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溯源左右石門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程亮/文 红兵/图  日期:2020年04月12日  阅读:

溯源左右石門

石門寨牆

千年古村樟源裏坐落于休甯西部鶴城鄉樟田村,離新安江發源地六股尖不到二十裏地。樟源裏古名鄣源,公元1071年(宋熙甯辛亥年)始祖方遊自祁門赤橋遷此建村,村莊文化底蘊深厚,曆史遺存頗多,“鄣源八景”之一“鄣源好水口”家喻戶曉。而下面要講述的是另外一景——“左右石門”,據村中老人說,先人最初是居住在右石門一處叫石門坦的地方,節假日邀上好友,帶上女兒,在村人向導下做了一次溯源探訪。

听村人说,去年在村庄水口边劳动时发现了一块石刻残碑,碑高46厘米,宽75厘米,虽一角缺失,经仔细辨认,是“双涧流泉"四个大字,字体苍劲有力,左下角依稀可见“石门公遊”,结合资料记载这应是始迁祖宋侍郎方遊的真迹了!结合位置很可能是水口石門寨牆附近古桥的桥名碑。樟源里村有两条溪流穿村而过,溪流方向也是不多见的,是自东向西流向,两条溪流在方氏宗祠旁汇聚,并有了“双龙戏珠”鄣源八景之一。溪流潺潺,流出不远,从一高一低两块青石夹着只有1米见宽下流出,水口之紧难得一见。左右石門也就从“双龙戏珠”处走起。

溯源左右石門

右石門

溯源左右石門

左石門

“左石門”村里人大多知道,方氏宗祠旁有条小溪,溪边铺着1米来宽的石板路,行走30余米得见一石板桥,桥不宽,板车能过,桥长2米余。桥这头左边紧靠山塝,山上老林密布,往左望,一道石墙呈现眼前,石墙面非常平整,丝毫没有人工开凿痕迹,浑然天成,石墙上布满青苔,藤蔓拂拂。村人方庆如指着石墙说:“这就是石门,由于往里位置在左边,所以叫左石門。”“爸爸,我知道了,你看,这里这么狭窄,石墙就好像一道门。”读四年级的女儿扯着我衣袖道。“嗯,确实像一道门,峰回路转必须经过这里。”我应和着。这条溪源又叫小坑,里面住着三五户人家,石门边住着方文光户,瞧见我们几个,笑脸相迎,询问我们一行又搞个什么节目,因为同行的还有一位小有名气的盛红兵特约记者。盛记者是樟源里的常客,非常敬业,对樟源里这个传统村落的文化宣传贡献着实不小。

看完左石門,看到方庆如老人腿脚不便,劝他止步,可他坚持一同前往,我们一行四人继续前行。沿着小溪边羊肠小道一路走走停停,沿途道旁不时遇见采茶人,寒喧之际不忘行进脚步。约摸过了1里地,又看见一座石壁横亘在我们眼前,“咦,这边石壁还垒砌了这么一截石磅呢,到底干啥用的?”我指着石塝问村人。“具体也不知道呀,看这样子这里以前可能是个小亭子,方便休憩。你看,我们马上就要往山上爬了,先在这歇息下……”原来如此,我们一行寻个石头垫着小坐片刻,继续前行。

我們拾級而上穿過一片竹林,沿著茶道走過兩三片茶山,腳底板被碎石子嗑得生疼,女兒有點泄氣了,不停地問我還有多遠。“快到了,勝利就在眼前,堅持一下!”我鼓勵女兒道。其實我也不知道還有多遠,不過我們已經行進了3裏多地,越往裏腳下的路更不好走了,路兩邊的灌木棘刺不時地牽扯著你的衣袖,擬或是拽著褲腿。幸好,我准備了一把柴刀,勇敢地當起了開路先鋒。

路越来越荒芜,我不停地挥舞着柴刀,陪同的村人方庆如说前方就是“右石門”了,我们顺着他指的方向向上望,一方巨石耸立在我们面前,石壁两米来高,宽3米多,如同一道门挡住了人们的去路。方庆如说,石门背后上方就是石门坦了,听老辈人说,我们的祖先迁来开始就是住这里的。

我们有点迫不及待一睹老祖宗的发源地,绕过石门向上爬,前面是一片开阔地,地方不是太大,最多也是两三百个平方,如今地上长出了许多杉木,俨然成了一片树林。我们几个四处探望,总想找到一点祖先曾经居住过的痕迹,但未能如愿,不过同行的盛记者发现了一截石塝,人为是肯定的,也许是先人搭棚居家所用。九百多年过去了,的确痕迹罕见。不过有意思的是这块平坦之地同样被两股小溪包容着,汇聚于右石門处一路逶迤而下。

溯源左右石門

水口

望著這片曾經是祖先的居住地,耳旁溪流淙淙,也許是有人的說話聲,幾只小鳥也飛來站立枝頭湊著熱鬧。我思緒萬千,先人真的不易,不畏艱辛,獨辟蹊徑尋找繁衍生息之地,更何況還尋到了這麽一處"石門勝概"(碑名,現地處村莊水口古寨牆處,勝概意思是美麗的地方)。據資料記載,始遷祖方遊起初就居住在石門坦,安家落戶,後來人丁興旺,小小地方容不下那麽多人居住,慢慢就開辟到現在村莊位置了。令後人敬佩的是,始遷祖遊公後來考學中了進士(元豐辛酉1081,馮京榜),官至資政殿侍講學士兼中書侍郎,一脈之下據已考證出過十六位進士,其中3位點翰林,子孫後代遍布各地,人才輩出。

歎爲觀止,我們一行下山打道回府。

上一篇:明齊雲山司道會方瓊真系鄣源人氏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