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泥暖草生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伍勁標  日期:2020年05月20日  閱讀:

驚蟄過後,大地轉暖了,蟲子出來了。

這個時候,最適合栽樹,隨便打個凼,找一根樹苗栽下去,都能成活。甚至還有許多的樹苗,不需要連根挖起,只要折一枝枝條,往泥土裏一插,過些日子,這枝條就發芽、長葉、開花、結果。

年少的的時候,跟著父母紮籬笆,籬笆樁用的是杉樹,一頭削尖了,釘入泥土裏。過上十天半個月,不可思議的事情出現了,那杉樹樁上,居然長出了嫩綠的杉樹苗來。見我滿臉驚訝,母親說了一句諺語:“驚蟄春分,插個棒槌都生根。”

母親說,驚蟄之後,地氣上升,很多植物接了地氣,都能成活的。于是,在母親的指導下,我在房前屋後的一些空地裏,扡插了許多我喜歡的苗木:木槿、月季、薔薇、杉樹、松樹——它們大部分都成活了,毫無章法地瘋狂生長。

那時候,自留地少,一小塊空地都是很金貴的。母親不舍得那稀罕的一點自留地被我亂七八糟扡插的植物占領了,總是狠狠心把我扡插的那些植物拔掉,母親要在這些空地裏種瓜、種豆。我知道,我扡插的那些東西是不會給日後的餐桌上帶來雜糧菜蔬的,只好順著母親的心願。

母親種菜種莊稼很注重底肥,過了驚蟄,母親就要帶著我去燒南瓜墩。事先找一小塊空地,用鋤頭挖一個圓形的坑,把土坷垃淘出來,擺在一邊。往泥坑裏墊一層幹茅草,點燃後,在火苗上陸續鋪上幹牛屎、幹豬屎、幹樹枝、碎木屑等,然後再在上面鋪一層幹茅草,最後將擺在邊上的泥土覆蓋在幹茅草上。土坑裏的火,被上面的泥土覆蓋了,火勢遇到了阻攔,明火沒有了,一縷一縷的青煙從南瓜墩的深處往外冒……

這樣的火,不會引發火災,不用看管,一個南瓜墩焐好之後,可以安心地再找一個合適的地方,燒另一個南瓜墩。南瓜墩裏的幹貨被土蒙著,一般要獨自燒上小半天才熄滅。三兩天後,來看看南瓜墩,原本褐黃色的土變成黃黑色,掏開泥土,還能感覺到絲絲暖意。

一些昆蟲喜歡把溫暖的南瓜墩當成自己的巢穴,掏開燒過之後的南瓜墩,可以看見小圓洞,輕輕挖開小圓洞,就會有屎殼郎和蝼蛄之類的昆蟲從裏面爬出來。它們正在暖和的溫柔鄉裏做著美夢,忽然被驚醒了,自然是不情不願的樣子了。蝼蛄是學名,在鄉下,人們都喜歡稱呼蝼蛄的土名:泥狗子。泥狗子總是在田埂上鑽洞,棲息。驚蟄之後,它們整夜整夜地在泥土裏叫喚,像小夜曲。它們的觸覺很靈敏,一旦知道哪裏有南瓜墩,就會鑽進去,取暖,找食物。當然,還做其他的事情——我有一次在南瓜墩裏挖出兩只蝼蛄,它們相依相偎在一起,一定是在做著一個美妙的夢。

不過呢,泥狗子喜歡做的事情,少年的我不喜歡,我那時喜歡的事情是種南瓜。種南瓜的說法是不確切的,所謂種南瓜,並非像點黃豆一樣,直接播種。要先找一塊地,把南瓜種子集中均勻地埋在泥土裏,待到南瓜秧長出兩片葉了,再移栽到南瓜墩裏。

那時候,我學會了一首歌《井岡山下種南瓜》:“挖個坑,下顆籽,舀瓢泉水催催芽。陽光照,雨露灑,長長的藤兒,爬上架,金色的花兒像喇叭,吹吹打打結南瓜。”歌詞優美,旋律活潑,充滿了農耕生活的情趣。

春日的陽光照在我的脊背上,我弓著腰,一邊哼著歌曲,一邊小心翼翼地把南瓜秧固定在南瓜墩上。我的眼裏,幼嫩的南瓜秧幻化成了翠綠的南瓜藤,金黃的南瓜花,赤紅的老南瓜。種瓜得瓜,種豆得豆,我知道,泥暖草生的時候,我播下希望的種子,到了金秋時節,就能收獲到豐盛的果實。

因爲南瓜墩裏,有充足的底肥,南瓜秧栽下去之後,就不用再施肥了。而且,南瓜墩經過了暗火長時間的焐、燒,南瓜秧栽下去後,很少有雜草生長。所以,做南瓜墩,是一勞永逸的事情。不論什麽樣的莊稼,依靠的就是充足的底肥。

又是一年泥暖草生的時節,下班後,我要去做幾個南瓜墩。

上一篇:【古休甯轶事60】萬歲山汪華稱王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