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雙擁杯征文:爺爺?父親?孫子——革命烈士胡美達祖孫三代的故事
來源:縣作協  作者:盛紅兵  日期:2020年04月13日  閱讀:

在休甯縣汪村鎮,至今流傳著一個“紅三代”的故事。爺爺、父親、孫子,用身體力行,演繹著對黨、對祖國、對人民的無限忠誠與熱愛。

先從爺爺胡美達說起吧——

胡美達,又名胡炳生,1908年出生于休甯縣三十二都裏廣山(現屬汪村鎮楊源村廣源組)。1935年陽春四月,劉毓標率皖南紅軍獨立團到休甯西鄉開辟遊擊根據地。紅軍,給苦難深重的山區人民帶來了希望,就像一顆革命的火種,迅速在鄣公山北的流口地區燃燒蔓延起來。6月底,石屋坑、高舍、裏莊、查山等地先後建立了中共黨支部。年方27歲的胡美達,仿佛黑夜裏見到了光明,義無反顧地參加了紅軍組織的農民團。因爲他知書達理有文化,又寫得一手好毛筆字,不久,便擔任了青年團長,兼任秘書長工作。從此,他跟著紅軍獨立團的領導,奔波于高舍、裏莊、查山、石屋坑之間,宣傳方志敏兩條半槍鬧革命的故事,宣傳打土豪分田地的動人情景,號召大家支持紅軍、參加紅軍。同時,暗中組織農民團爲紅軍籌糧籌款,醫治傷病員等大量工作。

1936年深秋的一天,胡美達在去裏莊村開展青年工作途中,被叛徒出賣,不幸被捕。面對敵人的威逼利誘、嚴刑拷打,他只字不說,視死如歸。不久,年僅28歲的胡美達,和紅軍聯絡員黃進爵、紅軍供給員胡官英、青年團汪春榮(19歲)等八位革命同志,在國民黨制造的“休西慘案”中,被槍殺在汪村上橋河灘,光榮犧牲。

父親胡汝成,胡美達之子,出生于1930年,已是耄耊老人,是如今楊源村裏男性中的老壽星。當年父親犧牲時,胡汝成才7歲,少不更事、無援無助的他,嚇得躲在母親懷裏,淚水沾濕了衣襟。1942年,紅軍遊擊隊大部隊折回贛東北後,休(甯)婺(源)祁(門)浮(梁)遊擊隊三十余人,仍奉命堅持活動在石屋坑、高舍、裏莊一帶。國民黨爲了割斷遊擊隊和人民群衆的聯系,強制實行“移民並村”,企圖清剿遊擊隊員。才12歲的胡汝成,想起犧牲的父親,決定子承父業,毅然參加了紅色兒童團,肩負起爲遊擊隊送信和夜裏站崗放哨的光榮任務。

風霜雨雪,叢山峻嶺,小小的胡汝成和小同伴黃興達,提著竹籃小鋤頭,化妝成上山挖野菜的模樣,給山上遊擊隊送去一份份信件。有一次,他倆受命,晚上送一封雞毛信到查山,不幸途中遭遇一只覓食的狗熊,兩人以爲遇上了敵人,嚇得連滾帶爬,一口氣跑到查山,將信件交給了遊擊隊分隊長,小分隊接信後立即離開查山,向大連轉移。胡汝成倆不敢原路返回,又怕進村遇見壞人,只得在村口茅草棚裏挨了一夜。

多少個紅日西墜,玉兔東升,他和小同伴們手持木棍,腰挎木刀,爲在村裏開會的地下黨組織站崗放哨……

胡汝成說,我現在雖然老了,但過上了從來沒有的好日子,縣民政部門每月還發給我生活補貼,全憑共産黨領導的好哇。我的父親和先輩們,苦沒白吃,血沒白流。

孫子胡進文,胡汝成之子。44歲的他,板寸頭,國字臉,身材硬朗,略顯發福,一看就知道是個精明能幹的年輕人,現供職于休甯縣公安局交通管理大隊。父輩英雄兒好漢,胡進文也是個有故事的人。從小就追夢綠軍裝的他,20歲那年終于如願以嘗,光榮應征,踏入軍營,成爲一名解放軍戰士。追求上進、踏實肯幹,很快便被提拔爲班長、代理排長,並光榮入黨。在部隊五年,他年年被評爲優秀士兵,連續五年受嘉獎;個人榮立三等功一次;他所帶的班、排各榮立集體三等功一次。退伍後擔任交通警察輔警工作十幾年來,發揚部隊優良傳統,不忘初心,勇于擔當,多次被評爲黃山市公安交通管理大隊和休甯縣公安局“優秀輔警”。

胡進文說,革命先烈在共産黨英明領導下,用青春和生命打下了江山。我們要牢記習總書記教導:建成社會主義現代化強國,一棒接著一棒跑下去,爲下一代人跑出一個好成績。

 雙擁杯征文:爺爺?父親?孫子——革命烈士胡美達祖孫三代的故事

烈士後代胡進文近照

雙擁杯征文:爺爺?父親?孫子——革命烈士胡美達祖孫三代的故事

烈士後代胡汝成近照

雙擁杯征文:爺爺?父親?孫子——革命烈士胡美達祖孫三代的故事

烈士後代胡汝成與老伴合影

上一篇:一組80年代剪紙的回憶
下一篇:雙擁杯征文:特殊身份的旅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