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詩意山村千古秀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汪紅興  日期:2020年05月20日  閱讀:

詩意山村千古秀

喜愛新安江源頭的山村,雲遊其中,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那天,去看一座幾乎廢棄的老村。村子躲在山旮旯深處的深處。四周的山,將村子圍成一個狹長的城堡,黑白世界,中間只有一條穿村石板路,年久失修,凹凸不平。幾乎成爲一線天。邊上是一條小水溝,窄窄的,隔一段,有方形水池,看來是村民浣洗的,波光粼粼,漣漪微泛。如今這個村,人迹罕至。

這裏人去屋空。原住民三年前大多已搬到數裏外的路口去了,那裏出行方便。這是金姓村落,有百十人口。村內那曆經滄桑的尋常老宅,白牆黑瓦,飛檐翹角,爬滿了各種彎彎繞繞的藤蔓,多像我的童年時代。相傳祖上闊過,村中辦有私塾,但已經蕩然無存,但高牆之上的,那一襲紫藤花,仿佛是一條紫色的瀑布,從天而降,在那古牆上隨意爬行著,織成了一道花牆,令人駐足。

就在那花牆的邊上,有一堵門洞的矮牆,高不過三米,門楣上方的長條青石上,赫然刻著四個字,字有些年頭,全爲隸體繁體書法字,端莊穩重,有好事者還用紅筆描了一下。我素來留意山村的碑刻與古老的文字,猜度著,揣摩著。其中二、四兩字,爲澗、園,一、三字不識。出村,心中始終放不下。

回家仔細比對,並向書法行家請教,得知原來是“槃澗邱園”。這一下豁然開朗,一陣驚喜。原來這“槃澗”二字,其實來自《詩經·考槃》一詩。詩中開頭兩句爲“考槃在澗,碩人之寬”。槃澗是指山林隱居之地。而“邱園”二字,則來自王維的《寄荊州張丞相》的詩,詩句雲:“方將與農圃,藝植老邱園”。在以後曆代詩人的作品中,常常有“邱園”之意象。邱園則爲“故園、鄉村家園”之意。

後問了熟知村中掌故的耄耋老漢,得知碑有數百年了,四字爲何人所書,何人所題,一直是謎,族譜未載。其實在我看來,何人所題不重要,重要的是,村裏流淌著《詩經》的詩意。

下山,在村子裏隨意走走。一條玉帶般的小溪,將村子輕輕地環繞,村口立有一道古老的堨壩,溪水嘩嘩,形成一道寬闊的水面,山光水色,猶如明鏡。溪畔有碑“漁樂國”三字,爲明代著名書畫家董其昌所書,爲溪色增輝。

山村枕山面水,林竹搖曳,風水寶地。二十幾幢山居,臨溪而立,畫出條美麗的弧線,粉牆黛瓦,倒映如畫。村民安閑,一臉恬淡,村子裏可看的東西,不多了,剩下的,尚有一個數平方米的雕花魚塘,也呈半廢棄狀態。

蓦然,一農家門楣上的一塊青石映入眼簾,陰刻的“淇菉”二字,字體爲行書,遒勁有力,行雲流水。這“淇菉”二字,也來自《詩經》中“瞻彼淇奧,菉竹猗猗。”淇水位于河南境內,爲中原腹地,《詩經》中有三處提及淇水,至于古詩中常有提及。“淇菉”二字就贊美了該村是個水曲彎環,翠竹茂盛之地。這“菉”通“綠”。

這些偏僻的小山村,在漫長的農耕時代,村民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大多在爲稻糧謀,更多的只有苟且,但卻未能忘卻詩意。濡染了四書五經,沐浴了唐詩宋詞的徽州,她的美,不光是小橋流水人家,巍峨的高樓古祠,有時就是在這散佚之間,一磚一瓦,一塊碑刻而已,讓人念念不忘。

新安江畔,散落著許多這樣流淌著《詩經》的山村,“三間茅屋書聲響,放下扁擔考一場”總讓我流連,這就是書鄉徽州的魅力。

一村的詩意,一江的風流。

上一篇:泥暖草生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