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思念母親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汪建興  日期:2020年05月11日  閱讀:

母親走了,屈指一算,母親離開我們竟已十個年頭。然而,母親慈祥的音容笑貌,母親模範的言傳身教,仿佛一刻也沒有離開,原來的一件件小事,如今都化作永恒的思念。母親,已深深刻入我們心間。

“加把勁,轉個彎就到了!”

小时候,母亲用“忽悠”方式鼓励我们的故事太多了,其中“加把勁,轉個彎就到了!”的忽悠鼓励,使我获益终生。可以说,没有母亲“忽悠”式鼓励,就可能没有我的今天。

 “加把勁,轉個彎就到了!”这句话,是我4岁那年和母亲第一次走路去舅舅家拜年的路上,母亲对我重复了不知多少遍的“忽悠话”。因为那时汪村到我舅舅的村子下琅溪不通公路,要走七弯八拐羊肠小道,翻一座琅岭,上七里下八里才能到舅舅家。上岭的羊肠小道不仅七弯八拐,而且还有些陡。自己小时候走路虽然挺有劲,但一路向上走路爬坡太累,转过一个山脚又转过一个山脚,却总是看不见“琅岭”头,不禁问母亲“怎么还没到岭头啊?!”而这时,慈祥的母亲总是用手指着前方山头,笑着说:“加把勁,轉個彎就到了!”这句 “忽悠”式鼓励的话,母亲一路上不知重复了多少次,一次次给我带来希望,一次次鼓起了我的劲头,终于和母亲一起走到了舅舅家。随着年龄增长,对母亲“加把勁,轉個彎就到了!”的理解愈加深刻,成为促进自己学习、工作的动力。

“別流淚,只要堅強就有出路!”

一九七四年元月,我初中畢業,那時,我剛剛十五歲。雖然自己表現不錯成績良好,但由于特殊“曆史”原因,我卻不能繼續讀高中,失學了!看著別的孩子興高采烈上學,淚水情不自禁打濕了衣襟。每當夜幕降臨,自己將頭悶在被子裏,足足哭了一個星期。

母親心疼呀。她勸我:“孩子,別流淚,因爲流淚沒有用。只要堅強,只要你今後肯學肯吃苦,就有出路。”母親的話止住了我的眼淚。第二天,在初三班主任吳子如老師家中,他送了我全套高中教材,囑我在家勞動之余抽空自學,不懂就去問他。母親的開導,老師的幫助,重新揚起了我生活的風帆,家人也盡力爲我創造學習條件。之後,我邊勞動,邊“三更燈火五更雞”勤奮自學,不但自學完全部高中課程,還涉獵了部分大學內容。如今想來,正是當年的堅強發奮,爲自己後來考取老師、考錄公務員奠定了基礎,也爲自己在工作上不畏困難善于創新進取,提供了不竭動力。母親是一個沒有文化的農村婦女,在當時能說出這番話來,是多麽的不易。

“要熱心,伸伸手利人又利己!”

母親是一個特別勤勞的人,又特別能吃苦耐勞,在我們村有口皆碑。同時,母親又是一個特別善良、特別熱心的人。初中畢業回鄉後,我經常和母親一起參加當時生産隊的勞動,親眼看見的幾件小事,特別具體強烈感受到母親的善良和熱心。

我家当年所在的生产队(现在称村民小组),山多田少,山场分布广,因此到山上干农活时间多,路途远又不好走,如“石充”山场坐落在流口镇华头组对面的山上,“牛角湾”“查树坞”“双坑”等山场坐落在流口镇华坑组源头的山上,“西南培”山场与鹤城乡山场相邻。到这些山场去参加拨山整地、播种除草劳动,都要渡河过坑、爬陡坡走羊肠小道。每当遇到小坑水面宽,别人都“跳”过去走了时,母亲总是搬来石块,蹲下身子,在小坑中间搭好一个个“水埠”,试试稳当了才放心,方便后来人好走。上山劳动的小路上,经常会出现荆棘、茅草拦路,母亲从不低头弯腰“鉆”过,总是毫不犹豫,抽出柴刀砍掉荆棘、茅草,清下路畔方便行走,尽管有时自己的手被荆棘、茅草刺、割的鲜血淋漓。对这些举手之劳的小事、善事,“要熱心,伸伸手利人又利己!” 母亲一直言出必行,并于无声中助力了我正确人生观的形成。

思念母親

時光荏苒,日月如梭。慈祥的母親雖然走了十年,但母親卻一直活著,活在我們心中。

上一篇:【古休宁轶事58】忠节金声 世代铿锵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