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成長交流 >> 浏覽文章
以梦为马度韶华 初心不改再前行
来源:黄山日报  作者:程 瑛  日期:2020年09月25日  阅读:

還記得,童年時代,我最欽佩的人是啓蒙恩師潘甲荪。那妙趣橫生的語言,潇灑遒勁的粉筆字,還有那浸潤無痕的關心,讓他成爲我心中膜拜的偶像。

初中時,遇見了教數學的林長齡老師,他嚴謹的教學,常讓我們享受到“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的驚喜。這讓我對老師有了更多的崇敬。中考志願時,我毫不猶豫地選擇了教師——這一神聖的職業。

1996年,我帶著一顆“當好一名老師”的心,懷著對未來的美好憧憬,離開了徽州師範,踏上了三尺講台。

工作的第一站,是黟縣龍江鄉的江村小學,一所全複式教學的小學。那一年,年輕的我成了班主任,並兼任五六年級複式班的數學教學。

那年我18歲,班上最大的孩子14歲。我第一天走進教室,便領略到了他們的“欺生”行爲——紀律散漫,時不時響起說話聲,會打斷我本不夠娴熟的教學。

可是,臨陣逃脫、哭鼻子抹眼淚不是我的個性。我不曾忘記自己“當好一名老師”的初心。不會複式教學,我就軟磨硬泡纏著老教師聽課;不會動靜線路巧妙搭配,我就先備五年級,再備六年級,最後再整合;學生不服我,我就立足課堂要質量,耐下心來和他們平等對話……那一年,盡管家校相隔一個多小時的路程,我也堅持早到校,晚回家,風雨無阻;那一年,我用自己的堅持,贏得了學生的敬重、同事的贊賞。那一年,我體驗到了當好一名老師帶來的幸福。

不知不覺中,我已經當了二十四年的老師了,也許有人會問:做了這麽多年老師,你的理想、你的初心還沒被歲月打磨掉嗎?我會堅定地告訴你:“當一名好老師”的初心還在,這顆心,化作了對學生與日俱增的愛和責任,對教育的敬畏和虔誠。

小輝,是我2014年接手班級中的孩子。注意到他,是拿到班級學生起始成績的那一刻,語文才2.5分!這樣的孩子讓我直搖頭,必定問題很多。

果不其然,小輝極其好動,愛惹事生非,除了作業不做,什麽都做;除了不愛學習,什麽都愛。我這個程咬金三把斧之後,竟也有了對他無能爲力的挫敗感。我想過放棄——與其把精力花在他身上和他鬥智鬥勇,不如花在其他學生身上。

一次秋遊,學生陸陸續續被接走了,只留下我和小輝大眼瞪小眼。電話打了無數個,可就是無人接聽。我把小輝帶回家,一邊做飯,一邊等他爸爸來接他。

直到夜幕降臨,華燈初上,也沒等來小輝的爸爸。我笑著招呼他和我們共進晚餐,遞給他盛好的飯……半晌,我看見一滴淚從他的眼角滑落。

那天,直到八點,也沒人來接他。那一個秋夜,我帶著一路的月光,送他回家。一番交流,才知道這孩子沒有媽媽,爸爸酗酒,日常生活全靠年邁的奶奶照顧。我爲自己之前萌生的放棄他的念頭而後悔、自責,我不應該忘了他也是我的學生,即使他學得再慢,我也要牽著他跟上班級隊伍。

他不認識拼音,我就每天教他幾個,從單韻母到複韻母,從聲母到音節,從拼讀到整體認讀;他記憶力好,我就教他生字詞語、課文背誦;語文課上,我給其他同學上課,他則完成我爲他量身設計的基礎練習……教他的那三年,仿佛又回到了最初的複式教學,一邊是多數同學,一邊是從頭開始的小輝。教他的三年,雖然沒有讓他以及格的分數畢業,但相對于最初的2.5分,又何止進步了十倍、二十倍?

從教24年了,教過的孩子一茬又一茬。每一年,每一個班中,總會有這樣那樣的問題學生。可是,我沒有忘記當好一名老師的初心,沒有忘記當好一名老師的責任——我從不讓愛的目光偏離他們,從不讓鼓勵的話語遠離他們。即使他們是落在後面踽踽而行的蝸牛,那又如何?牽著蝸牛去散步,風景定在沿途各處!

爲何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是學高爲師、身正爲範的真谛,是“師者,傳道授業解惑者也”的領悟。以夢爲馬,不負韶華,初心不忘,道阻且長。可我不懼。做一名四有好老師,是我前行的方向;甘守三尺講台,是我最初的夢想。無論前行的道路有多遠多長,我都不會忘卻初心——當好一名老師,和我的學生共成長。

上一篇:家校联合进课堂 多彩“浮雕”促成长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