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古休甯轶事57】交城知縣趙吉士
來源:本站原創  作者:鍾海軍  日期:2020年05月06日  閱讀:

交城縣地處山西省中西部,古屬太原府,現歸呂梁市管轄。1976年毛主席去世,華國鋒集中共中央主席、中央軍委主席、國務院總理于一身,他就是交城人。當時流傳的一首歌“交城的山交城的水,交城出了個華政委……”讓全國的人民都知道了交城。交城幾乎與韶山同輝。

時光回到三百五十多年前,康熙七年(1668年),一個中年男子風塵仆仆從兩千裏之外的黃山腳下來到交城,他叫趙吉士,是朝廷新授的交城知縣,他是來赴任的。

趙吉士字天羽,號恒夫,是休甯萬安舊市人。生于明崇祯元年(1628年),自幼讀書習字,勤奮努力,清順治八年(1651年),便中了舉。是年,他23歲。清初,舉人一般可出任知縣或教官之職,有“頭頂知縣,腳踏教官”一說。但舉人想當官實在太難,不像進士,考中即可授官。中了舉,只能說在吏部挂了號,要等吏部铨選,這一等便不知猴年馬月。趙吉士等了足足十七年才得到交城知縣這一職位,此時他年已不惑。這之前不少人都說他時運不濟,命相不好。可她母親不這樣認爲。她總提起早年的一件事。崇祯15年,趙吉士15歲,爲避戰亂,一家輾轉多地。有次借居一破屋,一個清晨,忽有一蜈蚣從梁上跌落到枕邊,趙吉士一驚,翻身就下了床。就在這時,屋梁忽然坍塌,一根橫梁竟砸在他剛睡過的枕頭上。全家驚魂未定,慶幸那只蜈蚣讓他躲過了這一劫。其母感慨:“兒亦何幸,遇難不死也!”都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趙母堅信時來必定運轉,這不,兒子剛值不惑,朝廷任命就來了。

 趙吉士也深感得官之不易,初次爲官,他的心情還是很激動的。他匆匆趕赴交城就職,可謂雄心勃勃,就想一展才華,在這黃土高原上做出一番事業。

赵吉士在交城任上整整干了五年。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在交城知县任内的表现和所取得的业绩,获得了上上下下的一致认可。交城卦山有座碑楼,是赵吉士离任后交城百姓所建,内竖一碑叫古罕碑。“碑记”是交城名士刘尔鼎所撰,全文记载的都是赵吉士在交城任内的功绩。赵吉士去世,交城人得悉,将他“祀交城名宦祠”,这是何等的荣耀,这是交城百姓对他最大的认可。赵吉士在交城所作所为,深得山西巡抚达尔布的赏识。达尔布是一方大员,为人公平正直,不搞小圈子,一般很少向朝廷举荐下级,但赵吉士是个特例。他专门上折 “特荐”赵吉士,希望朝廷能擢拔使用。《清史稿》把赵吉士列入“循吏传”,评价他“治交城五年,百废俱举”。循吏在正史中是指能奉公守法的州县级别的好官,或谓良吏、清官。赵吉士能青史留名,这是历史对他的认可。

短短五年,趙吉士便功成名就,蓋因他能處處以蒼生爲念、事事爲百姓所想。

他一到交城,就碰到一件十分棘手的事。县内有座交山,山势险峻,历来都是盗贼出没之地。当地山民起事,多啸聚于此,前几任知县都未能平息。赵吉士到任了解情况后,他觉得起事的山民多为生计所迫,上山为匪实属不得已而为之,应该给他们留条生路。他认为 “不先抚无以携其党,不终剿无以绝其根”。因此他主张先抚后剿、剿抚兼施。确定了政策,经分化瓦解,区别以待,为首者先后就擒,山民起事很快得到平息。

交城少雨,農田缺水,莊稼常有枯死。他極力提倡大挖塘池以蓄水、開挖水渠以灌溉。交城現今還在使用的龍門渠就是趙吉士任上修建的大型水利工程,當年龍門渠可灌田14萬頃;交城地處黃土高原,植被很少。爲保持水土,他勸導百姓要在山坡上多植樹,塘沿、渠旁、路邊多栽柳;爲發展農業,他想方設法減輕農民傜賦;爲促進教育和文化事業的發展,他除在城鄉大力興辦學校外,還親力親爲撰修了一部《交城縣志》。卦山是交城一處風景名勝,山上有座唐代建築天甯寺,寺內有《華嚴三會普光明殿功德碑》。此寺和此碑名聲很大,傳聞甚廣。每年五月初六天甯寺都要舉行廟會,百姓登山者衆多,熱鬧非凡。卦山多柏樹,有的古柏樹齡已有上千年。但常有人隨意砍伐和毀損。爲保護卦山柏樹和卦山秀麗的風景,他專門寫了一個布告《爲嚴禁樵牧事》張貼于各處。這種由父母官親手撰寫保護樹木布告的例子絕無僅有。

趙吉士居官清廉。由于交城是個窮縣,在修路、築城、葺署、興學、修志時常捉襟見肘,總是缺金少銀。爲此他多次捐出自己的薪俸,在他的帶頭下,僚屬和鄉紳亦效仿之。有史料稱,趙吉士在交城任上,合計捐銀達3000余兩,說他“家計半爲官賠”。

然而,趙吉士一生官運並不順達。交城任滿,曾升任戶部山西主事、後遷奉直大夫,幾年後授朝議大夫,是爲從四品,相當于今日地級市的市長的級別,此時他已56歲。這是他所獲得的最高官階。此後,他便官運不濟,開始走下坡路。兩年後調任戶部給事中,職級複爲正七品。不久因事被黜,調任國子監學正。屬基層官員編制,其職責只是“執掌學規,考校訓導”。職級爲正八品,比知縣還低。

趙吉士工詩文。在授朝議大夫前曾臨時抽調到會典館,參與鹽、漕二書的編撰。之後僑居宣武門外,他爲寓所取名“寄園”,在此著《寄園寄所寄》12卷,多有家鄉徽州佚聞。除此,他留存的著作還有《交山平寇錄》《萬青閣全集》8卷,《林臥遙集》3卷,及《續表忠記》等。除編撰《交城縣志外》他還撰有《徽州府志》18卷。這部志書始編于康熙三十六年,兩年後完成。這應當是趙吉士致仕後回歸休甯故裏後所爲。以上所著均列入《四庫總目》而傳于世。曆史對他的評價有三句話:才略卓凡的賢臣、博學正直的學者、長于吟詠的詩人。

知縣在古代是最低級的政府官員,人們輕蔑的稱之爲“七品芝麻官”。但他與百姓關系最爲緊密,百姓的衣食住行、生老病死和他都有關系,所以古代州縣的地方官又被稱作父母官。趙吉士在交城知縣的任上並沒有什麽驚天動地之舉,但他能心系百姓,把百姓當子民,盡可能的做好關乎民生的每一件事,正所謂“爲官一任,造福一方”。中國有兩千多個縣,古往今來有多少知縣能像趙吉士一樣,不腐不貪且有所作爲,實在難說。趙吉士是休甯人,休甯人當爲他感到驕傲。

趙吉士卒于康熙四十五年(1706年)享年78歲。

上一篇:四月,我們走進古樓坦村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