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雙擁杯征文:嶽父的喜事
來源:縣作協  作者:汪紅興  日期:2020年04月22日  閱讀:

雙擁杯征文:嶽父的喜事

嶽父捧著榮譽證書的情景

暑假的一天,我和妻去探望家住小山村的嶽父嶽母。

到娘家了,妻笑眼盈盈。嶽母在,卻不見嶽父的影子。

“阿大呢?”妻問。

“在地裏鋤草呢!”嶽母答道。雖是年近八旬的老人,嶽父和許多鄉親一樣,勞動慣了,閑不住。

知了聲聲,在離家不遠的地裏,果然見到了嶽父,戴著頂破草帽,脖子上挂著毛巾,正舞動著鋤頭,汗如雨下,但氣色很好,身體硬朗。見到了我們,喜笑顔開。

回家的路上,邊走邊聊,嶽父突然面帶自豪地對我們說道:“我要告訴你們一件喜事!回家拿樣東西給你們看!”

什麽喜事?我們都沒聽嶽母說起。升官了?發財了?這些都輪不上他了,還能有什麽喜事呢?我心裏世俗地琢磨道。

到家了,嶽父一放下鋤頭,就匆匆地鑽進房去了。不一會,只見嶽父拿出一個用報紙包住的小包裹,外面還用繩紮住。他小心翼翼地打開,露出了一個紅彤彤的榮譽證書封面,打開內芯,裏面是張榮譽證書。

“你看,這是今年七一,鄉黨委獎勵給我的優秀共産黨員證書。”嶽父高興地指給我們看。

原來,這就是嶽父所說的喜事。我們知道,對于他這個有著57年黨齡的黨員,獲此殊榮,他是喜上眉梢的。我和妻趕忙叫嶽父捧著證書,用手機拍個照片留念。

謝了頂的嶽父就站在自家門口,捧著鮮紅的榮譽證書,落日的余晖灑在他的臉上,開心地笑了,密密的皺紋一圈圈漾開了。那神態就像個天真的孩子,有些腼腆,有點害羞,但眼光是澄澈透明,陽光溫潤。那笑容,是那麽地燦爛舒心,發自肺腑,毫無做作。

因爲我們都對嶽父知根知底,他雖是個普通黨員,但無論歲月怎樣更叠,他始終對黨懷有深情,充滿敬畏,樸素信仰。

嶽父的深情,來自他幾十個春秋的成長閱曆。他出生于抗戰期間,世代農民,家裏一貧如洗,祖父和父親給人打長工,食不果腹。父親去世早,是孱弱的母親,一手把他拉扯大,吃盡了苦頭。解放後,政府分田分地給他家種,依靠自己的勤勞,終于能吃飽飯了,還讀了兩年書。他從內心裏感激黨,願意聽黨話。

18歲那年,聽從黨的號召應征入伍,在浙江舟山海島上服兵役,在部隊裏,他刻苦訓練,聽從指揮,樂于助人,多次被連隊評爲“五好戰士”。1960年,在部隊首長的推薦下,他舉起了右手,莊嚴地宣誓,加入了黨組織。部隊的熔爐鍛煉了他,從那一刻起,他就覺得是黨員就要帶頭,就要吃苦,就要爲黨添彩,不能做對不起黨的事。

四年後退伍回鄉,成家立業,組織上分配他擔任鄉武裝部長,他把這個工作幹得風生水起,深受領導和群衆好評。每月薪水有33元,但家裏的重活輕活都落在嶽母身上,他于心不忍,適逢上級要求精簡幹部隊伍,于是,幹了兩年的他解甲歸田,專心“刨地球”。

頭兩年,還在大隊裏兼任副書記,後來,隨著一男五女的出生,還有老奶奶和未娶親的哥哥一起生活,一家十口像大山般沈重的擔子,一起壓在夫妻二人身上,苦不堪言。他只能更加起早貪黑,耕田砍樹,勉強維持一家人溫飽。兩個大女兒沒錢讀書,提早就讓她們在隊裏掙工分。同時還想盡辦法,四處借錢,硬是將大舅子和妻子培養成大學生,當上人民教師,這在村裏是頭一家。即便生活有多麽苦難,可他從不願向組織申請過一分錢困難補助。他總是對家人說,國家也困難,我們要爲國分憂。

妻記得,還在讀初中時,有次班主任說,家庭困難學生可以申請困難補助,年少的她,看見有比她富裕的學生都寫申請了,她也就領了張表准備填,表要拿回村裏簽字蓋章,不曾想給嶽父知道了,他把妻子一頓臭罵。說不要跌股,不要給政府添麻煩。申請表最後作廢了。

他一心向善,平時村民有什麽難事,他總是及時伸手,在村裏起表率作用。路上,看見老人挑的擔子重了,他就主動接過來;村裏有夫妻因小事吵架,鬧得不可開交,他就上門做工作,勸和雙方。前些年,村裏有人濫砍亂伐,他就及時報告鄉裏,請有關部門迅速制止,自己參與幫助護林。村裏有什麽公益活動,他總是踴躍參加,投工投勞,甚至捐錢捐物。

記得2003年暑假,妻子帶兒子回娘家。村裏自來水水路不通,嶽父主動去通水路。當時讀三年級的兒子,將他外公寫進日記,裏面有這樣一句話“外公是我的驕傲”,嶽父高興得像喝了蜜似的。

一輩子,除了當兵四年,他就固守在小山村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種田種地,養豬養牛,活得簡單,活得純粹。平日裏,最喜歡看新聞聯播,了解國家大事;不抽煙、不喝酒、不賭博,倡導勤儉持家。對家人要求嚴格,前幾年,有兒孫後輩打麻將,每到春節家人相聚,他都要把打麻將的兒孫們數落一番。他總是說,要多做好事,勤勤懇懇做事,明明白白做人。

這次他被評爲優秀黨員,不是他自薦的,而是因爲今年清明節期間,村裏有一個啞巴女人上墳祭祖,不顧政府禁火指令,私自亂燒紙錢,不想引燃了墳邊的幹茅草,噼裏啪啦,頓時燒了起來,濃煙四起。這時在對面山幹活的嶽父發現了,趕忙大聲呼喊:“起火了,起火了!”,驚動了附近村民,嶽父也從對面山跑來救火,並叫人打手機報告村裏鄉裏。村民拿著鋤頭、柴刀、水桶一起趕來,嶽父不顧年邁也加入其中,渾身是汗。不久,鄉村大部隊趕來,好在發現及時,火勢迅速得到控制,過火的面積不大,一場山林大火避免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正因爲如此,七一前,村裏評選優秀黨員上報時,熟知村長動情地說道,一個年近八十歲的老黨員,發現火情及時報告,並參與救火,這樣人還不能成爲優秀黨員嗎?于是,在座的掌聲雷動,一致通過。

是的,善良、黨性,早已浸入了嶽父的骨髓,融入了他的生命。這些點滴的平凡小事,沒有誰叫他做,但他會自然而然地去做。因爲他覺得自己是個黨員,做這些都是應該的。入黨,就是要始終不渝,跟黨走,爭做好人,多做好事,不求回報,爲黨添彩。這是他樸素的信仰。

風風雨雨八十載,歲月蒼老了嶽父的容顔,但不變的是情懷。心中有黨,眼中有愛。

因此,對于黨給予他的榮譽,他是雙手接過,感激不已。八年前,他也被評過優秀黨員,還將那獎狀貼在老房子的堂前。拆房子時,他當時不在家,二女兒掲下,後來不知放在何處,他還將女兒數落了一頓。這次,他要珍藏好,他要給兒孫們看,爺爺也是個好黨員。

紅塵滾滾,或許在有些人的眼中,這份榮譽微不足道,可在一個老人的心中,還是神聖的,還是喜事一樁,波瀾萬丈,因爲他就像棵鄉間小草,雖然卑微,但未受汙染,不忘初心,生命長青!

在鄉間,還有多少這樣可愛的老人!


上一篇:煙火中的黃山
下一篇:雙擁杯征文:從汪村走出的大校——記汪村籍退休軍官汪益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