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雙擁杯征文:特殊身份的旅客
來源:縣作協  作者:胡小衛  日期:2020年04月13日  閱讀:

沒有人知道,李文秀在登上去A城的火車時,她的心情有多麽糟糕。

可是,車上的其他人,卻並不知道她的心情。有些人,甚至還是挺活躍的。比如說,對面座位的這對老年夫妻。

這對老年夫妻,看上去不是一般的人。至少,是知識分子吧,因爲兩人都戴著金絲眼鏡,衣著整潔,說話輕言細語。臉上,還帶著微微的笑容。

老大爺在吃鹵蛋之前,還很有風度地向她詢問:“小姐,我吃鹵蛋,不介意吧?如果介意,我就不吃了。”

“不介意,不介意。”李文秀慌忙擺手。她的心中,有了一絲暖意,心情也好受些了。

而那老大媽,則禮貌地拿出話梅:“小姐,吃點梅子吧。從上車到現在,快四個小時了,我看你還沒吃一點東西。”

“我不餓。”李文秀微笑著婉拒,“謝謝你。”

“哦,那不好意思了,我餓了,要吃東西,不然,會餓壞的。”

李文秀點點頭,以示同意。

這對老夫妻,就吃起東西來。

兩人好象真是餓壞了,狼吞虎咽。可是,吃著吃著,兩人的眼角卻多了些亮晶晶的東西。李文秀分不清那是眼淚,還是別的什麽東西。

“小姐,你去A城,是去探親還是旅遊?”

“探親。”

“哦,我猜也是。這A 城,還是很偏僻的。若不是探親,誰會去這偏僻的地方。”

“也是。”

“但我聽說,這城市雖然偏僻,卻山美水美,那兒的人也很善良,出過許多人才。”

“我也聽說了。”

“你們呢,也去探親?”

“對的,我們去看我們的兒媳婦。兒子與兒媳婦,兩人是大學同學,畢業後,都相約來到扶貧,雖然艱苦,但兩人還做出了一些成績呢。”

“不簡單,佩服。”

“唉,兒子放棄大城市的好工作不要,偏偏來這小城。要我說,都是兒媳婦撺掇的。”

“老頭子,別說兒媳婦的壞話。”

“沒有,我只是實話實說。”

李文秀算是明白了,這對老夫妻,是因爲兒子被兒媳婦“拐跑”的緣故,才來這小城探親的。在內心中,他們並不認同兒子的選擇,可也無可奈何。不然,他們會千裏迢迢來看望兒子兒媳?

火車在一個小車站停下了。許多小商販湧了上來,使勁地推銷産品……

而李文秀呢,則摘下了厚厚的眼睛,用細布抹了抹上面的淚水。因爲她一直在暗暗流淚,只不過爲了不讓別人發現,她才戴上深色眼鏡。

對面的老婦人,看了看她,突然發出驚呼:“你,真像我的兒媳!”

“這……”李文秀有些尴尬。

可是,那老婦人的丈夫,也發出了同樣的驚呼:“也是,真像,真像。”

“啊。”

“姑娘,你別生氣,我們的兒媳仁秀,樣子真的像你啊,簡直就像是雙胞胎喲。”

“巧合吧。”李文秀說。

“謝謝,我們一直想著抱孫子。可是,他們一直沒時間啊。”婦人歎口氣,而她的丈夫,則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

終點站到了。

站台上,一個年輕英俊的小夥子來接兩人,兩人抱住自己的兒子,激動萬分。

李文秀輕輕地,從旁邊走過,那小夥子卻突然抓住了她的手:“仁秀,仁秀,是你嗎?”

老婦人趕緊拉開他:“你認錯人了,她不是兒媳,她只是像仁秀。”

小夥子啜泣起來:“要是仁秀還活著,那該多好啊。”

這一說,三人都哭了起來,還訴說著同一個故事。從他們斷續的訴說中,李文秀才知道,原來,小夥子的愛人,那位扶貧的女大學生,在上周的一次山洪爆發中,爲了救老鄉,被洪水沖走了,人們在幾裏外的河灘上發現了她的遺體……

“請問,你叫李長江嗎?”李文秀對那小夥子說。

“是啊,我就是。”那小夥子有點驚訝地看著她。

“你好,姐夫,我是仁秀的表妹,是剛從部隊退役回來的,我是來看表姐最後一面的。”李文秀自我介紹。

“對不起,你姐仁秀的葬禮,已經在上周舉行了。這次,我的父母是來安慰我的,還要我離開這兒,可是,我決定不再離開這兒,我要繼承仁秀的遺志,在老鄉們沒脫貧之前,我決不離開。”

李文秀的臉上顯出堅毅的神色:“表姐夫,我要加入你。”

“可是,聽說你是大學生士官,入伍前是名牌大學的學生啊,到這兒是大材小用啊。”

“姐夫,我想清楚了,我是軍人,是軍人,就要爲祖國服務。我在部隊當的就是軍醫,我想留在這兒當村醫!”

“姑娘,你再想清楚啊。”

“我己跟父母說了,他們都支持我。我要向表姐學習,做一個對老百姓有用的人。”

“歡迎你!”

李長江深受感動,握住了李文秀的手……

沒有人知道,李文秀口袋裏的返程機票己撕碎了,是在火車上時撕碎的。

她是臨時決定的,但她不後悔自己的決定。

她覺得,這是自己人生中第一個感到自豪的決定。

上一篇:雙擁杯征文:爺爺?父親?孫子——革命烈士胡美達祖孫三代的故事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