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致左右
來源:休甯農商銀行  作者:鄭遠瑾  日期:2020年05月13日  閱讀:

親愛的左右:

十五歲的你們好。這封信來自遙遠的2020年,來自過去,送給未來的你們。望著你們一日日的成長,我經常在想,當你們開始懂事,去感受、去參與今日之中國,作爲母親,我將告訴你們什麽樣的故事呢?媽媽總是有一股腦的熱忱,想俯仰天地,縱觀曆史長河,滔滔不絕,信馬由缰。從屈原的《天問》說到天眼;從1840到1949,述說屈辱百年;又想采撷詩歌的吉光片羽,從“重章複沓”的詩歌起源說到眼前的煙雨入江南。思緒萬千,卻也紛繁雜亂。今天提筆寫信給你們,我卻想從身邊事情說起,從每一個渺小的我們說起。

2020年是“五四”運動101周年。百年風雨倏忽而過,我想告訴左右的是民族複興之路中每一個“我們”的彷徨和堅持、迷茫和信仰。

2020年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讓原本一年中最熱鬧喧囂的中國按下了暫停鍵。來自全國的醫療隊伍秩序井然地開拔至武漢,每一個隊伍,每一個人後面是一個個普通的中國家庭,也許家庭裏面有像你們這樣年幼的孩子;基層的公務人員,一遍遍的進行地毯式排查,封村、封路,多少人冒著嚴寒駐守在村口、社區,多少平凡的工作人員倒在抗擊疫情的第一線。城市按下了暫停鍵,生活卻沒有,因爲有人爲我們奔波,快遞、外賣還在繼續,物業工作人員在電梯間、樓道裏面一遍遍的消毒。媽媽的同事們,他們克服了疫情帶來的交通不便、生活的困難,堅守在一線,只爲了保障最最基層的金融服務。他們的面孔平凡而又普通,普通到年輕的你們曾經想過要擺脫這種平凡,而恰恰是這種平凡給我們帶來我們能觸摸、感受到的溫暖氣息,讓我們在疫情的迷途中仍然堅信春天必將到來。

今年的“五四”前夕,即將35歲的我參加了單位組織的“凝聚青春力量,傳承五四精神”戶外拓展活動。活動中印象最深的是畢業牆,如果不是親身實踐,我永遠想不到,人可以不借助工具攀爬4米高的平面牆。叔叔們用自己的身體搭成了基石,踩著他們的肩和背,媽媽和80多名同事翻過了那面“畢業牆”。當翻過這面牆的時候,媽媽在想男性和女性的差別。女性有著不同于男性的生理特征,但絕不是被特殊照顧、被優待的性別優勢群體,更不可以被歧視、不被尊重。媽媽所在的工作環境,就給予了女性最大的保障和尊重。我們有著與男性不同的性別特征,但是勇敢、責任、自信、堅強這些超越兩性的美好品質,應該是每一個人努力的方向。畢業牆下面,有我們每一個女性伸出的雙手,我們也是每個人最堅實的依靠,是這個團隊不可或缺的力量。

中國婦女解放運動先驅秋瑾曾經寫下“身不得,男兒列,心卻比,男兒烈”,這是那個時代女性的呐喊和高歌。2020年的我,擁有了這個時代女性理想的工作和生活環境,我相信當你們十五歲時,那時的中國,那時的女性會比我們更加勇敢,更加自信,更勇于發出自己的聲音。

十五歲的左右,青春的你們有著蓬勃的朝氣,少年自有少年狂,敢將日月再丈量,媽媽期待你們有乳虎嘯谷,百獸震惶的氣勢!也希望你們做魯迅先生筆下的中國青年,都擺脫冷氣,只是向上走,不必聽自暴自棄者流的話。能做事的做事,能發聲的發聲。有一分熱,發一分光,就令螢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裏發一點光,不必等候炬火。此後如竟沒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那時候,媽媽也是跟在你們身後的追光者。

(注:“左右”是作者的雙胞胎女兒)

上一篇:【古休甯轶事59】古城山上古書院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