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理論觀點 >> 浏覽文章
數字信任當以人爲本
來源:人民日報  作者:陳自富  日期:2020年11月16日  閱讀:

加快構建數字信任體系,既是誠信社會建設的題中之義,也是推進網絡文明建設的內在要求

隨著數字化進程的加速推進和線上線下的加速融合,新型消費正在快速發展。在此背景下,剛剛過去的“雙11”,成爲覆蓋廣闊城鄉的消費新主場。而隨著互聯網平台獲取個人數據的能力不斷提高,以及人們對數據安全的日益重視,如何構建數字信任、強化數字化環境中的信用體系建設,引發越來越多人的關注。

如果說在傳統農業和工業社會,“人無信不立”,那麽在互聯網時代,信任更是經濟社會發展的基石。信息革命推動的數字經濟,一定程度上淡化了傳統社會中人們的日常交往需求,使得建立在人際交往基礎上的傳統信任關系演變爲新型數字信任關系。今天,從上網購物、交通出行到預約挂號、養老金領取等,人們都可以通過一部智能手機完成。由消費記錄、出行記錄等構成的一系列數據,塑造了數字社會的新型信任關系,對傳統信任關系帶來了沖擊。比如,部分社會群體由于不擅長使用智能手機、沒有網絡消費記錄,導致在數字社會無法形成相應的信用數據,給鐵路出行、銀行服務、醫療報銷等帶來了諸多不便。加快構建以人爲本的數字信任體系,尤爲迫切。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提高社会文明程度作为建设社会主义文化强国的重大任务。诚信社会建设、网络文明建设,是其中的重要部分。加快構建數字信任體系,既是誠信社會建設的題中之義,也是推進網絡文明建設的內在要求。为此,我们需要从社会观念、技术治理、立法和政策等方面凝聚合力,处理好传统信任与数字信任的关系,确保在传统信任机制发挥作用的同时,加快构建以人为本的数字信任体系。在社会观念层面,应当更加强调以人民为中心,为老年人等特定群体提供便捷渠道,加强个人数据保护力度,拒绝各类平台对个人信息和网络行为的过度索权。比如,一些高铁车站推出“无健康码通道”,在国家层面推进跨省医保结算,公安机关将电信和网络诈骗作为打击重点,等等。

構建以信用爲基礎的新型監管機制,要進一步打通“信息孤島”,在地方政府之間、不同組織和部門之間建立更加完善、友好的數字信任關系。實踐中,一些地方和部門忽視了以人爲本,帶來了新的問題。例如,不同醫院之間的檢查結果不能互認,有關部門在數據錄入和加工過程中發生信息失真,公民身份被盜用但消除不良影響較爲困難,等等。對此,在制度和法律層面,應盡快就信息系統的互聯互通、身份統一認證、一網通辦等事項建立相關制度並加快實施;在隱私保護、數據收集、算法應用方面,以立法方式向社會保證其透明度,從而將數字信任體系的構建置于社會監督中;加大對數據濫用、違規采集數據、算法歧視、過度索權的法律監管和執行力度,確保傳統信任中以人爲本的價值觀念在數字社會中得到體現。

當前,數字信任已成爲國際社會關注的熱點。聯合國成立75周年紀念峰會通過的《紀念聯合國成立75周年宣言》呼籲,勾畫一個數字合作和數字未來共同願景,並解決數字信任和安全問題。隨著世界邁入數字繁榮時代,各國通力合作建立新型的數字治理和數字信任框架,才能將以人爲本的理念注入數字社會,讓技術進步真正爲人類福祉服務。

上一篇:讓群衆“人暖心更暖”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