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 【古休甯轶事71】漢正街的“新安書院”

    武漢漢口鎮漢正街是全國最早也是最有名氣的小商品市場。每日裏這條狹長街道的人流總是摩肩接踵、擁擠不堪。在臨街的一面牆上可以看到一塊紅色的標牌,上刻有“新安...[詳細]

    (2020年06月30日)
  • 时不我待 只争朝夕

    今年這梅雨季節,氣壓低得叫人覺得特別悶熱難捱,內心愈發煩躁不安……離退休的“精准時日”尚有三四個月,上班上課……一切都理所當然照常運轉。畢竟上班時日所剩無...[詳細]

    (2020年06月28日)
  • 【古休甯轶事70】休甯會館傲京師

    2010年7月起北京宣武區就被並入了西城區。宣城區的老北京最忘不了的是宣武區的胡同。老話都說“宣武大胡同三千六,小胡同賽牛毛。”宣武區中部有個菜市口胡同更是...[詳細]

    (2020年06月28日)
  • 親近齊雲山

    五老峰前留影庚子四月的齊雲山,春意盎然。休甯文友道法自然式的熱情,讓我忘乎所以,一種親近感油然而生。我看到在雲層裏躲閃的太陽,偶爾露出神秘的微笑。連綿起伏...[詳細]

    (2020年06月24日)
  • 山——獻給安徽省扶貧駐村醫生夏克春

    山道彎彎山雨狂,山道彎,山巒疊嶂雨霧茫,山洪洶湧下,我獨往!山醫者情懷暖山鄉,診室小小克春忙。患者川流泮村坊,窮鄉僻壤有興旺。山山峰綿綿山風寒,山峰綿,山莊暗藏...[詳細]

    (2020年06月23日)
  • 【古休甯轶事69】畢沅與《續資治通鑒》

    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四月上旬的一天,天空晴朗,藍天上飄著幾朵白雲。可北京紫禁城太和殿內,氣氛卻有點緊張。乾隆帝高坐在龍椅之上,丹墀下不見文武百官,而是近二百...[詳細]

    (2020年06月23日)
  • 六月的哀思——致天堂裏的父親

    父親節又到了,朋友圈和微信群都是“父親節快樂”的祝福聲,而我的父親已永遠地離開了我們。“子欲養而親不待”的寂寥纏繞著我,父親的音容笑貌又浮現在眼前,與父親...[詳細]

    (2020年06月22日)
  • 雲端飛村木梨硔

    在新安江源頭,有這樣一個奇特而古老的村落:它像是個遺世獨立裙袂飄飄的山中隱士,站在近千米的高山山腰,這一站就是400多年,默默無聞,與世無爭。可近十年間,它的古...[詳細]

    (2020年06月22日)
  • 鄉村歲月

    我的少年時代,是在比較偏僻而又充滿憧憬的小山村原渠口鄉板橋村度過的。上世紀六十年代後期,一股“下放”浪潮,席卷全國,我家也不例外。我隨父母從縣城休甯海陽一...[詳細]

    (2020年06月22日)
  • 躬身入局 心中有梦

    不平凡的庚子之年,不平靜的2020,突如其來的疫情,讓人類猝不及防,全球性的“戰疫”仍在持續,疫情下,中國速度、中國力量、中國決心讓我對偉大中華民族由衷的崇敬,同...[詳細]

    (2020年06月20日)
1 2 3 4 5 6 7 8 9 10 總共125

新圖文