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古休甯轶事59】古城山上古書院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鍾海軍  日期:2020年05月13日  閱讀:

 萬曆初期,因書院批評時政,當朝首輔張居正力毀各地書院,全國書院都受到很大沖擊。到萬曆後期,書院重新得到重視和修複。各地開始利用書院舉辦規模盛大的講會,影響很大。徽州理學講會也開始興盛,每年春秋由各縣輪流主辦。當時徽州各縣書院雖有不少,但較有規模和影響的只有績溪的桂枝書院和歙縣的紫陽書院,因之各縣普遍感到壓力很大。

休甯城西人邵庶,是萬曆十一年(1583年)進士,翰林院庶吉士。之後任兵科、工科給事中。七、八年後,他因病返歸故裏養病。此時休甯知縣是祝世祿,江西德興人,賜進士出身。他與返鄉的邵庶來往甚密,亦很相合。兩人談及理學講會每輪及休甯,因無一座官辦書院承辦,只好借用城南建初寺或者是汶溪許氏宗祠來應急,心中都很感慨,兩人萌生了在休甯創辦一所講堂的想法。

萬曆二十年(1592年)春的某一天,在休甯建初寺,一個重要的會議正在召開。與會者都是休甯一些有聲望的士紳,召集和主持這個會議的正是祝世祿和邵庶。會議的議題就是新建一所書院。沒想到這個動議一提出,就得到與會士紳的熱烈響應,爭相發言表示支持,並很快進入了實質性的討論,其中一個就是選址。大家先後提出三個方案。一是齊雲山,但有人提出,這是一個祈禱和求神之地,不太合適。二是城西鳳凰山,又有人以爲離城太近,市井喧囂,怕對書院有影響。最後一個方案是古城山,大家一致認可。以爲此處離城不遠不近,而且風光秀麗,山水相映,實爲士子讀書之好去處。地址選定,便是資金了。士紳踴躍認捐,同時提出許多好的籌資建議。

當年,書院便破土動工,祝世祿十分高興地請他的恩師許國前來參加奠基典禮。歙縣人許國乃當朝次輔、大學士,剛致仕回鄉。許國高興地接受了邀請。是日,他極其鄭重地披著百鶴衣,口誦祝辭:“基初辟而我適來,願如我衣一鶴出一聖賢,繩繩相承,以爲斯院光。”許國的到來及其祝辭讓奠基儀式更爲熱烈和隆重。

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书院竣工,被命名为“还古书院”。建成的书院粉墙黛瓦掩映于万绿之中。它位于古城山西麓,依山面水。嘉靖初年所建的古城塔矗立其身后的山之巅,建于万历十年(1582年)的古城桥横卧在东隅山脚的横江之上。书院与塔、桥构成了一幅绝美的风景。书院气势恢宏,主要建筑分前后三进,依山势逐步拔高。院门前坦开阔,大门之上高悬“还古书院”横匾。一对大石狮雄峙两旁。入大门为宽敞的方形天井,经两边庑廊升级为应门,入应门为“归仁堂”,乃书院正堂,上悬“斯文正脉”匾额。堂正中祀奉孔子之灵位,配享朱熹。正堂左右有书房数楹,为讲学之所在。归仁堂后有室五楹,是为“德邻祠”,正中祀奉宋元明三朝休宁先贤的灵位,左右则用以供奉 “会宗”的灵位,凡主持过休宁讲学大会者,是为“会宗”。后进是“干城祠”,乃是楼阁式建筑,楼上为“中台阁”。旁边还有“文昌阁”。书院之大,屋宇之多,有“庖湢有所,棲息有楼,十方人士至,解装税车,毋庸舍馆”之说,意即,以后讲会,即便来者众多,院中有厨房、浴所、楼房等,可谓设施齐全,一切条件皆备。书院建筑精美,徽州三雕随处可见。园中多匾额和楹联,文化气息甚是浓厚。有些楹联如:“世道今还古,人心欲归仁。”“山郭翠成围,吞吐日月;松风净于洗,拂拭图书。”“乐群会友,当从名教关头,讲求实际;继往开来,莫把斯文正脉,视属等闲。”“立德、立功、立言,事事流芳不朽;在上,在左、在右,人人仰止无疆。”无不意味隽永、让人深思。

還古書院建成後,休甯儒生有了講學之所。書院定期舉辦講會,主講者不乏學者名流。開始書院獨推王陽明,很快便成了王學講會的中心。從建院之日至崇祯不過二十余年間,還古書院就曾七次舉辦“新安講學大會”,每次會期長達七天,聽衆都在千人以上。“六邑學士暨鄰郡儒宿麋至。”到康熙時期,書院創辦已有百年,始與歙縣紫陽書院同爲朱派講學中心,每年春秋各舉辦一次講學大會。此種狀況一直延續到乾隆二十年(1755年),之後,開始衰落。其實書院建成才二十余年,便遭遇過一次劫難。明天啓年間,大宦官魏忠賢爲徹底鏟除東林黨人的影響曾下令變賣天下所有書院資産,還古書院被毀近三分之一。崇祯始到清順治、康雍嘉各朝幾度修繕,書院才逐步得以恢複舊貌。到鹹豐五年(1860年),有著266年曆史的還古書院,徹底毀于兵燹之中,至今片瓦無存。唯有一塊“斯文正脈”匾額,一直懸于百年老校休甯中學的校史館內。

2019年夏初,有人十分偶然地在萬安鎮舊市村發現了一塊《還古書院碑》。此碑高近2.4米,寬1.1米,爲青石材質。發現時它已斷爲兩截,爲垃圾碎石和雜草所掩蓋。經清洗幹淨,人們欣喜地發現,碑上文字清晰可辨。有老人記得此碑原立于古城岩還古書院和半亭之間,民國之後便不知去向。碑文有千余字,實爲一篇《還古書院記》,乃祝世祿所撰。碑文後刻有“萬曆葵卯十月既望”字樣,推算此碑當爲萬曆三十一年,即公元1603年所立。距書院建成已有九年。此時祝世祿已不在休甯知縣的任上,離開休甯後曾爲徽仕郎、南京吏科給事中。足見這位當年力主創建還古書院的縣太爺對書院感情之深。

書院作古,創建書院的縣太爺更已作古,但人們記住了“還古書院”,也應該記住“祝世祿”這個德興人的名字。

上一篇:思念母親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