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閑話休甯曆史上五位陳姓名宦
來源:縣作協  作者:陳平民  日期:2020年03月13日  閱讀:

史志文獻稱仁政愛民、治績不凡的地方官爲“名宦”或“賢宰”。表明當地人民和曆史永遠不會忘記他們。昔時州縣的“名宦祠”,就是爲祭祀這些賢牧守而建的。康熙《休甯縣志》“名宦”篇,記載南梁至明代千余年間休甯縣名宦五十名,其中五位颍川陳氏,其官品官德與治績,卓爾不群。“政聲人去後,民意閑談時”,人們至今都記得他們。

陳之茂:宋無錫人,振興文教,造就子弟

陳之茂,字卓卿,一作阜卿。宋孝宗乾道二年(1166)離世,生年不詳。南宋紹興二年(1132),他赴京城臨安參加禮部試。不久,任休甯縣尉。縣尉職級在知縣、縣丞、主薄之下,僅高于雜役。在任,他協助知縣、縣丞“分管”文教,對振興當地文教事業甚有貢獻。康熙《休甯縣志》“名宦”篇載:休甯諸生“爭從講學,相率出錢建邑校,以其贏余買書千卷。日至學,爲諸生講誦,造就子弟多顯名,爲達官,邑由此益多學者”。

休甯尊師重教,早年蔚然成風,出過那麽多“狀元”,那麽多進士,自有曆史背景。陳之茂任休甯縣尉振興文教之前,就有多任休甯縣官勤抓教育,北宋大觀三年(1109)的知縣丹陽人葛勝仲是典型;陳之茂離任休甯後的南宋紹熙年間(1190—1194),浙江衢州人鄒補之任縣尉,也醉心發展文教。此二者均在名宦之列。

葛勝仲,字魯卿,大觀初年以禮部員外郎議禮時忤權貴,被谪任休甯知縣。宋人羅願《新安志》“賢宰”篇記載:葛勝仲任休甯知縣期間,“勤恤民隱,獎進士類,識金公安節于童幼,使與諸子偕學,卒顯當世”。勝仲後爲大司成,谥號文康。

鄒補之在任,“嘗新學校及諸神祠,修葺塘堨,爲政清簡,民懷之”。

羅願在記載陳之茂的治績時,以十分肯定的口氣寫道:“邑由此益多學者,自二公發之。”陳之茂在任,還曾“勸民甃縣市,內外數裏,城而不擾”。

休甯籍進士名臣金安節、汪澈、程大昌,著名學者陳尚忠、陳尚文兄弟、吳俯、吳儆兄弟、黃何、汪雄圖、汪莘、許文蔚、程珌等等,都出在宋代。很值得研究。

從宋紹興二十一年(1151)到鹹淳元年(1265)的百余年間,僅休西藤溪(陳村)一地,就出進士10名,其中陳族9名(另一名爲畢祈鳳),這9名進士是:兄弟進士陳尚忠與陳尚文,進士陳孚先,父子進士陳嘉善與陳倬,父子進士陳篆與陳明,叔侄進士陳唯與陳慶勉。“十年樹木,百年樹人”。人才靠培養,學風靠熏陶。陳村在宋時之所以人才輩出,考察名宦陳之茂以及他之先的葛勝仲、鄒補之等人的治績,可以得到一定的啓示。

陳尚忠、陳尚文兄弟,爲藤溪陳氏始遷祖禧公11世,休甯早期學者。他們曾同遊汴京太學,同于紹興二十一年(1151)舉特科進士。尚忠,字正夫,任榮州文學,族中稱“榮州公”或“正夫公”;尚文,字質夫,號漫翁,任袁州宜春縣主薄,族中稱“宜春公”或“質夫公”。尚文以杜鵑詩知名,人號“陳杜鵑”,以文章冠當時。他曾首開《藤溪陳氏宗譜》修撰之風。“著本宗譜以傳後世”。他撰修的譜名《昂公支圖譜》。陳之茂在任期間,受宗親陳尚文之請,爲陳氏圖譜作序。

陳之茂是颍川陳氏族中甚有骨氣的學者。他來休甯爲官與爲官休甯之後,都有坎坷的人生經曆與令人感歎的傳奇故事。

奸相秦桧,世人皆知。他害死嶽飛,遭萬世唾罵,但卻得到宋高宗的信任,他手中有軍政大權,很多人對他敢怒不敢言。但正直、大膽之人,敢于公開反抗他的人,畢竟也有,陳之茂就是一個。陳之茂博學無涯,頭腦清醒,很有主見,對有權勢者決不阿附。紹興二年(1132),他從無錫到臨安參加進士考試。按要求,每個考生都要寫一篇“時務策”,把自己對國家政治形勢的看法說出來。陳之茂一貫反對議和、主張抗金。之茂應考時,寫了一篇策問,舉古代諸多例子,引用名人言論說明不抗金,只知割地賠款、屈膝投降,必然會給國家帶來深重災難。他不點名地咒罵秦桧一夥是民族罪人。這就得罪了奸相秦桧,秦桧決定借故將陳之茂除名。當年的進士考試,高宗诏令考官,直言者可置高等。結果,寄寓錢塘從楊時授學的開封人張九成因直言,被擢爲頭名進士即狀元。張九成聽說要將陳之茂黜名,認爲這是國家的災難,爲了錄取陳之茂,他叩頭殿階,稱自己學問不如陳之茂,陳之茂能言人所不能言所不敢言,該獎勵他才是,怎麽能將他黜名?高宗皇帝很爲難,從內心上講,他偏向秦桧,同意秦桧的意見,但張九成畢竟言之有理呀!高宗終于想出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決定賞賜陳之茂“同進士出身”。

所謂“同進士出身”,就是沒有考中進士但又有進士資格。陳之茂憑著這莫名其妙的資格,來休甯做縣尉。縣尉,在縣裏充其量也只是第四把手。

陳之茂博學多才,官品一流,剛果識大體,以經學爲諸儒倡,在士林甚有影響。

他一步步升上去,一朝又被調回京城。後來,也當上了主考官。一年秋天,臨安府又舉行進士考試,主考官是陳之茂。

考試的頭一天,陳之茂正忙著考前工作檢查,忽然接到丞相府的請帖。陳之茂一看請帖,不由一愣,心想秦桧這時候找我幹什麽呢?丞相是上級,又不能不去見。陳之茂剛進相府大門,就有許多男女仆人恭恭敬敬地列隊迎接。來到客廳,秦桧滿臉堆笑招呼。陳之茂心裏更納悶了。坐下以後,他忍不住問:“相爺,您找我來有何吩咐?”秦桧裝腔作勢地說:“請你來沒有別的事,就是問問這次報考的人數有多少,考前工作准備得怎麽樣。”陳之茂說:“報考的人很多,唯願天下英才盡入彀中。考前工作也都准備好了,請丞相放心。”秦桧說:“好,好啊!你的工作做得很好,考試完了,我要在皇上面前保你升官。不過,有件事要請你格外幫忙。我有個孫子名叫秦埙,這次也參加考試。他的文章寫得很好,可以說是天下英才,我看頭名進士准是他了。”陳之茂聽後,氣憤地站起來,很嚴肅地說:“我權責有限,只知道按照考試規章辦事,府上公子文章寫得好,我自會給他好名次。要是再說別的,我就管不得了。”說罷,一甩袍袖,頭也不回地離開了。考試結束,陳之茂仔細批閱卷子,發現有一個叫陸遊的考生,文章寫得流暢精彩,比秦埙的文章好得多。他毫不猶豫地把陸遊取爲第一名。發榜當天,秦桧聽說第一名不是自己的孫子,氣得直吹胡子,連飯都不吃,直嚷著要整死陳之茂。有人把這個消息告訴陳之茂,陳之茂說:“不管是誰,公事就該公辦。整死我算得了什麽!”讵料,沒等到整死陳之茂,秦桧自己就死了。

陳之茂還做過秘書省著作郎、監察禦史,任過吳興知縣、平江知縣。孝宗當朝時任過建康知府、隆興知府。乾道二年(1166)再知建康,不久便致仕、離世。

陳之茂能詩善畫。這裏錄其古風二首:

其一雲:“零露滋百草,灼灼黃花披。眷此忘憂物,一杯誰共持。人生豈無好,所樂在所知。開門望三益,邂逅得所思。鳴弦詠綢缪,歲暮以爲期。倏駕不可留,良會複何時。不愁道路隔,但恐人事違。”

其二雲:“烏鵲巢空壇,鸾鳳伏荊杞。懷抱發永歎,感深念君子。斯人在空谷,弗禦纨與绮。松柏培不榮,芝蘭種不起。浩浩歲月移,日暮雪霜底。物理固非常,循環有終始。但保千金軀,清尊傾綠蟻。”

陳發:元江西人,來回單騎,勤政愛民

陳發,江西人。元成宗元貞元年(1295)爲休甯縣尹。來任之時,單騎到任,在任勤政愛民。

不惜重資倡建重大水利設施,是陳發任內一大貢獻。位于橫江(按應稱汶江)支流夾源水下遊海陽鎮觀音閣境內的東關堨,古稱“東堨”,始建于元朝,倡建並親自督修之人就是陳發。舊時,這裏屬休邑安樂鄉二都。康熙《休甯縣志》記載,該堨建成後,可灌田三千七百畝。該志卷二“塘堰”條“東堨”目下轉引金繼震記載雲:“自元縣尹陳公發始議墾耕,鑿渠通道堤,其始堤雜土石,易成易壞,議者乃累石砥二水之沖,爲永久計。雖財力煩費,終石屹立,民得一意,于南畝而無他虞矣。”道光《休甯縣志》亦載:“陳發,江西人,爲休甯縣尹,單騎入邑,勤政愛民,于二都監築東幹堨渠,遠近均利,約數千傾。”後人爲紀念陳發,將“東堨”名爲“陳公堨”。民國間,東關堨重修過。新中國誕生後又多次重修。

陳發在任時,還曾在休甯和睦鄉十九都勸導開堨渠,灌田數千頃,遠近受益。

陳發擅于管理,官休甯時曾受檄董事“永豐倉”。元時,中樞機構及各路均置“萬戶府”,爲軍隊編制,上萬戶府管軍七千以上,中萬戶管軍五千以上,下萬戶府管軍三千以上。置官萬戶,統領屬下千戶。當時萬戶府曾檄人董理官府重要儲備倉“永豐倉”。之所以檄人管理,是設在陝西的“永豐倉”長期舞弊,軍卒、掌鬥小吏等侵盜不一,倉庫官吏于民戶交糧後又不及時發予憑證,以圖挾取財物。陳發受檄董理“永豐倉”期間,命人左右持梃而立,有偷米者槌之,決不寬恕;監量斛面必須平允,不許分毫增羨,貪取民戶糧食,交完米,立給憑證,自晨至暮,監督不倦。冬日天氣寒冷,因勤力辛苦,終感微疾。萬戶府官員憐其勞累,讓他休息,回休甯治縣,陳發說:“某還邑,其惠只及百裏耳,在此服勤,其惠可及千裏。獨不足以贊邵政乎?”在場的萬戶官員,無不動容。

陳發官休甯秩滿,又獨自挑包回鄉。邑民不忘其功德,立碑臨溪汪王祠。

陳寓:明甯德人,奉公廉明,不畏強暴

陳寓(1446—1508),字時安,號觏齋,福建甯德六都西岐(今福建甯德蕉城區漳灣鎮西岐村)人。曾祖父陳伯繁,祖父陳畊。父親陳和曾任直隸無爲州(今安徽無爲縣)學正。

明朝成化五年(1469),二十四歲的陳寓考中進士,來任休甯知縣。在任,“爲令廉明,不可幹以私,任六載,境內大治”,積年案件多得清理。有達官欲謀取平民田産,陳寓不畏強權,堅決制止。達官以重金打通關節,企圖籠絡,被陳寓拒絕。達官因此銜恨在心,揚言報複,寓不爲所動,終于保住平民的田産。離任休甯時,百姓遮道挽留。

陳寓爲官,與林俊、蔡清、林廷玉、章懋皆以直聲聞天下。成化十七年(1481),陳寓升南京刑部廣西司員外郎,以用刑明慎而深得吏部尚書王恕賞識。成化十九年(1483),升刑部廣東司郎中,兼掌南京司法。南京多豪門貴族,強橫狡猾而不守法紀者大有人在。陳寓不徇私情,秉公論處,使作奸犯科者懾伏。不久,朝廷诏求直言,陳寓乃將南京刑部庫藏、門禁、關隘、抽分、行市、守備、國學、府衛中諸多弊政具呈上奏,其中多有涉及朝廷權貴,爲他人所不敢言。

成化二十年(1484),蘆州發生鎮守太監強搶民財的事件,朝廷得知後,移交南京刑部,刑部委派陳寓詣蘆州勘查。陳寓不僅依法將財物返還原告,而且進一步摸清了鎮守太監的其他不法行爲。誰知這位太監在朝中勢力很大,仗勢反誣陳寓自命清流,違法亂綱。朝廷遣派都察院官員審問,屈曲始大白天下。秩滿,以母老乞歸。

弘治元年(1488),王恕推薦陳寓複出,擢授廣西按察副使。弘治十二年(1499),累升山西按察使。赴任後按贓吏,獎廉官,未及五個月,積年弊政搜剔無遺。正德三年(1508),病逝于任上。百姓聞其喪,相繼哭于道,後祀本邑鄉賢祠、忠義孝悌祠。陳寓著有《觏齋集》四卷,今無存。

陳履:明東莞人,不徇權貴,敬禮髦士

陳履,原名天澤,字德基,號定庵。祖父陳志敬,明代鄉賢。父親陳廷對,明時海寇犯鄉,組織鄉人抗禦有功。陳履自幼受賢良薰陶,遂承祖訓,未及弱冠,文章學行譽滿東莞,爲縣令孫學古賞識。明隆慶五年(1571年)舉進士,授浦圻縣令。到任後,目睹民衆賦稅繁重,流離失業,觸目驚心。他親下鄉間,體察民情,實行免勞役,寬賦稅,獎勵耕織,數年後蒲圻民衆得以安甯。離任蒲圻時,百姓到衙署挽留,相沿不絕。後立祠記其功德。

明萬曆元年(1573),由蒲圻縣令調任休甯知縣。“任內,政尚寬平,維風正俗,名法所在,不徇權貴,敬禮髦士,譚藝不倦。好吟詠,善書。夏旱,步禱三十裏,是夜大雨。丁艱歸,圖書蕭然,士民祠之東郊。”

離任休甯後,又任崇德知縣,官至廣西按察副使,兵備蒼梧。致仕後,日以吟詠爲事。著有《懸榻齋稿》。

陳履擅詩,在《懷項滌川文學元滄》(其一)中,他提到休甯縣城即“海陽城”,詩曰:“當年同結绶,寄迹海陽城。相逢一傾蓋,歡好如生平。各無世俗態,同有古人情。笑我簿書苦,見君心目清。春色橋門裏,看看桃李榮。倏忽三年隔,回首怅風萍。”在《懷項滌川文學元滄》(其二)中又提到徽之名山白嶽即齊雲山:“白嶽新都勝,與君幾跻攀。獨隨孤雁往,同招五老還。飛澗挹清泉,天門扣玄關。揮手摩青冥,恍覺非人寰。別君一以遠,回望空長歎。緘情欲相寄,何處問飛翰。”

陳正谟:明南平人,力除豪猾,不惜烏紗

陳正谟,號師雲,福建南平人,英年舉進士,先任黟縣知縣,萬曆四年(1576),接替陳履任休甯縣知縣。康熙《休甯縣志》記載,陳正谟在任,“力除豪猾,時歙方以絲絹移征五邑,民變作,集于休甯,谟以身提衡其間,忤蠲用事者加賦,事卒解,谟因落職,民冤之,邵給谏庶爲記去思。”

“絲絹移征五邑”,指的是徽州曆史上的“絲絹稅案”,它發生于明隆慶三年(1569)至萬曆六年(1578),這場紛爭規模不算大,事態卻不小,前後持續了頭十年,將當地百姓、生員、鄉紳鄉宦、一府六縣官員、江甯巡按、巡撫乃至戶部尚書歙人殷正茂與當朝首輔張居正都裹挾進去。案子的發生,緣由原籍湖廣江夏、襲職新安衛軍戶的歙人帥嘉谟,他意外發現徽州府人丁絲絹8780匹(折銀6145兩),由歙縣一縣承擔,認爲不合理,遂向徽州府申訴。爲區域利益,一方與多方抗爭,攪得昏天黑地,最終釀成影響不小的民變。最終裁定,有的降稅或免稅,有的加稅,有人遭處斬,有人被落職,戶部尚書殷正茂被迫收回成命,自陳辭職。

陳正谟因涉案,受“落職”處分,休邑人民認爲他冤枉,爲鳴不平。萬曆進士、工科給事中邵庶作《去思記》。邵庶,字明仲,號翼庭,出“休甯西門邵”。他曾與萬曆休甯知縣祝世祿在萬壽山創建還古書院,萬曆三十五年(1607),總修《休甯縣志》。

 

上一篇:“師傅”再支你一招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