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雙擁杯征文:老兵阿年
來源:縣作協  作者:李國寶  日期:2020年04月14日  閱讀:

“阿宝啊,今日又来家,看看你爹妈呀。”我回到齐云山镇老家,只要路上遇见他,他总是这样热情地与我搭腔,他叫阿年,步入古稀之年的老者。步履蹒跚,打照面时,发现他已两鬓花白,但精神仍十分饱满。一眼看上去与村子的同龄人并无两样,可年轻时的他,早早地就获得“全镇万元户”、 “企业家”的称谓,当年可是方圆百里响当当的人物。

我記憶中的阿年,是從我八九歲記事的時候開始的,當時正值改革開放初期,百業待興。那時的他,剛剛從部隊退役回來,組織上安排在他村裏領辦毛筆加工廠,當時我父親是廠內一名臨時工,從父親那裏聽說他的一些事。其中有村民給阿年起外號的一段細節。記得父親這樣說:阿年喜歡在車間走動,遇上不過關的産品,硬是叫人從頭再來,細心程度超過一般人的想象,于是當時廠裏的職工給他起了個“螺絲釘”的外號,寓意他身上有一股“釘釘子”的幹事勁頭。

當時村辦毛筆廠的牆面上,記得有一幅醒目的宣傳標語:“廣闊天地,大有作爲”,至今記憶猶新。我想,那時的阿年正是大有作爲的年齡,闖勁沖天。父親送我一只新制的毛筆,我愛不釋手,還經常向外村同學炫耀一番。制作筆杆的材料來自于土名叫“苦竹”的竹子,家鄉小山坡上非常盛産,再加上制作工藝上乘,所以産品一度暢銷。毛筆廠的創辦成功,爲他後來的創業致富打下了基礎。

一九八二年,隨著國家農村土地聯産承包責任制的全面推行,村辦企業也相繼停産。血氣方剛的阿年,創辦企業的腳步沒有停歇,相繼創辦了塑料袋加工、煤餅加工、塑料顆粒加工等個體作坊,充分展示了他幹實事創實業的才能。他也因此早早贏得“萬元戶”“企業家”等稱號。“一家富不算富,全村富,才算富”,身爲一名共産黨員又是村幹部的他,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在他的影響和帶動下,許多村民也效仿創業,中途一旦遇到資金或其他困難,他總是樂意相助。茶葉加工廠、建築施工隊、勞務承包隊等實體相繼湧現。同時,村內農業特色産業也遍地開花,菊花、玫瑰花、紅芋等種植也逐漸推廣開來。

人生不可能都是坦途。阿年的创业之路,也曾跌到低谷。从最初的领办集体企业,到自己创办企业,经历几起几落,尤其打击最大的,是在企业经营走下坡路时,又不幸患得痛风,走路一瘸一拐。但腿疾并没有击垮他,短暂的恢复之后,让儿子继续经营小超市,自己骑着电动三轮车,一声连一声的叫卖,靠贩卖蔬菜来补贴家用,就这样与家人一块度过了困难的两年光景。那时有人当面劝他:“小本经营的买卖,你大厂长干这一行,不太适合,不跌面子吗?”他总是莞尔一笑地应到:“人生起落很正常, 关键是不能放弃努力。”他身上自强不息的意志力,可见一斑。

創業路上“摸著石頭過河”的阿年,深知科學知識對個人出息和家庭出路非常重要。他不僅非常重視自家孩子的成長,還喜歡“憂人之憂”,管起“閑事”來。“阿松,你家阿寶考上了大學,讀書是大事,你家又做屋,不要將錢用完了,要留點錢,保證娃讀書。”路過我家時,特地腳步停下來,一本正經地對我父親加以提醒。我父親急忙應聲:“我會的”。當時我們村裏是好長時間未出大學生了,改革開放之後,我是第三位考取的大學生,而且是委托培養的大學生,學費在當時是一筆不小的開支。雖有所預料,但我後期讀書費用仍然一度緊張,還是在阿年主動出借的情況下,才勉強順利完成學業的。阿年比我父親小幾歲,仍執意“管閑事”,可見他內心的善良。

阿年身上樂于助人的品格,是與生俱來的。在我懂事起到外出工作這十幾年,就清晰地記得許多。村裏有人提出要調換他家的一塊自留地,開辟整片高産茶園,他二話沒說就答應了。有人要做新房,提出要利用他家的舊宅,臨時過渡,他爽口就答應。他方家祖上遺留的一座老宅地,一直留著未使用,後來,村裏有戶人家,兒子好幾個,卻多年找不到宅基地,他帶頭與家裏人商議,通過轉讓的方式,幫助他家解決了宅基問題,一村人都誇獎他是村裏的“老好人”。

阿年非常注重家風家教傳承。家裏兄弟姐妹多,他又是家裏的長子,理應扛起更多的家庭責任。幾十年下來,一大家子,兄弟之間,妯娌之間,沒有紅過臉,這與他這位帶頭大哥的人格魅力是分不開的。九十歲的老母親,仍健在,正幸福地享受著晚年生活。說起家裏的長子阿年,總是樂呵呵的。他自己的小家庭,育有一兒一女,兒子幾經轉行,如今在縣城經營一家頗具規模的汽車美容店,女兒是一位出色的長線客車司機。一雙兒女,都各自組建了幸福的小家庭。

如今,阿年已步入古稀之年,已子孫繞膝。但他並也沒有一味地閑著,繼續管著村子的“閑事”、“家事”,義務爲村民當一名糾紛調解員。村子裏鄰裏吵架、突發事件的現場,總能見到他的身影。記得有一次爲了調處兩家的宅基地糾紛,連續工作一日一夜,才最終化解兩家的多年積怨。近期,我與他聊起過往的人生時,他回答多的一句話:“做人要吃得起苦,幸福是靠奮鬥出來的。”

老伴年輕他幾歲,每次外出勞作回家,桌上每每擺上老公燒好的熱騰騰飯菜。村裏有人只要在她老伴面前提到阿年,她嘴角立刻露出微笑。路上看到阿年吃力行走的背影,我想說:腿疾給他帶來了痛苦,親情卻給他帶來了溫暖。同時,阿年給予村民的大愛,自然也贏得了鄉親們的口碑。他是不幸的,同時又是幸福的。

老兵阿年,家住村口,到村口總能看見他的身影。村口池塘邊,生長著一株老樹,百年以上樹齡,依然遒勁,長年守護著村莊。一位老兵、一棵老樹,變化的是容顔,一天一天的老去,不變的是對村莊的守護和期盼,守護村莊的平安,期盼村民們的美好未來。

上一篇:双拥杯征文:王国强——整治“牛皮癣” 我责无旁贷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