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休甯文苑 >> 浏覽文章
“師傅”再支你一招
來源:休甯農商銀行  作者:戴海龍  日期:2020年03月12日  閱讀:
“喂,余連生啊,你那本老存折明天可以拿來取了,加上利息一共有五百多了……”3月10日,休甯農商銀行南塘分理處運營經理金嬌懷著愉悅的心情,撥通了客戶余連生的電話,結束了周折的查賬之路。

“喂,余連生啊,你那本老存折明天可以拿來取了,加上利息一共有五百多了……”3月10日,休甯農商銀行南塘分理處運營經理金嬌懷著愉悅的心情,撥通了客戶余連生的電話,結束了周折的查賬之路。

事情還要追溯到三個月前,客戶余連生母親去世,整理遺物時候發現了他本人86年的一本存折,于是懷著試試的心態來取款。

運營經理金嬌翻看了賬本和電腦系統,卻並沒有找到存根。存折手工記錄有428元,這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可是一筆巨款,存在活期存折上,又找不到存根,經驗告訴我們這本存折很可能是挂失過的。多年的挂失資料已經上交總行,需要抽空去總行檔案室查找,于是讓客戶先帶著這本老存折先回家等通知。

翌日,金嬌帶著希望在總行檔案室翻看了曆年來南塘分理處全部挂失資料,卻沒有一絲的發現。

怎麽查?沒了思路。隨著春節的臨近,業務也忙了起來。之前余連生母親臥病在床時,我們上門爲其辦理過密碼挂失業務,他和我們也算是熟人了,于是我打電話告知此事過了正月不忙再說,他也爽快地答應了。

雖然年前很忙很累,但作爲網點負責人的我常常睡前想起此事未能解決,夜不能寐,又一直安慰自己,肯定能解決,等不忙了再仔細找。

隨著疫情的爆發,櫃面上客戶較之往年少了很多,我想,是時候解決這件事情了。但卻沒有任何解決的思路,爲了此事,我和金嬌經常歎氣。

“你可以查以前每天的手工帳,不行的話還要查年底結轉的手工帳。”櫃員汪國斌聽到了我和金嬌的歎氣,對我們說道。

人生難得的是重逢。在農商行工作,調動是非常頻繁的,金嬌入行時就跟著當時是櫃員的汪國斌實習。十年過去了,彼此調動了好幾個網點,如今他們又在共同的網點上班了,只是當年的“徒弟”成了運營經理,“師傅”仍是櫃員,唯一沒變的是“徒弟”對“師傅”那親切的稱呼。

根據“師傅”汪國斌的支招,于是大家對手工帳進行了一輪又一輪的查找,最後還是“師傅”發現了端倪,賬號相同且一名叫余建生的賬戶引起了他的注意。經過一系列的比對,原來經過多次的手工抄寫,當年的戶名“余連生”,被不規範地抄成了“余建生”,同時在綜合業務系統也找到了該賬戶,更加印證了“余建生”這個賬戶就是“余連生”的。櫃員“師傅”支的這招最終戰勝了這本比運營經理“徒弟”年齡還大老存折。

“徒弟”金嬌很優秀,已經是休甯農商銀行爲數不多的中級會計師,業務水平遠遠超過了年過半百的“師傅”汪國斌,但在查手工帳等老業務上,沒有親身經曆過那段手工帳曆史的她和年輕一輩,仍要虛心地向“師傅”們再支招。

 

上一篇:他鄉遇故知——紀念余順利烈士犧牲41周年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