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寫在提前退休之際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項滿根  日期:2020年05月16日  閱讀:

2020年5月5日將是我告別老家的日子,上午的一場滂沱大雨讓人心有不舍。按照原定的行程,我和妻子、小外甥女從屯溪機場搭乘的航班于17點20分順利抵達重慶江北機場,19點到達女兒所在的小區。這次我和家人不遠千裏來到重慶這個大都市,意味著我退休生活的正式開啓。

因妻子身體、女兒遠在重慶等家庭原因,要照顧妻子和外甥女,我“首尾”無法兼顧,面對“魚和熊掌不可兼得”的現實,我在2019年4月的時候就萌生了提前退休的想法。今年2月26日正式提交提前退休書面申請,此後的3、4月間我老是向領導彙報,希望提前退休能早點獲得批准。4月下旬,當我看到同意提前退休批准文件,心裏的石頭總算落地,妻子得知後心理壓力也一下子減輕了好多。盡管我對工作、對同事、對榆村鄉有太多的眷戀和不舍,但我必須冷靜地做出符合實際的抉擇。

時間過得好快,在重慶一個星期了,這實實在在的現實卻有如夢幻,過去的仿佛就在昨天。

我是衆多不幸之幸者之一,1983年因1分之差大學沒有考取,此爲不幸;幸運的是正巧趕上並被從未謀面的原白際鄉鄉長程成定等領導推薦,參加全縣鄉鎮補貼制幹部公開招聘考試,順利通過筆試政審被錄用,走進了鄉鎮政府機關,成了一名鄉鎮幹部。在鄉鎮一幹就是38個年頭,毫無疑問,我的人生與農村基層工作撞了個滿懷,在此我幾乎投入了我所有的精力,奉獻了自己的青春;日常工作與同事結伴,和村兩委幹部協作。自此還和不少同事、村幹部不僅成了工作的好搭檔,還結下深厚的友誼。

從1983年11月26日第一天到璜尖鄉上班,先後在本縣璜尖(1994年2月二度上去)、鄭灣、榆村、汊口、東臨溪等鄉鎮工作,2009年8月第二次到榆村鄉工作,一直到現在的提前退休,曆任鄉文書、黨委秘書、鄉鎮副科級幹部等職,一路雖有坎坷,沒有升任理想的職位,但我也感到知足了,畢竟我是從白際老高山走出來僅有的幾個讀書人。

我深深體會到,鄉鎮就像一所學校、一支部隊、一座熔爐,在這裏我學到了黨的思想理論、政策法律等知識,提高了自己的文化水平,錘煉了我在基層摸爬滾打、維護社會和諧穩定的堅強毅力,鑄造了一幅心系百姓、熱心服務的韌性。我1987年7月1日在璜尖鄉入黨,從此通過不斷學習,不斷加強黨性修養,讓我成了一位政治上、思想上的明白人,更加懂得自己的工作責任和擔當。在鄉鎮機關的所學到的東西,後來對我女兒的健康成長起了潛移默化作用,受益匪淺。

是乡镇多年的干部,就必有这种切身的感受: “上面千条线,下面一根针”和“上管天,下管地,中间管空气”。且不说对外协调仅对乡域内而言,要肩负经济发展、民生保障、社会管理、辖区稳定等重要任务,一人应对多项工作,必须是个多面手,到了这里着重抓好贯彻落实,忌文来文去,这是其一。其二既要会算经济账,会做经济工作,也要善于做思想政治工作,以理服人,还要学会化解社会矛盾,维护社会和谐。其三要与村干部搞好团结,要有原则性地处好关系,不搞帮派并尊重他们的淳朴感情。其四,当下乡镇干部既是乡村的“保洁员”,是民生工程的“施工员”,又是矛盾纠纷的“调解员”,也是脱贫攻坚的“保育员”,还是疫情防控的“战斗员”,更是复工复产的“督导员”。

在我一路走來的各個鄉鎮,從剛剛踏入鄉鎮機關時的懵懵懂懂到機關文書工作逐步進入角色,從普通幹部到鄉鎮副科級幹部,得到了組織的培養、領導手把手的關懷,和同事

互幫互學、取長避短、團結奮進、共同發力,完成一項又一項硬任務。特別是其中我先後遇到了一批思想型、文化型、智慧型、務實與開拓結合型的鄉鎮領導和同事。正因爲有他們的提醒、幫助、關心和支持,讓我在政治思想、做人做事等多方面不斷取得進步與成熟,在人生修養方面不斷得到升華。

4月29日上午,休甯縣紀委常委、紀委副書記兼榆村鄉黨委書記李大慶主持召開座談會,鄉黨委政府領導班子成員、中層幹部等同志悉數參加,大家對本人務實的工作給予高度肯定,對我即將退休離開遠赴重慶依依惜別溢于言表;座談會後,大家與我合影留念。對我來說,提前退休實屬平凡和無奈,但縣領導和鄉黨委政府這麽高度重視,同事這麽關心關愛,此番情誼讓我永遠珍藏。我的乒乓球“鐵杆球友”葉天壽主任在4月底特地撰寫並在黃山日報客戶端發表了《榆村“乒迷”衆生相》,其間流淌出濃濃的深情厚誼,直抵我心靈深處;4月下旬以來,所有球友、同事以打球、聚會談心等多種方式爲我餞行,讓我非常觸動、感懷和銘記。

雖然在2020年5月1日退休,剛剛離開這個大家庭,5月5日抵達重慶後稍作安頓,我不忍再拖延,把想說的話寫出來,我雖無法繼續和同事們一起共事,見證榆村鄉的發展,但是會以曾經在此戰鬥過爲榮,以是一名鄉鎮基層公務員——榆村人而自豪。到重慶也有幾天了,除了圍繞家裏的小事打轉轉,生活還是比較單調的,這幾天相繼到乒乓球俱樂部和體育用品超市,因爲一切陌生,我只得駐足觀看人家在起勁地打著乒乓球,無法啓齒,更沒有借口加入……此時此刻,我想:眼前要是同事、昔日的球友就好了。

最後,讓我由衷地感謝組織和領導多年的教育培養、關心愛護和同事們的大力支持。現在我把唐代詩人盧照鄰創作的一首小詩《送二兄入蜀》送給大家,尤其是乒乓球友,以作留念:

關山客子路,花柳帝王城。

此中一分手,相顧憐無聲。

在離別的日子裏我祝願一起奮鬥的同事們心想事成,祝願我們的榆村鄉越來越好。

(项满根 写于 2020年5月12日)


上一篇:農家書屋“再開張”
下一篇:承載數百年滄桑的夾溪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