、父多有封賞。所享恩榮,舊市一村皆感榮耀。除爲官外,趙氏多有積學深厚者,一生著書講學。雍正年間舉人趙繼禾,曾被聘海陽書院山長,育才甚衆。乾隆年間舉人趙繼序,曾會講于紫陽、還古書院,並曾受邀任直隸鴛亭書院和江西白鹭洲書院講席。舊市趙氏可謂人才濟濟。

舊市留下的古迹多已不在,唯有那座三個橋洞的觀音橋還在。橋始建于何時已無考。但明天啓七年、清康熙三十年和道光年間三次重修,史書都有記載。第一次重修是趙吉士祖父出資,第二次則是趙吉士本人出資。趙吉士重修後,改觀音橋爲“海陽橋”,並镌橋額嵌于橋外沿。橋額乃青石所刻,至今也有三百余年。遺憾的是字迹今已模糊,“海陽”二字隱約可見,小字已無可辨別。休甯公元208年立縣時名爲“休陽”,五十年後改爲“海陽”。這個縣名使用年限極短,二十二年後,晉滅孫吳,“海陽”縣名被廢,改爲“海甯”。讓人不解的是趙吉士爲何要改橋名爲“海陽”?

舊市之舊,有太多的故事,很多已如天邊的雲朵,不知飄往何處。有趣的是,舊市的人對“舊”曾一度很嫌棄,根本不想把它找回來、弄清楚。他們索性改村名爲“新市”。觀音橋頭一居民的門牌就是“萬新村新市006號”,2012年出版的《休甯縣志》“休甯縣鄉鎮建置情況表”中,萬新行政村所轄“舊市村”也已改爲“新市村”,真是可悲!盡管現在又改了回來,但我們應該明白曆史是不能隨意更改的。

上一篇:詩意山村千古秀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