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您當前位置:休甯信息新聞網 >> 成長交流 >> 浏覽文章
内化教材 培养学生语文核心素养
來源:黃山日報  作者:汪日升  日期:2020年05月22日  閱讀:

“核心素養”是指學生應具備的、適應終身發展和社會發展需要的必備品格和關鍵能力。它是最基礎、最主要、最本質的素養。就“語文核心素養”而言可提煉爲語言能力和人文修養。如果說語言能力是語文關鍵能力的話,那人文修養就是語文的必備品格。

培養學生語文核心素養的途徑和方法有許多,但課堂和教材依然是最主要的陣地和資源。語文學科缺少明晰的梯次,層級之間的依附程度可松可緊。從範文到學生中間有一個漫長的開闊地。如何穿越這片開闊地?這關乎語文學習的命脈。教師要立足教材,悟出 “真經”,一方面使教材活化;另一方面,應與學生的認知、情感、態度和價值取向保持恰當的坡度。下面談談我在內化教材、培養學生核心素養方面的幾點做法:

第一,要練好“念”“誦”功,幫助學生認知文本,做好知識和情感儲備。教師要在讀中體味文章的形象、意味、情韻和氣勢。古人說:“文章讀之極熟,則與我爲化,不知是人之文、我之文也。”這是很有道理的。讀一遍有一得,讀兩遍絕然不只兩得。教《杜鵑枝上杜鵑啼》一文時,爲幫助學生理解課文含蓄婉轉地表達且哀且喜的杜鵑之情,我先配樂朗誦課文,引發學生的學習情感,然後將本人的《中有一鳥名杜鵑,原是古時蜀帝魂》發給學生,要求他們進行比較性的學習,結果一下子激發了他們的探究興趣,拉近了他們與教材與教師的距離。

第二,要善于從教材中捕捉信息,培養學生的求索能力。有的文章淺白如水,也有的文意藏而不露,對潛藏在文字下面的信息,教師需要用心去感悟。如法國作家都德的小說《最後一課》的結尾部分寫了三種聲音、兩個神態、二個動作和半句話,這裏面傳遞的是什麽信息?韓麥爾先生爲什麽“臉色慘白”?他未說出的心裏話到底是什麽?一個“寫”字傾注了什麽感情?這些問題教師不單要提得出,還要幫助學生明白潛藏的信息:鍾聲顯示著最後一課的結束,號聲暗示著德語要替代法語,阿爾薩斯人民將和自己民族的語言、同自己的祖國告別。韓麥爾先生“臉色慘白”就是他深感亡國之恨後內心痛苦至極的表現。他堅信阿爾薩斯人是不會屈服的,法國人民最終會勝利的,于是他把最複雜的情感凝結成一句話,使出全身力量才寫出“法蘭西萬歲!”這幾個大字,表達了他的心聲,也代表了法國人民的心聲。

第三,要能夠感悟文章中包含的意蘊,培養學生的人文素養。漢語言表現力豐富,意蘊深刻,可以言近旨遠,言此意彼。這種語言的學習,不能靠邏輯分析,而是主要靠聯想想象,靠誦讀積累,靠感悟、領悟、頓悟。《拿來主義》一課在用“舊宅子”喻其文化遺産時,這樣寫道:“不過因爲原是羨慕這宅子的舊主人的,而這回接受一切,欣欣然的蹩進臥室,大吸剩下的鴉片,那當然是廢物。”句中的“蹩進”如果照搬教參中的解釋顯然不著邊際,因爲這個“廢物”並不瘸腿!起初,我解釋爲:“欣然有得地走進”,然而細一推敲,作“樂顛顛地走進”更好。這樣解釋既符合字義又切合實際,極力嘲諷了全盤接受的投降主義的無恥行徑。盡管最後的解釋定格在課堂上的“瘋顛顛地走進”,還是一位學生的“高見”,但能夠走到這一步,與我的前期鑽研和課上啓發不能說沒有關系。

第四,真正的“內化”教材,要爲學生的閱讀理解服務。由于知識水平、生活閱曆和情感態度的差異,教師不能越俎代庖,由著自己的性子一意孤行,要巧設機關,從已知推向未知,從低處走向高處。《藥》中有這樣一段描寫:“(夏四奶奶)忽見華大媽坐在地上看她,便有些躊躇,慘白的臉上顯出些羞愧的顔色,但終于硬著頭皮走到左邊的一座墳前,放下了籃子。”如果猛然向學生發問:“這段描寫的含義和作用是什麽?”難度就很大。從學生回答問題來說,不僅所綜合的內容較多,所需知識、經驗也較多,那樣就會降低學生回答問題的熱情,解決問題的原動力也有可能隨之喪失。因此,聰明的教師可將這一問題分解成若幹小問題,以減少問題的難度,並使學生在輕松愉快的答問氣氛中,以答爲樂,獲取知識。

上一篇:商山初中召開“廉潔從政、履職擔當”警示教育培訓會
下一篇:沒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